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旅游 白杨沟的驯雕师

白杨沟的驯雕师

 □ 绿 雪
  白杨沟的美,宁静和谐
  一座座毡房,像一个个心脏
  均匀地跳动
  它的深处,一挂洁白的瀑布
  是白杨沟奔流的血液
  听得出马蹄的声音
  像一种救赎
  险峻处站立的哈萨克
  手举金雕,一动不动
  乍一看,像景区建造的图腾
  他极力模拟托起一片云彩
  和瀑布吐出的水雾同时飞天
  他的白色小圆帽珍珠般
  嵌在雪岭云杉之冠
  金雕两米宽的翅翼
  让天空变暗,白杨沟变亮
  扇起的风有一万支利箭的磅礴
  盖过瀑布的马蹄声
  在水雾迷蒙下
  分不清哈萨克和金雕
  哪一个是白杨沟的守护神
  白杨沟
  我不信属相
  白杨沟草甸的菊花丛中
  三匹马,悠闲地
  啃食阳光
  我不敢肯定什么地方见过
  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它们像我的家人
  神态如此亲切而熟悉
  我选择一匹白马骑上去
  两只蝴蝶飞来悄悄对我耳语
  这是我前世真身
  我骑在自己身上
  像回到从前的王国
  草甸的马原来是我的兄弟
  父亲物语
  我和稻子同时成熟
  父亲紧盯稻子,举起镰刀
  稻子倒是高兴
  被父亲的汗水认领
  我站在旁边,父亲却视而不见
  我也想挨上一刀
  轻重无所谓,又不会出血
  让父亲把我和夕阳捆在一起
  像稻子一样挑回家
  风 车
  南方有风车,长着三张口
  一张口朝天,一张口朝地
  一张口朝故乡
  风叶转动时,稻米
  从朝天的口进去
  从朝地的口出来
  糠秕
  从另一张口,吐掉
  吴茱萸
  赣中平原独特的土壤气候
  适合一味中药生长
  坝坎上的吴萸树老驼了背
  基因须重组迭代升级
  父亲斫下新枝像剪断脐带
  将血脉扦插到河洲
  有如父亲的父亲
  给坝坎上的吴萸树迁徙
  完成中药遗传仪式
  再叽叽哇哇念叨几句
  吴萸树的表白传到父亲耳窝
  他摘下绿中透黄的果实
  仿佛他笑脸中的笑脸
  晒干生命中掺杂的水分
  留下辛辣刺鼻的药性
  呛倒秋季的乡愁
  父亲耗尽一生炮制地道中药
  树冠三五米枝叶散发的吴茱萸
  深入骨髓成了痼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