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历史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1981年的大年初一上午8时,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台湾厅接见了美国总统里根的出访特使、“飞虎将军”陈纳德的夫人陈香梅,因为陈香梅是廖承志的外甥女,所以廖承志夫妇也一同参加了会见。

在会见时,邓小平一根接一根地吸着烟,不一会儿工夫,烟蒂便把烟灰缸填得满满的。廖承志见了,经不住诱惑,便伸手向邓小平要烟抽。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邓小平抽烟

邓小平笑着对陈香梅说:“你的舅父有‘气管炎’,你可晓得?”

陈香梅好生疑惑:“我舅父不是好好的嘛,哪来的‘气管炎’?”

邓小平笑着指着廖承志的夫人经普椿说:“妻管严,一天只分配3根烟,不准多抽。他又来向我要烟了,你看他的烟瘾和我差不多,不过我没有人管,每天3包。”

经普椿也笑着对陈香梅说:“他们两人在一起就喜欢抬杠。”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经普椿

那么廖承志究竟是不是妻管严呢?他和妻子经普椿的感情又怎么样呢?

1917年,经普椿出生于浙江省上虞县,她的父亲经亨颐是我国现代著名的教育家,在大革命时期,经亨颐是与廖仲恺、陈树人齐名的国民党左派人物。巧合的是,在20世纪30年代,经亨颐与何香凝同住在上海的康脑脱路的光裕坊,经亨颐家住在7号楼,何香凝家住在8号楼。经亨颐知道何香凝已经50多岁,又体弱多病,便吩咐女儿经普椿经常过去进行照料。

有一天,经普椿又来到了何香凝家,他见到了一位文质彬彬、颇具学者风度的年青人,他看上去似乎有些肥胖,但说话非常诙谐幽默,把何香凝逗得哈哈大笑。

何香凝见经普椿来了,便向她介绍说:“这是我的侄儿,他只是来看看我,马上就要走。”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何香凝

经普椿便羞涩地向这位年轻人点了点头。她哪里知道,这位“侄儿”正是何香凝的儿子、时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宣传部长、全国海员总工会党团书记的廖承志!

当时廖承志刚从莫斯科回上海不久,因为上海处于严重的白色恐怖中,廖承志为了不连累母亲,很少回家,偶尔回去后,他也再三叮嘱母亲不要对外人说出他们的母子关系,所以他和经普椿第一次见面时,何香凝才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1933年3月28日晚上,何香凝刚躺下准备休息,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她刚把门打开,就看见两个荷枪实弹的法国巡捕冲了进来,两人当中夹着的则是戴着手铐的廖承志。

原来这天下午,廖承志在赴山西路五福弄开会时,由于叛徒告密,不幸被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和公共租界英国巡捕逮捕。为了及时向外传递消息,廖承志谎称愿意带路前去抓人,然后故意将巡捕们带到了母亲何香凝的住处。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廖承志

何香凝见到儿子以后大惊:“我儿子究竟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要逮捕他?”她马上让人去通知经亨颐,经亨颐很快在经普椿的陪同下过来了,此时廖承志已经被巡捕带走了。

何香凝对经亨颐说:“真对不起,经先生,我以前没有告诉你,刚才那位青年就是我的儿子‘肥仔’(廖承志的乳名),名承志。今夜回来,意在说明他已被捕,我们得设法将消息传递出去。”

经普椿这才知道廖承志是何香凝的儿子,她恍然大悟,难怪那天廖伯母会笑得那么开心了。

此后何香凝、经亨颐等人为了营救廖承志而四处奔走,在他们的据理力争下,廖承志终于被释放出狱。廖承志获释以后,何香凝怕他又落入国民党特务之手,便把他关在了家里,这样一来,廖承志和经普椿在一起交往的机会就多了。

当时经普棒年方16岁,充满了青春的气息,恰似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令廖承志十分着迷。而廖承志多才多艺,懂得几个国家的语言,他还会画画,有一天,他专门给经普椿画了一幅速画像,这令经普椿佩服得五体投地,两人很快坠入了爱河。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廖承志和经普椿

但经普椿的哥哥知道妹妹与廖承志恋爱以后,极力反对这门亲事,他认为廖承志是共产党,随时都有被逮捕坐牢的危险,怕妹妹受到牵连。1933年7月中旬,哥哥叫经普椿回浙江老家住一段日子,经普椿虽然知道这是哥哥“棒打鸳鸯”的把戏,但是兄长之命难违,她只好挥泪告别廖承志,回到了老家。

这年8月,廖承志的姐姐廖梦醒(共产党员)按照组织的指示,秘密交给他一支内藏“赴中央苏区”通知的香烟,为了中国革命前途,廖承志毅然辞别母亲,前往苏区,临行前,他给还在老家的经普椿写了一封信,信中说:

如果你真正爱我,请再等我两年!

经普椿接到信后,火速赶往上海,她希望在爱人出发前再见他一面,但她最终没能如愿,从此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这一等就是4年。这4年里,廖承志给经普椿写了很多信,但全部被经普椿的哥哥扣下了,她一封也没有收到。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廖承志

1937年秋天,经普椿终于收到了廖承志托潘汉年转交给她的一封信,廖承志在信中说,自己很快就要去香港组织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希望她也能去香港。

经普椿看完信后非常激动,潘汉年却不解地问:“你怎么一直不给承志回信呀?他可急得不轻啊!”

经普椿听后大惊:“怎么,承志另外还给我来过信?”

“是嘛,听他说,他曾给你写过好多信,并且还拍过电报,可始终未见你的回音,这次才让我亲自给你送信来了。”

经普椿这才想到,一定是哥哥把信扣下了,她赶紧去找何香凝,准备和她一起去香港。何香凝见到她后,笑着说:“你来得真巧啊,我已经买好明天去香港的船票了,再晚一点,我就已经上船了。”

经普椿着急地说:“我还没有买船票呢!”

何香凝说:“不需要了,你就以我的护士身份上船吧!”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何香凝

1938年1月,廖承志终于在香港和经普椿重逢了。两人已经4年多没见了,经普椿的轮廓几乎没怎么变,但是变得瘦了些,越发显得俊秀了,眉宇间也增加了几分成熟。廖承志紧紧地握着经普椿的手说:“阿普,是摆大小姐的架子吧?我给你写信拍电报,为什么不理我?”

经普椿解释说:“一定是我哥把信给扣了,他和我妈一直不同意我等你,他们说你是共产党,即使没在战场上打死,回来也是被通缉的角色,嫁了这样的男人,将来只能是守活寡!”

廖承志又问:“那经伯伯的意见呢?”

“父亲一直是支持我的,他说你是革命之后、有志青年,能有你这样的女婿,是经家的光荣。”

“太好了!”廖承志紧紧地把经普椿拥在了怀里。

几天以后,30岁的廖承志和21岁的经普椿在香港未里森三堡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参加婚礼的,除了廖仲恺、何香凝在港澳的亲属外,被廖承志称为“叔婆”的宋庆龄也来了,她送给新娘两块精美的绸缎衣料,并亲手把一条闪闪发光的金项链挂在了新娘的脖子上,霎时婚礼现场响起了热情的掌声。

廖承志在结婚后,顾不上新婚燕尔的妻子,便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经普椿便经常煲“靓汤”给他补身子,还总是劝他注意休息,但廖承志却说:“这没什么,比起前方的抗敌将士,我们还差得老远啦!”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廖承志

1942年5月30日,因为叛徒告密,廖承志在广东省乐昌县再次被国民党中统特务逮捕,然后被秘密押解到赣南马家坝集中营。

这已经是廖承志第7次坐牢了,他在狱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得了肺病,面黄肌瘦,但他始终不肯向敌人低头。

当时蒋经国正主政江西,他想以“兄弟”的身份去劝降廖承志,却被他严词拒绝。敌人又给他施“美人计”,安排一名年轻女子去诱降他,他也毫不动心。敌人不禁感叹说:“多么美丽的女孩子啊!送上门去,他却连动都不去动,你廖承志这个共产党员,难道真的不食人间烟火?真是不可思议啊!”

廖承志在狱中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他写下了大量诗词,表达了自己视死如归的精神,其中有一首写给妻子的《诀普椿》:

往事付流水,今夕永诀卿。

卿出革命门,慎毋自相轻。

白发人犹在,莫殉儿女情。

应为女中杰,莫图空节名。

廖家多烈士,经门多隽英。

两代鬼雄魄,长久护双清。

廖承志还画了大量的漫画对敌人进行嘲讽,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反映自己在狱中生活的“肥仔”漫画:

这幅漫画中,肥仔一边吃饭一边瞪大眼睛从碗里挑出很多石头。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这幅漫画中,肥仔只能站在木桶前用毛巾擦澡。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这幅漫画中,肥仔的床上竟有不少老鼠做客。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后来廖承志做通了一个看守的思想工作,托他把自己画的漫画和一封信送给了正在重庆的周恩来

周恩来在看到廖承志的画以后,对他遭到的非人待遇感到无比愤怒,他一面报告给党中央,一面向国民党当局提出了严重抗议,要求立即释放廖承志等“政治犯”。

经普椿知道丈夫的消息后,不禁失声痛哭,自从得知他被捕的消息后,因为不知道他具体关在哪里,她便和婆婆带着儿女们四处寻找,最后辗转来到了桂林。现在好不容易收到了信,不料却是诀别书,这叫她怎么不难过!

幸好国民党当局慑于种种压力,最终没有对廖承志下毒手。1946年1月,经过多次交涉和抗议,国民党当局终于同意释放廖承志。廖承志出狱以后来到重庆,他很想念妻子,但又不知道她在哪,便在《新华日报》上刊登寻人启事:

普:我极念你,在何处?望即告地址,我来看你。

经普椿看到寻人启事后,马上赶到重庆,这对患难夫妻终于再次重逢了……

新中国成立后,廖承志担任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国务院外事办公室副主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等多项职务,工作非常繁忙。有一次,周恩来给廖承志打了个电话,他便火急火燎地前往西花厅受领任务。何香凝知道此事后,便问廖承志的司机:“是不是肥仔叫你开快车?”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廖承志(右二)陪周恩来出访

司机只好承认说:“首长说,周总理在等,叫我开快一点!”

何香凝于是在吃饭时把经普椿“训斥”了一番,说她没有管好肥仔,经普椿听后觉得很委屈,还流了眼泪,廖承志回家后听说此事,对经普椿连笑带哄,才让她破涕为笑。

1966年,廖承志受到冲击,周恩来为了保护他,便以写检查为名,让他住进中南海外事办公室,与外界隔离了起来,只有经普椿每周能探望一次。

经普椿每次去看望廖承志,都要换乘好几次公共汽车,她总是把干净的衣物带去,再将需洗刷的衣物带回。坐车次数多了以后,她还摸索出一种挤车的“窍门”:等车停稳后,赶紧找个离车门较近的地方站定,这样车门打开后,就比较容易上车,而且容易找到座位。

时间长了以后,何香凝一直见不到儿子,便问经普椿:“肥仔哪里去了?怎么这么久不见他?”经普棒只得搪塞说:“承志工作太忙,无暇回家。”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廖承志夫妇和何香凝

刚开始何香凝还相信,但一个人再忙也不可能一年半载都不回家啊!经普椿只好又骗婆婆说廖承志去了国外,有时她还会说:“妈妈,肥仔有消息了!有代表团从国外回来,他们在大使馆看到了肥仔!”这样的生活,经普椿一直坚持了5年。

对于妻子所做的一切,廖承志非常感激,1968年1月11日是他们结婚30周年的纪念日,廖承志在这天给妻子写下了一首诗:

长空万里从星罗,小院南墙花影过。

静夜依依寻旧梦,近邻袅袅唱儿歌。

每逢此时分离惯,且望他年聚首多。

白发相偕愿已足,荒山野岭共销磨。

1972年,在周恩来的关心下,廖承志终于恢复了工作,他为了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工作更加忙了,每天都要接见十来批华侨和外宾,终因操劳过度,积劳成疾,三根血管堵塞了两根,剩下的一根也只通20%。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廖承志接见华侨

1980年3月,廖承志赴美国做了心脏搭桥手术,手术非常成功,但医生考虑到廖承志已年过古稀,叮嘱经普椿严格控制他的饮食和作息。

经普椿于是对廖承志的抽烟和饮食严格管控了起来,对廖承志来说,不让抽烟还勉强可以忍受,但他从小就喜欢吃肥肉,但经普椿却严格控制他吃脂肪多的肉菜,这让他非常难受。

有一次廖承宴请外宾,经普椿出席作陪,吃饭时她为了监督,坐在廖承志的正对面。廖承志突然指着门口对经普椿说:“阿普,你看是谁来了?”

经普椿刚转过头,廖承志就迅速夹起一块肥肉放进嘴里,经普椿发现自己上当以后,生气地盯着廖承志,廖承志只好笑着说:“我刚才吃的是白葱。”

廖承志晚年时想吃肉,妻子却不让,他于是指着门说:你看谁来了?

廖承志

1983年6月10日,廖承志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75岁。经普椿悲痛欲绝,她在回忆的文章里写道:

50年的恩爱,半个世纪的坎坷,一起涌现在我饱含热泪的眼前,既模模糊糊,又清晰异常。

1997年9月20日,经普椿在北京病逝,享年80岁。女儿廖茗说:

我的老母亲去世了,作为经常的陪伴者,我本应最为悲伤,可令人费解的是,我却十分平静。这是因为,我把母亲的离去,视为她与在天之灵的父亲在离别14年后的重新相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