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历史 浙江第一任省长的女儿在苏联长大,小学时曾1人打哭6个俄罗斯男孩

浙江第一任省长的女儿在苏联长大,小学时曾1人打哭6个俄罗斯男孩

浙江第一任省长的女儿在苏联长大,小学时曾1人打哭6个俄罗斯男孩

沙安之女士

大家知道新中国成立后浙江第一任省长是谁吗?

他就是“沙氏五杰”里的老三,沙文汉。

“沙氏五杰”说的是出生于宁波鄞州区塘溪镇沙村的沙孟海、沙文求、沙文汉、沙文威、沙文度五兄弟。

宁波沙氏早在清代就是宁波当地的大族。

大哥沙孟海,是近代中国最著名的书法家之一,曾任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浙江美术学院教授、西泠印社社长、西泠书画院院长、浙江省博物馆名誉馆长、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大学教授陈玉龙曾评价:“纵观20世纪中国书坛,真正凭深厚书法功力胜出,达力可扛鼎者,要数康有为、于右任、李志敏、沙孟海等几人。”

二哥沙文求,是最早一批共产党员,曾经担任中共广州市委秘书长,在广州起义中壮烈牺牲了;

四弟沙文威,是中共最著名的地下党员之一,他曾经长期潜伏在国民党的心脏地带,还是“中统”局长朱家骅的心腹爱将,国民党核心机密就这样通过沙文威的手源源不断的流到了周恩来的手中;

五弟沙文度,曾留学比利时,年轻时留学比利时,曾与毕加索等知名画家一同举办展览。他的作品还曾被比利时王后收藏,只是因为他后来得了和梵高一样的毛病,只能长期在老家静养,但是也是中国油画史上值得浓墨重彩的人物。

浙江第一任省长的女儿在苏联长大,小学时曾1人打哭6个俄罗斯男孩

左起第三位就是沙文汉

老三就是沙文汉,他最出彩的经历是在他的引导和劝说下,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集体起义,并且国民党海军吨位最大的重庆号战舰也是在他的劝说下起义的。

新中国成立后,沙文汉成了浙江第一任省长;而他的夫人陈修良同志先后担任了上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浙江省委宣传部长、全国妇联华东区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务。

不过,今天我们故事的主人公不是沙文汉,也不是陈修良,更不是“沙氏五杰”,而是沙文汉的女儿,沙安之。

虽然沙安之是沙文汉与陈修良的女儿,但是她却是在苏联出生,一直到27岁才回到祖国。她小时候曾是莫斯科家喻户晓的小童星,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也曾经为她的表演喝彩,斯大林在去世前一年还专门要求电台播放沙安之的诗朗诵,足见沙安之女士当年在苏联的影响力。

浙江第一任省长的女儿在苏联长大,小学时曾1人打哭6个俄罗斯男孩

苏联领导人斯大林

那么,沙安之女士怎么会在苏联成为小明星的呢?

原来当时沙文汉与妻子陈修良都被上级派往苏联学习,在学习过程中,陈修良1929年在莫斯科生下了长女沙安之,没想到沙安之九个月的时候,沙文汉夫妇培训结束,要返回中国参加革命。

当时国内环境根本不允许两人带着九个月大的孩子一块回国,于是沙文汉只能把自己女儿寄养在了第三国际办的索科尼基区的孤儿院里。

沙安之从记事起就在孤儿院里长大,还是少数黄皮肤、黑眼睛的华裔小姑娘,很早就被孤儿院里的小朋友孤立;小孩子嘛,天生就爱孤立和自己长得不一样的人,许多混血儿在上学的时候都有被孤立的经历。

沙安之既幸运又不幸的在3岁的时候被一位祖籍瑞典的苏联军官收养了。

当时这位苏联军官正路过这家孤儿院,没想到从孤儿院里冲出来一个小姑娘抱住自己大腿就叫爸爸,这位名叫鲍斯特列姆的军官看着这个有着一双大眼睛的华裔小姑娘,心中顿生怜悯,于是当即就向孤儿院提出收养沙安之的请求。

说沙安之幸运,是因为鲍斯特列姆的祖上是男爵,他虽然是贵族,但是在十月革命的时候却坚定地站在了布尔什维克这一边,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苏联军官;他的妻子则出身于波兰末代王族旁支(当然,也是很早就迁居俄国了)。

这让沙安之从小就接受了非常良好的文化教育,尤其是沙安之的养外婆,其实论血缘,沙安之的养外婆是末代波兰国王斯坦尼斯瓦夫二世堂兄的血脉,也算得上是波兰公主了。

浙江第一任省长的女儿在苏联长大,小学时曾1人打哭6个俄罗斯男孩

普希金

养外婆经常朗诵普希金的长诗给沙安之听,并且让沙安之也跟着自己一块朗诵,同时,在发现沙安之有朗诵的才华后,也用心的培养沙安之的朗诵天赋;使得沙安之13岁就可以在大剧院,在斯大林等苏联领导人面前朗诵长篇散文。

可以说,没有沙安之地养外婆,沙安之在苏联成不了小明星。

但是,说沙安之不幸,是因为沙安之的波兰养母是一个可耻的种族歧视主义者,她很不喜欢自己丈夫带回家的这个华裔小孩。夫妻两人几乎每次提到沙安之都会爆发争吵。

沙安之的童年更多的是在养母的打骂和养父母之间为她的争吵中度过的。

沙安之的波兰养母特别不喜欢沙安之,只要养父不在家,沙安之就会被养母当做佣人,骂她是奴隶民族的女儿,让她干各种笨活、脏活,并且稍不如意就打她,有一次竟打断了沙安之一根肋骨。

但是正是因为童年的不幸,铸就了沙安之坚韧顽强的性格。她刚上小学的时候,一群俄罗斯族男孩经常欺侮她,揪她的辫子,故意冲撞她、打她。

一次,她忍无可忍,抓起一把高背椅子向围攻她的六个男生横扫过去,打得他们头破血流;从此,学校里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沙安之了。还得了一个绰号“野蛮的黄种人”。

浙江第一任省长的女儿在苏联长大,小学时曾1人打哭6个俄罗斯男孩

电影《我的野蛮女友》

从小,沙安之的成绩就非常好,加上是一个漂亮的小童星,于是在她15岁的时候,她已经接到了莫斯科国立戏剧学院和外国语学院同时录取。

最开始,沙安之选择了莫斯科国立戏剧学院,在这里她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任汉语老师兼同胞、同学孙维世。

沙安之虽然从小在苏联长大,和俄罗斯人一块生活,但是她从没有忘记自己是中国人,所以见到孙维世的第一面,她就请求孙维世教她中文。

原本,沙安之应该成为一名伟大的艺术家,但是命运再一次捉弄了沙安之。

当时莫斯科国立戏剧学院里许多老师其实就是苏联的艺术明星,作风难免有些放荡,甚至有些老师仗着自己是苏联功勋演员,经常对女学生动手动脚;有一次,这样一位老师又习惯性把自己脏手伸向了有一双美丽黑眼睛的沙安之,沙安之可是小学就能把俄罗斯男孩打得头破血流的主儿,直接给了这位教师一巴掌。

没想到这位教师是所谓的“功勋演员”,沙安之就这么被莫斯科国立戏剧学院开除了;由于她被莫斯科国立戏剧学院开除,使得她没有办法再继续就读苏联其他名校,她只能选择专门为华人开设的东方大学。(不是说东方大学不好,但是在当时苏联人看来,这是一所专门给苏联东方民族和亚洲革命者办的大学,一般莫斯科人是不会报考的。)

不过沙安之并没有因为进入东方大学就放弃努力,她不仅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而且还成功考入苏联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中国古代文学专业,攻读副博士学位,毕业后就留在该所工作。

浙江第一任省长的女儿在苏联长大,小学时曾1人打哭6个俄罗斯男孩

苏联科学院东方研究所办公场所

要知道在当时苏联,苏联科学院可是苏联知识分子们梦寐以求的好单位,能留在科学院工作,是许多苏联知识分子的梦想。

这么说,能留在苏联科学院的普通苏联人,都是学霸。

沙安之此时的生活已经非常优越了,她完全可以留在苏联生活,但是她心里始终放不下自己的亲生父母,一直拜托中国大使馆帮自己打听自己父母的消息。

一直到1955年,她才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浙江省长,而母亲则是浙江省宣传部长。

沙安之回国后一直担任俄语教学工作,同时她还是将《毛主席诗词》翻译成俄语的第一人。

沙安之最难得可贵的是,当她父母都遭受不白之冤,她因为父母的关系丢掉了国际广播电台的工作,当时正逢中苏问题总爆发,苏联要撤走全部专家,当时沙安之的国籍是苏联,也在撤走之列,苏联方面知道沙安之父母遭遇后还专门告诉沙安之,如果她愿意回到苏联,那么不但能提升她担任苏联科学院东方研究所副所长,这意味着沙安之可以配备小汽车,分配到更好的住房;而且还能把自己丈夫也带回苏联。

沙安之知道苏联方面之所以如此厚待她,就是为了在“论战”的时候把她当一张牌一样打出来,以此来攻击中国。

浙江第一任省长的女儿在苏联长大,小学时曾1人打哭6个俄罗斯男孩

2019年过生日的沙安之教授

沙安之不愿意成为投向自己祖国的匕首,坚决拒绝了苏联方面的要求,并且表示绝不做“逃命的老鼠”。

“逃命的老鼠”是苏联谚语,批评那些为了保住性命不顾一切的懦夫。

事实上因为种种原因,沙安之一直到1978年才恢复了中国国籍,之前她一直处于“没有国籍”的状态。

沙安之后来就长期留在湖南师范大学任教,为祖国培养了大批俄语人才。

80年代末,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访华,中方记者范娟娟一口流畅的俄语颇让戈氏感到意外。他忍不住打破常规,询问范娟娟在哪里学的俄语,老师是谁?范娟娟回答说老师是沙安之,一个在苏联长大的中国俄语教育家。

从1978年起直到现在,沙安之教授参与编纂了四大部近千万字的词典,她编纂的《汉俄翻译词典》、《实用公共俄语》直到现在都是俄语工作者必备的工具书。

2022年,1929年出生的沙安之教授已经93岁了,在这里,兰台衷心祝愿沙安之教授健康长寿,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活过一百岁。

EN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