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军事 老山轮战到底多难?27军老兵回忆:仅猫耳洞,就足以让人精神崩溃

老山轮战到底多难?27军老兵回忆:仅猫耳洞,就足以让人精神崩溃

提起战争,很多人都认为,只要兵强马壮,武器装备先进,打起仗来就像玩电竞游戏一样简单,任何人都可以胜任战地指挥官的工作。

事实上,不论哪个历史阶段,不论哪一个国家,面对战争来临,都不容易。例如,发生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海湾战争,从表面上看,以美军为首的多国部队,的确是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因为多国部队自身伤亡仅4232人,其中非战斗负伤2978人,阵亡340人。损失飞机68架,坦克35辆,舰艇2艘,却取得了压倒性胜利,震惊全球。

此战,伊拉克阵亡25000余人,约75000人负伤,另有8.6万人被俘,5000多辆坦克装甲车毁于战火,损失飞机324架,143艘舰艇被毁,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0亿美元。

不过,以美军为首的多国部队,在海湾战争中消费了611亿美元。按现在的美元购买力来计算,1991年的611美元,约等于今天的1250亿美元。这么多美元,折合成人民币后,足够用于修建3个三峡大坝。所以,多国部队也是赢得不容易。

老山轮战到底多难?27军老兵回忆:仅猫耳洞,就足以让人精神崩溃

对越自卫反击战之难,常人无法体会

曾参加过老山轮战的原27集团军一位老兵回忆: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期,中国军民每往前走一步,都会面临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仅仅是猫耳洞对抗阶段,就能让人精神崩溃,甚至可以吓退世界各国的正规军。

在陆战中,猫耳洞对抗是最常见的一种交战形式。所谓猫耳洞,原本是洞口呈拱形,酷似猫咪耳朵,具有防炮,防空,储存物资等功能的作战工事;小型猫耳洞,仅能容纳一人,大一点的猫耳洞,可容纳一个班的战士和部分物资。

由于中越陆地边境多为亚热带喀斯特地貌的山地,山丘上拥有许多空间大小不一,深度长短不一的天然洞穴,经常被中越两国军队当成作战工事。为了方便交流沟通,人们习惯将天然洞穴对抗和人工坑道对抗统称为“猫耳洞对抗”。

猫耳洞外,可谓是危机四伏,步枪射程外,必然有越军的炮兵观察员时刻盯着洞口附近的一草一木,只要发现中国军民的身影,在短短数秒内,就会呼叫其后方炮火实施精准射击;或者是使用高射机枪,重机枪进行扫射。

步枪射程内,越军派出了大量经过魔鬼式训练的狙击手盯梢;这些越军狙击手,只要看见中国一侧的阵地有人,不管是武装人员还是医护人员,都实施无差别攻击。即便是看见牲口家畜,也不会手下留情。

在更近的距离内,不时有越军特工小分队摸哨。越军特工,神出鬼没,可以在潮湿的落叶堆里忍受蚊叮虫咬几天几夜,甚至不吃不喝,等时机成熟,突然闯进中国军队的阵地,用自动步枪朝着猫耳洞内扫射或者扔手榴弹。夜深人静的时候,越军特工活动最频繁。

老山轮战到底多难?27军老兵回忆:仅猫耳洞,就足以让人精神崩溃

猫耳洞内,热天潮湿闷热,冷天潮湿阴冷是家常便饭,由于越军层层封锁,补给困难。

猫耳洞内的封闭环境,比现在的“疫情隔离场所”还要可怕,甚至比监狱里面的禁闭室还可怕。即便是当时出现新冠肺炎或者非典肺炎这些恶性传染病,也没法从某个猫耳洞内传给另外一个猫耳洞,谁在猫耳洞内感染了恶性传染病,那就是医学上罕见的病例。

但是,真菌感染的皮肤疾病,是不分文化程度高低,不分参军时间长短的,只要进入猫耳洞执行作战任务十天半个月,再健壮的战士,都会出现体癣。

体癣就是战士们俗称的“烂裆”,首先是大腿内侧的皮肤奇痒难忍,随着时间推移,患处皮肤出现一小片小水泡,然后皮肤溃烂,慢慢地,脖子喉结附近,腋窝,手指缝,脚趾缝,膝关节等皮肤褶皱处相继出现这种情况,重者发展到体无完肤。

患处惨不忍睹,在潮湿空气的作用下,时刻渗出透明的液体,人要是静坐一阵不动,患病部位的皮肤就会黏在一起,只要动一下,紧贴在一起的皮肤被撕开,黄的,红的液体就渗出来,又痛又痒。

战士们为了减轻体癣的折磨,在洞内生活时,基本上都不穿衣服,因为穿上衣服后,潮湿的空气加上汗水的作用,布料就跟胶布一样紧紧贴在患处,让人更加难受,稍微动一下,会导致患处出现更大面积的溃烂。病情严重者,脱衣服就是剥皮,后续直接会影响到战士们的战斗力。

老山轮战到底多难?27军老兵回忆:仅猫耳洞,就足以让人精神崩溃

曾经有个大学生出身的战士,在猫耳洞内执行任务数月,饱受体癣股癣摧残,体无完肤,必须就医,但其咬牙坚持不下阵地,被团部派人硬是抬去野战医院。入院后,医护人员给其脱衣服,竟然剥去了很大一块皮肤,后来医生花了数月的时间才医好。

由于猫耳洞内缺乏医疗用品,对付这种皮肤疾病,要么是用烟头烫,要么就是用细菌滋生的指甲去抓。患处奇痒难忍的时候,每个人都习惯性去抓,抓烂了皮肤,渗出血水,虽然可以缓解一时之痒,但病情加重。

病情加重的时候,连走路都难受,挺拔健壮的战士,走路都要显出病怏怏的样子,稍微压着膝盖,两脚迈着“八”字步,好像天生“o”型腿那样,慢悠悠地一步一步往前挪动。

完成阵地防御作战任务后,战士们要列队集结,这个时候,大家都是带着这种可怕的皮肤病参加的,别说正步没法踢,就连基本的立正稍息都做不好,因为只要动一下,衣服布料就会与患处皮肤摩擦,又疼又痒,十分难受。

皮肤病折磨只是其一,吃不好,睡不好也是一个击垮一个人意志力的重要因素。

中越边境是典型的亚热带气候带,常年降雨量充沛,一年四季,空气湿度都很大。猫耳洞内缺乏通风除湿条件,所以,洞内一切都是湿漉漉的,洞内的一切,都会发霉,衣服被褥,只要在洞内放三五天,又没拿去外边晒,就会长出绿色的毛毛。甚至是头发比较长的战士,由于缺水洗头,头发都长出了绿色的毛毛。

所以,在猫耳洞内,吃饭可不像大家平时在家里米饭白面三菜一汤那样享受,而是吃得比劳改犯还艰难。虽然战士们平时有的喜欢吃甜的,有的喜欢咸的,或者酸的,辣的,来到猫耳洞,口味都是一样的,一日三餐,除了罐头还是罐头。

老山轮战到底多难?27军老兵回忆:仅猫耳洞,就足以让人精神崩溃

连续好几天吃罐头,就腻了,想换口味,可当面阵地上的越军不答应,战士们就算是要喝上一口甘甜的山泉水,有时候都要搭上生命。坚守猫耳洞的战士们有困难,但运送补给的战友们更难,所以,能吃饱肚子,大家已经知足了。

睡觉方面,才是最大的难题。大一点的猫耳洞,能容纳几个人甚至一个班的战士,大家可以轮流休息一下。小一点的猫耳洞,只能容纳三个人以下。

战士们时刻要防备越军偷袭,所以,坚守岗位是最重要的,其它问题都是次要的。

睡觉的时候,热天每个人都会出现汗水源源不断渗出皮肤毛孔的现象,用发霉的毛巾擦过一次,马上又是浑身湿漉漉的,根本就擦不赢,出汗太多,口舌干燥得难受,根本没法好好入睡。冷天的时候,衣服被褥都是湿漉漉的,不盖被褥冷得难受,盖了被褥一样冷得难受。想生火取暖,根本不可能,条件不允许。

尤其是雨天的时候,洞内有积水,有些位置较低的洞穴,积水没过膝盖处,水中夹带着很多不干净的东西,整个洞里都是一股臭味,初到洞里执行任务,很多人好几天都吃不下东西,更不用说吃好睡好了。白白胖胖的战士,在洞里呆一个月,立马减肥成功。

要命的是,当面阵地上的越军,夜里频繁摸哨也就算了,还经常在大白天的搞偷袭,有些战士夜里刚完成站岗任务,还没合上眼睡觉,越军又来袭扰,使得个个都是全天候处在神经高度绷紧的状态。

任何一个普通人,要是长时间处在自然环境恶劣的空间里,除了饱受阵地病困扰外,还长时间吃不好,睡不好,整天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那是要崩溃的,可猫耳洞里的解放军战士们一呆就是数月,有的从夏季呆到冬季。可见,解放军战士们的意志力有多么强大。

老山轮战到底多难?27军老兵回忆:仅猫耳洞,就足以让人精神崩溃

钢铁炼成的部队不怕苦不怕累

在猫耳洞内,如何完成国家和人民交代的作战任务,也是一个令人崩溃的难题。

但是,解放军部队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力,战士们可以应对一切困难,就算是献出宝贵的生命,也要完成任务。

在猫耳洞内,木料放久了,都能长出蘑菇来,枪械弹药这些东西,放在洞里久了,容易被腐蚀生锈。为了避免枪械生锈问题,擦枪是战士们每天必须做的作战任务之一。擦枪的时候,需要用干布料擦去枪支零部件内外的小水珠,还不能破坏了枪械零部件外面的法兰涂层,每次开火以后,都要认真保养枪械。

站岗的时候,越是下雨天,越要提高警惕,特别是月黑风高的夏夜,蚊虫叮咬是家常便饭,这个时候,可不能发出太大的动静,不然暴露了位置,接下来就是越军枪炮的扫射。个人流血牺牲事小,要是来不及通知阵地上的战友做好战斗准备,那就成了千古罪人。

有时候,为了打击越军的嚣张气焰,越军不来袭扰,解放军战士们也要主动出击,大家要冒着被越军冷枪冷炮袭击,或者触雷的危险,杀入越军阵地,消灭敌人。

据统计,亲历这场战争的老兵所在的原27集团军,于1987年4月末开始驻防老山战区,于1988年4月末开始撤防,参战时间整整1年。

27集团军以自身牺牲172人,负伤63人的代价,取得击毙越军1580人,击伤越军1800余人,活捉1名越军士兵的战绩;平均每天消灭9名越军。中越双方伤亡比约为1:13。

由此可见,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解放军老兵,都不容易,他们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后人尊敬的。

参考资料:

【1】张卫明、金辉、张惠生:中越战争秘录[M]长春:时代出版社,1990:522-530页

【2】于兴卫:第27集团军:攻击型的王牌[J]环球人物,2013(04):26-27页

【3】贾珺:高技术条件下的人类、战争与环境——以1991年海湾战争为例[J]史学月刊,2006,(01):114-123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