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社会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在过去的农村,因重男轻女,或家境贫寒而丢弃婴儿的现象很普遍,尤其是女婴。

1993年‬,四川广安市一位有精神障碍的单身汉,将别人不要的弃婴抱回家拉扯成人。没想在23年后,其养女在2016年将他告上法庭,要求解除收养关系。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这是为何?事情还得从1993年说起。

1、被丢弃的女婴

1993年秋,农村正值丰收季,田里的稻谷都被压弯了腰,熟透了。

村里的乡亲们都埋头在田里忙着收割,挨家挨户轮流着帮忙,今天一伙儿人在你家忙,明天又组合着去另一家。

收割机被脚踩得咯吱咯吱响,扬起的稻穗飞满了天,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主人家用镰刀割下一把稻谷,突然直起身看了看眼前一大片黄橙橙的稻谷,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又转头乐呵呵地对大家说,“今年的雨水少,老天开了眼收成好,粮仓肯定能装得满满的!”

一位离得近的乡亲附和道:“是呢,今年大家都收成好着呢?”

一X人又都哈哈大笑,不一会儿欢声笑语就被淹没在了一片稻田里,大家又继续开始卖力地收割稻谷。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此时,一位陌生的男人怀抱着一位婴儿张望着走了过来。男子身穿一件洗得发白的蓝布衣,衣服上还有三个巴掌大的补丁,婴儿也只是裹了一层破旧的小毯子。

男子称家庭困难,家中已有4个孩子,实在是无力抚养,看有没有哪家人愿意抚养。

乡亲们把婴儿的小毯子打开看了看,不过是刚出生几天的婴儿,体质单薄,何况是个女婴。大家都表示自家已经有孩子了,让他去其它的村庄看看。

即使男子带着女婴在村里的草垛子上住了一夜,仍旧没人愿意收养。

第二天下午,31岁的单身汉方崇财在村里晃荡。他老远就看见一X人围在一起。他也跑过去跟着看热闹。

一X人围着一个抱着婴儿的男人,只见男人扑通一声跪下来,声音哽咽,“你们行行好,谁家要孩子把这个娃抱去养吧......”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围观的众人都摇摇头,在那个年代,农村地区重男轻女的思想还很严重。若是健康的男婴儿还好办,但却是个刚刚出生羸弱的女婴儿。

不过这时候突然从人X中窜出来的方崇财,仿佛很喜欢这个小婴儿,上去就一把抱住不撒手了。

大家被方崇财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纷纷劝阻他别这么做。但方崇财根本听不进去,小心翼翼的抱着婴儿,兴高采烈的往家的方向回了。

留下一脸无奈的乡亲们在背后欲言又止。

2、农村单身汉想要收养弃婴

出生在四川广安市前锋区一个小村子里的方崇财,因为8岁那年患了脑膜炎。家里穷没钱医治,留下了后遗症,精神上有些障碍。

时常半糊涂半清醒,清醒的时候还能跟着村里的人干些“剥核桃”的活儿赚些零花钱。脑子糊涂的时候就在家门口的田地里乱窜,任谁叫他回来他也不听。家人也没辙,只能等他清醒了自己回来。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大哥方崇前早已成家立业,家里只剩下他和年迈的老母亲。因为儿子智力有问题,家中又贫困,村里也没谁愿意把自家的姑娘嫁过来,到了30多岁依然是“光杆司令”。

在母亲手把手的教导下,小儿子总算是学会了做饭。在脑子清醒时,也能做个类似炒鸡蛋、煮土豆南瓜之类的简单菜。虽然做得潦草,但至少能饱肚子。为了教会他,母亲没少费功夫。将很多动作步骤都拆分开了,一遍又一遍地教,直到印在儿子的脑海里。

她怕哪一天自己不在了,小儿子没办法独自生存。所以趁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尽可能让儿子多学会一些基本的生活技能。

以前年轻的时候,一边带着小儿子,一边还能吆牛耕地。可现在她年纪大了,体力不行了。很多事情有些力不从心了。

一天,她正在家门口不远处的菜地里摘点青菜,一抬起头就瞅见小儿子方崇前怀里抱了个什么东西,急匆匆地往家里走。还没等她开口询问是怎么回事,只见小儿子哐当一声反手关了门。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她以为儿子是偷拿了谁家的东西,青菜也顾不上拿了,三步并作两步赶回家问个结果。一打开门,她被吓了一跳。原来儿子竟抱了个婴儿回家。

她问儿子是怎么回事,可儿子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她又快速踏着小碎步去邻居家打听方崇前抱回家的婴儿是谁家的,邻居这才道出了原委。

随后村支书也跟着过来了。不一会儿,村里的人又都聚集在了方崇财家门口,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

大家都在劝,以方崇财家目前的家庭情况,真不适合收养这个孩子,养孩子麻烦着呢。费钱又费时间。

母亲也觉得为难,丈夫结婚没多久就去世了。自己把两个儿子拉扯大,不知吃了多少苦,现在可怎么是好。她拿不定主意,就托乡亲们去邻村大儿子方崇前家把他叫过来。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这下一家人都到齐了,方崇前来到弟弟的跟前劝说,“弟弟,你都还要娘照顾呢,你要是再带个娃,娘她年纪大了,怎么照顾得过来呢。”

“娘辛苦不养,我养,我养。”方崇财抱着婴儿不肯撒手,嘴里喃喃道。

母亲在一旁看到这一幕,眼泪唰地就掉下来了。

她一直以来最放不下的就是小儿子,至今都还没个一儿半女的。他怕将来有一天自己走了没人照顾。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看他可怜,给他送了个孩子。可现在的家庭条件也实在不允许再养个娃。

正在六神无主时,村支书过来打了个圆场。“你们把娃娃抚养成人后,将来也可以为方崇财养老嘛。”

老母亲和哥哥方崇前细想了一下也有道理,何况看方崇财这么喜欢这孩子。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方家人最终接受了女婴,方崇财抱着娃乐呵呵地喊,“我也有娃咯,是咱的娃!”

眼看着村支书也发了话,方家人也无X,村民们也不好再劝阻,也都渐渐散去了。

3、将弃婴视为己出

一家人给孩子取了个小名叫小芳,方崇财还跑去街上买了奶瓶,装着米汤给孩子喝。方崇财自从有了小芳,就很少再出门乱跑乱晃荡了,没事就在家逗着小芳玩儿。

为了让孩子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还特意跑到派出所去给孩子上户口。因为孩子并非亲生,光开证明都跑了好几趟,最后以养女的身份上了户口。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小芳生的瘦小,5个月大的时候也只有12斤左右。方崇财的母亲就寻思着总不能一直给孩子喂米汤,总还得给孩子买些豆奶粉补充营养。

但家里实在没有别的经济收入,现在又多了个孩子。只能让方崇财跟着村里的人去附近工地做些不动脑的力气活儿,挣些钱养孩子。何况以后孩子还要上学,用钱的地方很多。

白天孩子就是奶奶带,那时候时常能看到一老一小在地里,一块白色塑料袋上铺着小毯子,小芳就乖乖的坐在上面自顾自的玩儿,旁边放着给她喝水的小水壶。

奶奶则在地里头忙碌,春季锄草施肥,秋季挖红薯、掰玉米。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眼间小芳也长到了可以说话、满地跑的年纪。奶声奶气地叫着奶奶,叫的老人很是欢喜。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老人干一会儿活儿,总要停下来,往手上吐一口口水,两手使劲搓几下,再把手往裤子上抹抹干净,就伸手抱抱小孙女。

等到日落西山,晚霞铺满天的时候,奶奶则领着小孙女,扛着锄头,一高一矮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这时,干完活的爸爸方崇财也差不多快回家了。

一家人迎着微弱泛黄的灯光,在烟熏火燎的厨房,奶奶系着围裙在灶台上做饭,小芳和爸爸则在灶门口架火。柴火有树枝,麦秸杆,抓一把塞进去噼里啪啦地就燃开了。

小芳最喜欢往灶口头跑,因为爸爸总会给他烧土豆吃,扔2个土豆在灶膛,埋进滚烫的柴灰里,不一会儿就熟了,拿出来拍拍灰,稍稍冷却后就等不及直接上手吃,那是小芳童年记忆里最深刻的美味了。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这个家虽然穷,方崇财却对这个女儿从未有过半分怠慢。

小芳上学时,山里上学远,要翻过好几座山,方崇财不放心,经常来回接送。小芳的爸爸虽然不如其他孩子的爸爸长得高大,有时脑子犯糊涂连奶奶都不认识,但他仍然认识小芳,他给小芳的爱不比任何人少。

小芳9岁那年,发达了的亲生父母找上门,想要看看她。他们也自知没资格把小芳要回去,毕竟当初是他们狠心把孩子送给别人的,只是希望小芳寒暑假能去看望他们。

奶奶不同意,害怕小芳一去不回。还是方崇财做决定,让孩子去亲生父母家玩一段时间,只要最后把孩子送回来就行。

所以只要小芳一放寒暑假,都会照例去亲生父母家玩半个月再回家。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有一年,小芳被亲生父母接过去玩耍,临近开学还没回来。方崇财在家急得直跺脚,等不及小芳回家,就独自出门去接小芳。

因为路不熟,在街上迷路了。在街上游荡流浪了几天,最后被救助站送回来了。

4、辍学打工,结婚后一切都变了

小芳上初二那年,奶奶病逝,只剩下他和方崇财两人相依为命。家里也实在负担不了她的生活开支,无奈小芳只能辍学,跟着亲戚外出打工。

刚出去的那几年,小芳每个月都会攒一些钱打给大伯方崇前家,父亲不会取钱,会让大伯把钱转交给父亲。过年回来还要拉着父亲给他买一身新衣服新鞋子过年。

村里乡亲都夸方崇财好福气,这下以后是真的老有所养了。

2009年,小芳16岁,和厂里大2岁的青年恋爱了。她迫不及待地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方崇财,还说过年要带回家。

大年三十,小芳领着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回家了。看得出来,小芳很喜欢对方。男孩也说等到明年两人就结婚。

看着女儿找到了幸福,方崇财自然高兴。可大伯方崇前却不乐意了。男孩是江西的,那就意味着小芳要嫁到江西,若是小芳远嫁,那谁来抚养方崇财?

方崇财觉得只要女儿过得好,自己倒也无所谓。不过方崇前觉得有些事必须要说清楚,不然以后双方闹得不堪难以收场。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2010年,小芳出嫁前夕,婆家的人到家里提亲,方崇前便与小芳的婆家说起这件事。不过婆家倒也表现得很通情达理,说这是理所应当的。

小芳结婚后,就把方崇财接到了男方家,公婆家并不富裕,祖辈都是农民,公婆一辈子也都是和土地打交道。

因为小芳和丈夫仍然要外出打工X,就把方崇财留在家里让公婆平时帮忙照顾下,自己每个月会定期打生活费回家。

原本两人薪资就不高,现在有了家庭的重担,这使得两人原本就不富裕的生活更加捉襟见肘。为了省钱,两人过年都经常不回家。因为过年来回路费高,但是工厂给的加班费却是平时的好几倍。

方崇财本来以为接过去可以天天看着女儿,和女儿在一起。结果一年也和女儿见不上面,何况在亲家家里做什么也都不自在。

附近有几个大型的养牛场,他就那里找了一份放牛的工作。白天基本不在家,就晚上回来睡一宿。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最初的一年,对方看在面子上还是不会为难他。可时间一长,多少有些怨言。再加上邻居经常在背后讨论他家,娶个媳妇还带个拖油瓶过来。

闲言碎语听得让人头疼,小芳的婆婆就打电话给小芳,让小芳回来把方崇财送回去。小芳夹在中间很为难,一边是自己的养父,一边是自己的婆婆。只能先说等到过年前她会回来一趟处理。

2015年底,小芳和丈夫回到家。婆婆公公都提议,现在她和方崇财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不如把方崇财送回家,有时间就去看看。

小芳没办法只能答应,一家人第二天就把方崇财的东西打包好,送回了村子。婆家人承诺,每个月会给一些生活费,或者生活物资。

就这样,方崇财开始了独自一人的生活。

5、一纸诉状、解除收养关系

可万万没想到,方崇财回了家,婆家人不仅没按照事先承诺的给物资和生活费。给小芳打电话过去也经常没人接,好不容易打通了,不是手机要没电了,就是上班忙。才说两句话又匆匆挂了电话。

2016年初,正值春节。外出打工的小芳回到了四川广安。可是她却并没有回家看望方崇财,反而去了亲生父母家。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若不是邻村的人告诉他们,还被蒙在鼓里。这让方崇财的哥哥方崇前十分恼怒,他X不值,直接打了电话到小芳的公公婆婆家质问,两家人在电话里吵得不可开交。

一周后,小芳一家人又带着东西来看望方崇财,一起到餐馆吃了一顿饭后,小芳偷偷塞给方崇财两百块钱后,一家人又回到了江西。

原本方崇财以为小芳过来是接自己过去一起住的,这下期盼落了空。他也没想到,这一顿饭,竟是和小芳吃的最后一顿饭。

2016年4月,23岁的小芳一纸诉状将方崇财告上法庭,要求法院X结束与方崇财的收养关系。

法院判定小芳胜诉,她与方崇财的收养关系解除,因为其收养行为不符合法律规定。

《收养法》明确规定收养人应同时具备4个收养条件,收养关系才成立。

1、无子女。

2、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

3、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

4、年满三十周岁。同时,无X的男性收养女性的,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

收养小芳时方崇财才31岁,与被收养人小芳的年龄未能满40岁。而且他有精神障碍,并不具有独自抚养收养人的能力。

X结果一出,村里的人都沸腾了。纷纷为方崇财鸣不平,小芳是大家看着一点点长大的,当初方崇财抱回家的时候,小得可怜,只有四斤多,大家都说养不活。好不容易喂养大,现在却翻脸不认人,不是白眼狼是什么?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方崇前不服X结果,随后提起上诉,法院依然维持原判,不过方家养育小芳十几年,期间所花费的费用可以要求小芳赔偿。

方崇财被哥哥稀里糊涂带到法庭,却被得知小芳不要自己了,不愿意再叫他爸爸了。他的心难过得抽着疼。

此时的方崇财已经54岁了,再去打零工别人也不要他。失去了劳动能力,也没了经济来源,只能靠着低保勉强度日。

他也没了心思再和年轻时一样到处看热闹,他经常坐在家门口的石凳子上,一个人拿着X书,默默地发呆。一坐就是一下午,等到夜色降临,才佝偻着背转身进屋。

曾经相依为伴的父女,因为一纸X成了陌生人。

方崇财已经很久没见过小芳了,他想打电话给她,听听她的声音,但是又怕打扰她的生活。

他已经老了,不知道在有生之年,还有没有机会等到小芳来看看他。

31岁残疾光棍收养弃婴,23年后被起诉要求断绝关系,法院X支持

法律无情人有情,于法律的公正性而言,这合乎法律规定,收养关系的确无效。

于法律之外,是几十年的养育之恩。把她从一个嗷嗷待哺的女婴抱回家抚养成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出嫁后急于与养父撇清关系,着实让人觉得无情。

都说未生而养,百世难还。

可她并没有把养父当作父亲一样善待,给他养老送终,而是把他当作“拖油瓶”。

也有人说小芳也有她的无奈。

家庭条件不好,本就因为柴米油盐的琐事烦忧,再拖着一个残障“养父”,更是激化了与婆家间的矛盾,为了保全新家,只能忍痛舍弃“养父”。

赡养“养父”原本是曾经养她的家赋予她的责任,可她现在的处境却难以担负这个责任。

她也是有心无力。

转自:咸阳禁毒先锋

编辑:陈冰娟

免责申明:网站部分图文信息转载于网络,已标明来源和作者,如有侵权,联系即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