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历史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1944年6月16日,美国南卡罗纳州死刑执行室,14岁的黑人少年乔治·斯汀尼被一步步押送到电椅前。

他的脸上挂满了眼泪,不停地哭着说:“我没杀她们,我没杀她们……”

他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圣经》,绝望地乞求上帝:求求您,救救我,我没有杀人,我是被冤枉的……

白人警察没有听他的哭诉,

白人法官没有听他的哭诉,

白人行刑官没有听他的哭诉,

上帝也没有听他的哭诉。

嘴巴被堵死,头部接通5380伏电压,乔治就这样痛苦地死在了14岁的那年夏天,成为了美国史上年龄最小的死刑犯。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乔治的死让人们拍手称快,大赞司法公正。然而70年后,一本日记的出现却揭开了被掩埋的真相,人们这才知道,在惊恐与痛苦中死去的乔治是被冤枉的,真凶另有其人。

那么,这起案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乔治为何会被冤杀?真凶又是谁?

两名白人女孩儿被害,14岁黑人少年被认定为凶手

这起令乔治被冤杀的案件发生在1944年3月24日,当时,美国还没有通过《民权法案》,很多地区都还盛行着“黑白分明”的种族隔离制度。而案发地点——美国南卡罗莱纳州阿尔克鲁小镇,便是严格奉行种族隔离制度的地区之一。

在这个小镇上,黑人生活在黑人区,白人生活在白人区,隔着一条铁轨,呈现出“黑白分明”的分布。

小镇奉行“白人至上”的统治原则,黑人被严格要求只能待在黑人区里,不能跨入白人区一步,白人则享受着绝对的自由和权利,想去哪里便去哪里。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3月24日案发当天,春暖花开,天朗气清,两个活泼可爱的白人小女孩儿,尽情享受着春风与自由,欢呼雀跃地骑着自行车出了家门。

这两个白人小女孩儿一个11岁,名叫贝蒂·珍·宾尼可,一个8岁,名叫玛丽·艾玛·汤玛氏。她们兴致勃勃地计划着要去采一种名叫西番莲的花儿,据说这种花儿花瓣似莲花,花冠似流苏,非常漂亮。

贝蒂和玛丽先是将白人区的草坪转了个遍儿,却没有发现西番莲的一丝踪影。于是,她们跨过铁轨,来到了黑人区。

在这里,贝蒂和玛丽碰到了14岁的黑人少年乔治·斯汀尼和他的妹妹。

贝蒂和玛丽问他们知不知道哪里有西番莲,乔治告诉她们,黑人区有块儿草坪上长着很多很漂亮的花儿,也许那里有她们要找的西番莲。

于是,贝蒂和玛丽骑上自行车,高高兴兴地离开了。

此时的她们不知道,不过是一次再寻常不过地踏青采花,等待着她们的竟然是殒命的深渊。

此时的乔治也不知道,不过是一次再寻常不过的指路交谈,却让他背负巨大的冤屈,在痛苦和绝望中离开人世。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贝蒂(左)和玛丽(右)

3月25日清晨,当地警方接到报案,贝蒂和玛丽一夜未归,神秘失踪。

调查过程中,有目击者告诉警方,昨天贝蒂和玛丽骑着自行车跨过铁轨,去了黑人区。

当失踪案与肤色、种族联系到一起时,一切都变得激进和荒唐起来。

两个白人小孩儿竟然在黑人区出了事儿,当地的警察和白人居民异常愤怒。他们气势汹汹地赶到黑人区,用愤恨地眼神扫视着这里的每一个人,仿佛这里的每一个黑人,都是万恶不赦的暴徒,都是导致贝蒂和玛丽失踪的罪魁祸首。

随后,一名牧师在黑人区的一个山沟里找到了失踪的贝蒂和玛丽。

然而,那两个活泼可爱蹦蹦跳跳的小姑娘,如今却已然变成了两具冰冷的尸体。

警方检验后发现,两人的头上都留有被钝器击打而造成的伤口。由于击打力度过大,头盖骨都碎成了好几片。

警方还发现,11岁的贝蒂死前曾经遭受过侵犯。

由于乔治的家就在发现尸体的山沟附近,又有目击者站出来称昨天看到了乔治和贝蒂二人交谈。于是,警方将乔治列为最大嫌疑人,将他带到了警局进行审问。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乔治·斯汀尼

正常的审问,应该是以证据为基点,得出嫌疑人是否有罪的结果。然而荒唐的是,针对乔治的审问却是以他有罪为起点,找证据证明这一点。

当时,白人和黑人本就紧张的关系因为这起命案变得更加剑拔弩张。一听说两名白人女孩儿被“低贱”的黑人侵犯杀害,当地的白人民众不顾真相未定的事实,单方面认定乔治就是凶手。他们怒不可遏地冲到警察局,叫嚣着要亲手杀死乔治,要将他活活吊死。

在民众愤怒情绪的裹挟下,警方急着结案,急着推出一个“凶手”来迎接民众的怒火。

于是,警方不顾重重疑点,顺水推舟地认定乔治就是杀害贝蒂和玛丽的凶手。

发现尸体的牧师曾向警方指出,发现尸体的地方血迹很少,尸体应该是经过了搬运,那个山沟很可能并非是命案现场。

法医经过鉴定后也指出,在贝蒂和玛丽的指甲中,并没有发现乔治的皮肤组织或者衣物纤维。而且,贝蒂和玛丽脑后的致命伤是大力挥动重器造成的,而又瘦又小的乔治,看起来并不具备这样巨大的力气。

然而,警方对这些疑点全部置若罔闻,他们从“乔治是凶手”这一结果出发,反推出了一系列的证据。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乔治

有人言之凿凿地指证说:“乔治就是个暴力分子,他前几天才在学校里划伤了一名女同学的脸,他的血液里流淌的都是罪恶。”

还有人说:“乔治三天两头跟人打架,这次肯定是想跟贝蒂发生关系遭到反抗,所以才狠心杀死了贝蒂和玛丽。”

根据这些流言,警方认定乔治具有犯罪心理,符合犯罪条件。

在对乔治家里进行搜查时,警方发现了一块铁轨道钉。这根被乔治捡来收藏的铁轨道钉,被警方认定为作案工具。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犯罪动机、作案工具都有了,在经过不到一个小时的审问后,一名名叫纽曼的警察便声称自己拿到了乔治的犯罪口供,乔治是凶手的事被广泛告知于民众。

但是事实上,从头到尾乔治都未曾出具书面认罪书,除了被纽曼诱骗“承认了才有东西吃”时无奈口头承认外,乔治从始至终都坚称自己是冤枉的,自己没有杀人

然而,在种族歧视的观念下,在社会舆论的推动下,在愤怒情绪的裹挟下,没有人愿意听乔治的冤屈。

白人民众不听,白人警察不听,白人律师和法官也不听。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乔治指纹

乔治被送上电椅处决,一本日记揭开冤案真相

乔治成了人们认定的杀人凶手,他的父亲被工厂解雇,他的家人遭到驱逐,他被关在离家160里远的狭小牢房里度过了最艰难的一个月。

4月24日,14岁的乔治迎来了公开审判。

14岁,在中国还是一个受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的青少年,但是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的法律规定中,14岁却已经是一个成年人。

审判法庭上,无论是法官、陪审员还是乔治父母费尽心思请来的律师,全部都是白人。他们围着黑黑瘦瘦的乔治,用不到10分钟的时间完成审判,判处了乔治死刑。

为了请到那个全程不举证、不辩解的白人律师,乔治的父母花光了所有积蓄,欠下了一屁股债。因此,当乔治被判处死刑时,他们再也支付不起高额的上诉费用,只能痛哭着绝望地放弃上诉。

6月16日,乔治身穿囚服,怀抱圣经,在行刑人员的押解下来到了死刑执行室执行电椅死刑。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乔治(左2)

电椅死刑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罚,一般都是为穷凶极恶的罪犯准备的。而那一天,这个专为成年人设计的电椅却迎来了一个又瘦又小的14岁少年。

当时乔治身高155,体重40公斤。因此,当他被摁到电椅里时,行刑人员才发现他甚至够不到头顶的头盔。

乔治的脸上挂满了惊恐的泪水,他哭着说:我没杀她们,我没杀她们。

他死死地抱紧怀中的圣经,乞求上帝的怜悯,听一听他的冤屈,让他离开这个可怕的椅子。

然而,上帝没有听到他的乞求。

乔治怀中的《圣经》被行刑人员抽走垫在他屁股下面,让他的头部成功够到了行刑的头罩。然而,就算碰到了头罩,脸上的面罩对于乔治来说还是过大。

行刑开始,5380伏电压刚一接通,面罩便由于过大从乔治脸上滑落,乔治的脸上布满了惊恐的泪水。行刑人员只能暂停行刑,重新为乔治戴好面罩。

第二次行刑开始,面罩再一次滑落。这一次,行刑人员没有再停止供电。4分钟后,美国史上年龄最小的死刑犯,14岁的黑人少年乔治,在惊恐和痛苦中死去了。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乔治案改编电影剧照

乔治死了,案子结了,愤怒的白人民众满意了,他们拍手称快,大赞司法公正,说乔治活该。

然而事实上,这件疑点重重却又被认定为“铁板钉钉”的案件,也有很多人都持怀疑态度。

受害人的姐姐曾经在接受记者访问时提起,虽然当时社会上大家都普遍认定乔治就是凶手,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这一点。

她说从乔治被列为嫌疑人时一切都变得非常荒唐,就算要处决乔治,也应该要在证据完善之后。

到了1988年时,美国作家戴维·斯托特写了一本名叫《卡罗莱纳秘辛》的小说,而这本小说就是根据乔治的案件进行改编的。

戴维·斯托特以一个作者的角度统观整起案件,对案件的种种疑点作出了大胆的猜想和艺术创作。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电影剧照

这本小说一经发布便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轰动,自然而然的,乔治案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回顾与关注。

在对此案详细了解后,很多人都觉得非常荒唐,他们提出了振聋发聩的几大疑问:

审问为何秘密进行?

审讯警察是否存在威逼诱骗行为?

审判法庭上为何全部都是白人?

人证、物证都不完善的情况下仓促判决乔治,判罚过程真的合理合法吗?

面对这种种疑问,当年的警察、法官、陪审员全部装聋作哑不予回应。

2004年,乔治的家人为乔治案提起上诉,却没有得到重视。直到21世纪初,一本日记的发现,终于让案件的真相水落石出。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有人无意中发现了当地一位居民写的临终忏悔日记,这个已经去世的白人居民在日记中详细地写下了自己杀害贝蒂和玛丽并将她们的尸体扔到乔治家附近水沟的全过程。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个白人居民的亲戚就是当年审判乔治的一员。

日记的发现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乔治被冤杀的事实已经明确,警方不得不站出来重新调查。但是很明显,他们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因此,案件的调查进度非常缓慢,乔治的昭雪也被一拖再拖。

直到2014年12月17日,距离乔治被冤杀70年后,他的平反判决才正式开庭。

法庭上,当初被强制要求不能出庭的乔治的弟弟妹妹,在年迈之际,终于坐在了证人席上为乔治作证。经过审判后,法庭当庭宣判乔治无罪!

1944年,14岁黑人少年哭着被送上电椅处决,70年后才知其冤深似海

乔治弟弟妹妹在法庭

沉冤70年,终昭雪!

这份正义、这份公正,来得太晚太晚了。

那个14岁的少年,那个在惊恐、痛苦与绝望中死去的乔治,早已经变成了一具枯骨,一抔黄土。

总结与反思:

物种的多样性、肤色的多样性,这本是地球繁荣人类兴盛的荣誉标志,然而在一些具有偏见傲慢自大的人眼里,不同的人不同的肤色却成了高贵低贱的划分,这是非常荒唐可笑的。

就因为这些固有的偏见和歧视,所以他们粗暴,他们不理性,他们不顾事实残忍地将一个无辜的14岁少年冤杀了。

可笑,可叹,可悲!

事实上,早在1964年时,美国就通过了《民权法案》,在法律上取消了种族隔离制度。然而,法律上的公正并不能导致人内心的公正,种族主义一直是很多美国人心中根深蒂固的观念。

这个号称是“全球自由灯塔”的国家,这个在《独立宣言》中宣称“人人生而平等”的国家,要想实现种族平等,要走的路还有很远很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