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历史 一起读经典|“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

一起读经典|“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

来源:【四川日报-川观新闻】

蓝定香

“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是毛泽东在他的名作《反对本本主义》中,提出的一个著名论断。这个论断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人一切从实际出发、深入群众、理论联系实际的行动口号。回顾我们党的发展历程可以清楚地看到,什么时候全党从上到下重视并坚持和加强调查研究,党的工作决策和指导方针符合客观实际,党的事业就顺利发展;而忽视调查研究或者调查研究不够,往往导致主观认识脱离客观实际、领导意志脱离群众愿望,从而造成决策失误,使党的事业蒙受损失。

《反对本本主义》从七个方面阐述了调查研究的极端重要性及调查研究的目的、方法。在文中,毛泽东开宗明义地提出了“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旗帜鲜明地指出“你对于某个问题没有调查,就停止你对于某个问题的发言权”。他强调要到群众中去作社会调查,指出一切结论产生于调查情况的末尾,而不是在它的先头。《反对本本主义》的写成和“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的提出,标志着作为毛泽东思想的三个基本点: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的思想,已经初步形成。重视调查研究、从实际情况出发,也成为中国革命和后来的建设、改革能够取得不断胜利的重要原因。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今天,我们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再来研读这部经典著作,掌握其精神实质,运用其立场、观点、方法和基本原理来指导实践调查、研究解决当今中国的实际问题,仍具重大意义。

正如《反对本本主义》所指出的“本本主义的社会科学研究法也同样是最危险的……”那样,今天,我们一些人研究社会科学不去深入实际开展调查,获取第一手资料,而往往从“本本”出发,过度注重引经据典和依托文献、数据库等二手资料进行分析,得出的结论大多也是正确的废话、脱离实际。这样的研究,不仅浪费了研究者自身的光阴,也浪费了国家宝贵的财力、人力等资源。

那么,“怎样纠正这种本本主义?”,“只有向实际情况作调查”——调查是一切研究的基础,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离开实际调查,其结果“不是机会主义,便是盲动主义”。常言道,实践出真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个决定、一项政策乃至一个理论,究竟可行与否、好与不好,只有实践以后才知道。而决策者、研究者只有深入实际进行系统调查,才能得出客观、正确的结论。

进一步说,如何开展实际调查呢?《反对本本主义》指出:“……近来红军第四军的同志们一般的都注意调查工作了,但是很多人的调查方法是错误的。”调查方法应该依据我们调查研究所要达到的目的来确定。今天,站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上,我们既要着眼于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远期战略目标,更要根据“十四五”时期的近期发展目标及其一个一个的研究课题,选择适当的实际调查方法,走向基层,深度调查,全面收集第一手资料,为科学研究和政策决策提供充足而可靠的源头活水。

具体来看,科学开展实际调查要特别注意“调查的技术”。对此,《反对本本主义》从七个方面进行了系统阐述。(1)“要开调查会作讨论式的调查”。(2)“调查会到些什么人?”“要是能深切明了社会经济情况的人”(3)“开调查会人多好还是人少好?”“究竟人多人少,要依调查人的情况决定。但是,至少需要三人,不然会囿于见闻,不符合真实情况。”(4)“要定调查纲目。”(5)“要亲自出马。”(6)“要深入。”(7)“要自己做记录。”。

90余年前的这部经典著作关于实际调查所写的上述七个方面具有历史的穿透性意义,今天仍然闪烁着无限的光芒。一是调查会这种方式既可直接听到来自一线人员的看法,是“接地气”调查的基本方式,同时一次会能够听取至少3人以上、多的可达数十人的看法,因此也是效率较高、效果较好的调查方式。二是到会人员及人数是调查会质量的根本保障。今天,我们有的调查出现接受调查的人员并非真正了解该问题情况的人,还有一些参会者纯属“礼节性”“凑人头”的陪同人员。这样的到会人员既耽误了其自身的工作和时间,也不利于调查了解真实情况尤其是深入讨论相关问题。三是是否“事先准备”调查纲目事关接待单位准备材料尤其选派什么样的人及多少人参会的基础性工作,十分重要;调查是否深入直接决定着调查的质量尤其是研究结论的可靠性。四是领导是否亲自出马、亲自记录,是能否合理引导调查过程、能否深入讨论“中心问题”、能否科学提炼调查结论的根本前提。今天,个别领导、专家不重视走向基层第一线去调查,而习惯于坐在办公室看调查人员“过滤”后撰写的调研报告。由于看调研报告获取的“二手情况”与“亲自出马”获取的“原味情况”是“两回事”,就决定了其研究结论与实际中的真问题是“两回事”,严重影响到其建议的可信度进而影响到相关工作的顺利推进。

当然,今天我国的经济社会状况与国内外环境同90余年前相比,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方面,要认真学习《反对本本主义》这部经典著作,牢固树立科学研究的调查理念,各单位和基层组织要积极支持相关人员开展调查,厚植调查研究土壤,建设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生态文明。另一方面,也不能教条式地理解《反对本本主义》的个别语句和具体方式,而应当与时俱进,将调查会与亲身体验、问卷调查、案例解剖、统计分析等多种方法有机地结合起来,提高调查的科学性和效率。此外,相关调查研究制度也需不断完善优化。只有这样,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才能更加有效地指导经济社会实践。

(作者系四川省社科院产业经济所所长、研究员)

本文来自【四川日报-川观新闻】,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