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社会 我在核酸检测现场当志愿者

我在核酸检测现场当志愿者

1.第一次穿防护服

刘玉广

我在核酸检测现场当志愿者

心里有事睡不着。

立夏的前两天,也就是5月3日下午,社区党委书记亲自打电话,想邀请我参加全员核酸检测志愿者队伍。

4月22日以后,北京疫情突然出现反弹迹象,多地爆发阳性感染者。从5月2日起,开始隔日全员核酸检测。全员检测,就是全体居民都要接受检测。说说容易,真正做到和实现,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丰管路社区所辖数千人,重担全压在了社区十多名工作人员的肩上,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压力山大。3个检测点同时开放,光维护秩序、各种后勤保障等人员就得几十人。所辖企业、单位的在职党员、年轻保安被调动起来。检测时间从早晨6点到下午二三点(开始是下午3点,天气火热后,上级下令改为下午2点结束),工作人员累得疲惫不堪。因为之前,我只是一名接受核酸检测的人员,在现场亲眼看到了他们的忙碌和他们的憔悴与精疲力竭。

我在核酸检测现场当志愿者

我申请以志愿者身份加入,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党委书记大胆泼辣、果敢细致、身先士卒。她一定是考虑到我已经退休了,年龄大了,担心身体吃不消。

书记在电话中全是征询的口气:“不行别勉强。”但我意识到,连续几轮下来,他们可能遭遇人手困难。也就是说,不到万不得已,书记不会张口的。

我当即答应。

第二天早上4:25,我就悄悄起床洗漱,4:55分就到了居委会大门口。让我没想到的是,风风火火的党委书记谢飞已经到了。她说约定好的外卖早餐,不能让人家在门外等。5点准时,附近大酒店的工作人员,就推着送餐车,把满满一平板车早餐送了过来。我帮助往下搬运早餐。

“您赶紧吃饭,一会儿人就多了。”谢书记招呼。我赶紧狼吞虎咽吃起来。早餐还挺丰富,但我根本就没有吃出啥滋味。因为,此时的我,心思已经没在吃饭上了。之后,我就到检测场帮助拉“警戒线”。检测点在一个长三十米宽六七米的小健身场里。靠南侧是两个蓝蓝的“救灾”帐棚,每个帐棚是一个检测点。健身场所被我们用“警戒线”隔离成4条通道。其中两条直通检测帐篷,另两条,是健身场下面——一个已经被分离成4条通道的小停车场,也就是“入口”和待检区域。

我在核酸检测现场当志愿者

准备停当之后,我开始穿普通的防护服。别看普通,穿起来可一点不省事儿:戴上蓝色的防护帽、N95口罩、鞋套、塑胶手套,最后是护目镜。现场穿“大白”的检测人员,光穿防护服就别提有多麻烦了,全程都需要有人帮忙,那叫一个不透气。另外就是一旦穿上了,就意味着进入了不能上厕所、不能喝水和不能看手机的模式。天气已经进入夏季,年轻的姑娘和小伙子们,每每从岗上下来,衣服都湿透了。

第一次穿防护服,全身被紧紧束缚起来一般,十分不自在、不自然和不舒服。

全副武装以后,我就成了“隐身人”,很熟悉的邻居,很多人都没有认出我来,他们从我面前走过,有的还认真端详,最后还是没有认出来。我请别的同志给我拍了照片,几天后,我竟然因为“不认识”被自己删除了。

天气很热,防护服大有助纣为虐的感觉,缠裹得身上热气腾腾,容易让人心情烦躁。我心想,那些穿“大白”的医生、护士,可怎么受啊?

有人建议我尝试穿一次“大白”,我以“外场维护,不用这个”为由,一直没敢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