网络知识 历史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今天我们要说的这场械斗便是近几百年来宗族之间发生的一场罕见的大规模械斗,涉及到三千多名村民,双方动用大炮几百门,落炮难以数计,甚至政府军队的官兵都被波及进来牺牲不小,而这一切仅仅只是为了争夺一个32平方公里的小岛。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一、危机暗生——小镇上的风波四起

广东荷塘,一个位于顺德、中山、江门三市交汇处的小镇,是一个地势平坦的江心岛,尽管小岛的面积只有32平方公里,但因其地理位置优越,气候宜人,是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

南宋末年,一户姓李的人家从南雄珠玑巷迁到荷塘,因为这一家人勤劳且颇有经商手腕,便很快发达起来,逐渐成为当地的一个大的宗族姓氏,成为当地的领头羊。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元朝末年,一支容姓宗族也迁来此地,不过因为当地已经被李姓宗族掌管,他们当时自觉选择了在荷塘的塔岗定居,主动避开了根据地在荷塘良村的李姓宗族。

得益于容姓的乖觉,两族起初过了一段相安无事的生活,甚至,在容姓刚来之初,考虑到他们的生活实在困难,李家人还主动收留了不少容家人,解决他们的衣食住行,里面有一位容姓族人,因为颇有学识,被李家人聘来当教书先生,教导家族孩子的学习。

当时李姓族长的孩子也在其中,这位李家大公子作为家中的嫡长子,不出意外便是下一任族长,但他的生活却并没有外人想象的少族长那样幸福。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因为他的亲生母亲去世了,父亲再娶,继母对他虽没有明显的苛待却也只是冷眼相待,父亲又终日忙于生意和处理宗族事物,所以这个少年自幼便没有得到足够的爱意。

但当这位李家大公子开始读书后,书籍抚慰了他内心的孤独,教导他的先生更是对他殷殷关怀,这位先生不仅关心他的学业,也会关注他的生活,他会嘱咐自己要按时令吃饭,也会带自己去体验自然风光,李家大公子的生活一下子丰富多彩起来。

当童年缺席的关怀终于被人补起来后,这位姓容的教书先生在李家大公子眼里就不仅仅是自己的恩师,更是自己心中真正的父亲,对他尊敬非常。

当李家大公子长大成人后,为了感谢老师对自己的恩情,他主动将良村里的不少良田交给了这位先生,自此,容姓正式踏入荷塘镇的核心区域。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但好景不长,伴随着容姓在良村的频繁活跃和容姓族人的扩张,容李两家的矛盾开始频发,容姓开始联合其他小宗族势力蚕食李姓的势力,在这场无声的旷日持久的战争里,李姓落败,不得不含恨迁往其他村落,另辟落脚点,容姓成为良村的主人。

尽管容姓人多势众,更占据了良村这个核心据点,但李姓到底在荷塘根植的时间更久,且财力雄厚,双方谁也不服谁,一点小事就能让彼此的族人互相争执起来,倘若是涉及田地权益的事更是闹的不可开交。

自此,荷塘的混乱局面正式拉开帷幕,藏在暗处的战火伺机而动,随时准备点燃这个昔日宁静的小镇。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二、冲突开始——拦截水源之仇

自良村开始,容李两姓就良村的土地产权问题争论不休,一个认为这里的土地是自家祖地,对方恶意侵占过于霸道,另一个则认为这些土地是自己合理合法从对方手中拿过来的,凭什么要退还给你们。

李姓自从第一回吃过缺少盟友的亏后,便开始积极拉拢同容姓有仇怨的刘、高姓,并进一步拉近自己的姻亲陈姓,容姓则是继续与黎、胡、余、黄组成联盟,两大势力在荷塘开始为土地、水利资源争夺。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双方第一次大规模冲突的爆发发生在1892年,清朝末年。

这是一场因为水资源发生的冲突,容姓土地主要集中在上半水域,李姓土地则集中在下半水域,处于相对被动的地位,过去双方虽然因为用水多少的问题有过争议,但尚且维持着表面的和平,但这一年的干旱却打破了平静的表面。

1892年四月初,正在辛勤耕耘的族人都在田间忙碌,天上的太阳却比往年来的要更加的耀眼,有些人家的水井水位罕见的出现下降,这种种迹象都透露出今年的气象不同寻常,听族里的老人家说,这是大旱。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各族的人得知这个消息后面色都凝重起来,在农耕社会,粮食的多少直接关系到生命的延续,听到这个噩耗的族人都明白今年想要和老天爷抢粮食就必须把握时机付出更多的努力,保障水的供给尤为重要。

容李两族的人也是如此,昔日两族共用涌江之水,因为水流充足,彼此并不计较,但如今的情形让两家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加大灌溉田渠力度,开始囤水。

小小的涌江一下子撑不住加大的耗水量,水位明显下降,下游受到的影响最为明显,李姓族人不干了,凭什么大家都要用水你却直接把水都快抽干了?

双方就此开始发生小规模斗殴,当地县署发现不对,为避免矛盾进一步扩大,特地喊来容李两族族长调解此事,还特地喊来当地岁数已高颇有威望的贤者出面调停,在多方调解下,双方暂时放下矛盾,约定好用水方案共渡难关。

但是两族积压已久的恩怨岂是一个方案就能调停的?容姓族人回去之后越想越不甘心,凭什么自己要迁就对方的用水,明明我们可以正常用水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保障自家族人用水有问题吗?

况且久居良村的容姓族人已经把自己看做荷塘的第一宗族,李姓一族本应当迁就自己才是,于是自恃势大的容姓族人竟然没有经过李姓族人的同意便在河道上修建大闸,拦住江水下流好蓄水以备不时之需。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这一下可让下游的人彻底炸锅了,特别是李姓族人,先前只是水流变小,现在对方竟然变本加厉直接截停了水流,这不仅是不把当地县衙放在眼里,更是对他们赤裸裸地挑衅!

李姓族人便直接拉出了家里的武器装备,发起了荷塘当地的第一次大规模械斗。

史料记载,容李两姓聚集族众上千人,各放枪炮,相互轰击,导致双方死伤多人,最终这场械斗以“容氏以众寡不敌,以后屡受李姓之鱼肉,不敢与较”落幕,一向嚣张的容姓第一次输了,李姓一族则凭借此战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解决了自家的用水难题。

不过李姓一族也并非就是赢家,这场械斗不仅给双方带来人力财物的损失,更让容李两族被清政府盯上,因为这次械斗的影响太恶劣了,也让清政府隐隐感受到了不可控的感觉,

为了警示后来者,清政府下令革去了两族耆老李庄渠、容启藩的举人功名。

这一举动对两家的打击不可谓不大,毕竟,士农工商,这两族能够在当地形成庞大的势力,与族中有杰出的读书人密不可分,这件事在两家族谱中都有记载,《李氏家谱》 ( 刺史堂藏本) 中这样说: “光绪二十九年 ( 1903 年) 始得息争,开复功名,越年而科举废。”

这个废字表明这些被革去举人功名的耆老将再也无缘功名,这些耆老也由此转为主和派,毕竟,这次的教训对双方都很惨痛。

在主和派的劝导中,容李两族矛盾开始缓解,双方渡过了一段难得安稳的平和期。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三、风波再起——前所未有的惨痛

民国初期,国内时局动荡,沿海地区更是战乱频发,不少地方自发组织起了帮派,这些帮派多依赖于本家宗族势力,诸如湾匪首李新与深涌匪首胡佳,二人都是荷塘镇人,在外打拼时相遇,本着大家在外都是一家的原则,二人同树一帜,创立起了帮派在这乱世中求生。

可惜的是,当帮派势力发展壮大后,二人因为谁应当是帮派首领产生争执,在又一次打斗后,二人不愿矛盾继续扩大选择分立堂号,不相往来。

民国十四年,也就是1925年,一次,胡佳组织绑架了广州“黄祥华”店东黄叶之子黄某,并勒索赎金八万元。

后来黄某逃脱,并逃到了篁湾,这里正是李新管理的地方,他在了解缘由之后不知为何收留了黄某,后来还请部队护送黄某返回了广州。

正是这样的举动让胡佳觉得心寒,他恨上了李新,觉得李新就是故意在踩他的脸面,二人的关系更糟糕了。

后来有一次,李新需要到中山小榄进行抢劫,为了确保行动成功,他特意找胡佳借来了一把小火轮,然而行动失败了,小火轮也丢了,胡佳这边的部下就来找李新索赔,但李新不愿意,还说“彼此同道,何逼人太甚”。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意思就是这个小火轮原本就是我们一起抢劫的物品,我用的也是我之前抢来的东西,而且我才抢劫失败,手上东西确实不多,你们何必逼人太甚呢?

胡佳自然不愿意了,你之前都把我脸面往地下踩了,谁还跟你是兄弟?加上胡佳从别人那听说李新要来打自己,更是勃然大怒,决意与李新不共戴天。

1926年4月21日,胡佳果断向篁湾发起进攻,焚毁了篁湾坑尾乡李姓房屋百余间,并大肆抢劫财物。

李新也火了,我还在跟你讲道理呢,你上来就打是什么意思?李新立马带着自己手下的一千多人马打回去,胡佳这边人数处于劣势,一下子就被李新打退了。

负伤败逃的胡佳心中越想越恨,又气自家宗族势力不够强大,不能和李新正面对抗,这时,他突然想起了容家,容李两族素有恩怨,自己若找容姓族人求助或有反击余力。

容姓族人收到了胡佳的求助,在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容姓族人坐不住了,好你个李家!之前你打伤我们族人的事我们还没忘,你现在又来欺负我罩着的人,这像话吗?

容姓族人开始反击李新等人,4月22日,容李两族这对多年的宿敌再次对战,双方波及人数多达三千人,作战所用的门炮多达500门,枪弹器械更是不计其数。

据住在附近的居民回忆,那两天里,炮火像流星一样划过天空,昼夜不息,事后清理战场时才发现,仅地面上消耗的炮弹数目就多达一万多枚,数量惊人。

容李两族此刻争夺的不只是这一座面积仅32平方公里的小岛,更是两族的世代恩怨。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4月22日,这场械斗惊动了地方政府,新会县长区灵侠于4月22日向广东省政府请兵以剿办匪乱。

省政府于即日派遣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三师第三十八团,由团长陆兰培带领前往荷塘镇压械斗。

傍晚,械斗有片刻的停息,但李姓族人趁人不备再度发起攻击,容姓族人匆忙应战,李新在战斗中被击毙,双方却没有收手,战役仍在继续,鲜血仿佛让仇恨更加鲜明。

4月23日早上7时,政府派来的军队先锋抵达江门,并迅速派遣第三十八团的两个营架乘小轮八艘由北街出发,兵分两路分别从东西方向绕过潮连前往荷塘。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军船与容氏小轮在禾冈对出西江河道相遇,容氏见军船上有李字旗号,以为是李姓船只,立即对这些船只开火,军船马上予以炮击。

交战十分钟后,容姓族人招架不住,纷纷上岸逃走,军队尾追,双方展开激战。

此时容姓东面与李姓交战,西面与军队交战,腹背受敌,史料这样记载:“李姓焚抢于前,军队炮击于后,瞬息之间,容姓已为瓦砾之场矣”。

军队一路推进,至中午11时左右攻入容家祠堂,缴获大批军备物资。

当日下午,容姓族人开始撤退,不过在撤退前夕,他们于23日晚至24日凌晨向李姓报复性地发炮攻击,“是晚大炮隆隆,惊人耳鼓,直到天明然后寝息停止”,这是他们最后的不甘与愤恨。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为了喊停这场械斗,政府军队足足牺牲了17人。

尽管械斗停止了,但仇恨仍在蔓延,容李两族互相焚烧对方族人的田地房屋,造成极大破坏,广州民国日报这样记载:“田庐邱墟,流亡载道……荒凉满目,难民众多,殊堪悯恻”。

这样前所未有的惨烈后果是所有人都没预计到的,为了避免像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国民革命军第四军驻江门办事处主任徐兼亲自到荷塘视察,并召集械斗涉及的各宗族派绅民开会,特别是容李两族,要求必须参会。

在会议上,徐兼提出希望各族族长“从速召集各人回乡,安居乐业,毋再互相侵害”,但此提议想必赞同的人寥寥无几。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因为就在这个提议之后,徐兼紧跟着提出了成立由九十人组成的荷塘自卫团,由荷塘自卫团来负责处理荷塘镇的民间纠纷。

但可惜的是,这次会议并没有追究当事各方的责任,也无检讨管治方式,更无出台相应措施以彻底解决宗族械斗问题,例如管控枪械炮火等,正因如此,容李两族依旧矛盾不断。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当时的《冈州星期报》有过这样一则小新闻:“荷塘容李两姓于前清光绪时代械斗剧烈,至今竟成世仇。昨因口角微嫌,李某将容某殴伤,复拘留容姓地保。容氏乡人闻之,几酿前清之祸,幸有耆董出而排解,补回医药费,事乃寝息。”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噫! 我邑斗祸,甲于全省,前清容李剧斗杀人焚屋,与两国战争无异,至今日久,原气未复,乃复蹈覆辙,抑何无公德心。至于此极哉! 方今瓜分之祸,正在眉睫之间,同德同心,以御外患,或尚有不至为奴之日,更何暇寻仇私斗耶?”

1926年3千村民火拼48小时,地面落炮1万余发,争夺32平方公里小岛

参考文献:

[1]宋旭民.新中国成立前荷塘镇宗族械斗及对荷塘纱龙发展的影响[J].五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23(04):15-19+90.

[2]吴兆骏.1926年荷塘宗族械斗始末[J].魅力中国,2011,(第17期).

[3]邱捷,何文平.民国初年广东的民间武器[J].中国社会科学,2005(01):178-190+20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