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育儿 从1%到85.2%,学前融合教育留给我们的空间究竟有多大?

从1%到85.2%,学前融合教育留给我们的空间究竟有多大?

一个小朋友孤零零地坐在幼儿园的角落,双手挥舞着,嘴里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泪水哗啦啦地往下流。

一名老师急匆匆地走到她身边,蹲下身子,看着她的眼睛,柔声地问道:

怎么了?为什么哭呀?

看到了这一幕,我停下了脚步。陪同的老师和我解释:

他呀,2岁的时候被北医六院诊断为孤独症,情绪问题特别严重,总是莫名其妙地发脾气,丢东西,咱们老师带不了,我们已经给他劝退啦。

从1%到85.2%,学前融合教育留给我们的空间究竟有多大?

虽然是个小插曲,但是却让我记忆犹新。多年后,再和那位陪同的老师聊起,那个差点被劝退的,不知所措的孩子,现在已经上了小学,在幼儿园学会的基础社交技能让她顺利地融入普通孩子的世界。而当初那个蹲下身子老师,现在是这家当地模范融合幼儿园的园长,已有上百名特需儿童从这里成功毕业,开始他们人生崭新的起点。

每年这家幼儿园都会收到很多来自毕业特需儿童家庭的感谢,是这家幼儿园把这些家庭从黑暗中拉了出来,告诉他们远处有光。

从1%到85.2%,学前融合教育留给我们的空间究竟有多大?

01:“开展融合教育,需要什么”

出于好奇,我问这位园长:

开展融合教育需要什么?

于我而言,爱是基础,可是用爱发电融合教育,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储备和思考。

很多园长担心开展融合教育很多普通孩子的家长会不接受,其实不然,融合教育会让普通孩子获益更多。张园长补充道。

2018年10月16日,我们幼儿园第一次来了3名孤独症孩子,为了这三名特需儿童,我们团队还学习了融合教师岗位技能培训课程,学习了如何在行为上支持特需儿童。当孩子在哭闹、坐不住等问题行为出现时,融合教师通过分析产生该行为的原因给予儿童个别化教学支持,减少他们问题行为的产生,实现真正地随班就读,而非随班就坐;同时,我们还提前与这3个孩子所在康复中心的老师进行学习沟通,并通过他们的康复计划制定了支持特需儿童的融合方案。

从1%到85.2%,学前融合教育留给我们的空间究竟有多大?

张园长,童童来啦!”

每天早上的礼仪小标兵和童童打完招呼后,都会自然地扭头告诉教师伙伴的消息,在“资源教师“的影响下,园内的其他小家伙儿们也会下意识地保护比自己弱小的孩子。

“同理心”和“包容心”,是张园长一直在坚持做的主题教育,也是这个社会越来越难能可贵的品质。在这里,很少听见“特殊”这个词语,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在这里,所有的孩子都在同一条起跑线,看同一片蓝天。

从1%到85.2%,学前融合教育留给我们的空间究竟有多大?

02:“是情怀还是义务?”

这样的儿童,已不是少数:据美国疾控中心(CDC)最新公布的一组数据,全球每44名新生儿中便有一名被确诊为孤独症;据《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Ⅲ》数据,我国现有孤独症人数超过1000万。

据教育部网站公布的一组数据,我国儿童学前入园率85.2%,而以孤独症为主的特殊儿童入园率仅为1%。这近85%的落差让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融合教育这巨大的需求空白,今年两会及十四五规划中,融合教育的实施开展再一次被提及,社会资源投入不足、师资培养滞后、缺少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等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从1%到85.2%,学前融合教育留给我们的空间究竟有多大?

那么从1%到85.2%,学前融合教育留给我们的空间究竟有多大?开展学前融合教育究竟是情怀还是义务?

对于这个比较敏感的问题,张园长笑着说:

是义务,当然,是情怀驱使我去完成了这项义务,也正因为此,我看到了教育更高层次的意义。”

而随着业务的开展,园所收到了很多意外的惊喜,或许是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这崇高的义务,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进来,为我们喝彩。幼儿园开始被街道、被教委看见,开始被评为各种先进和代表,也开始有慕名而来的普通孩子家长想让孩子在融合的环境中成长。

我们被越来越多的人看见,也意味着肩头越来越重的责任。

作为十四五的重点项目,学前融合教育受到了当地政府的广泛关注,各地残联也对于在园所设立融合资源中心给予了不同力度的补贴支持,幼儿园可以根据自身的资源条件视情况申请补贴;对于招收特需儿童,政府也允许我们也可以收取融合费用,用于园所融合教师的补贴及融合专业技能的不断提升。因为有了经济的支持,我们也就更加愿意投入到这项事业中了,也愿意不断地在这个领域深耕,帮助更多的儿童”。

从1%到85.2%,学前融合教育留给我们的空间究竟有多大?

自从开始接受特殊儿童,大家的不理解,到现在的支持和认可,融合教育让我看到了教育的另一种可能性,也让我看到了公平教育的真正意义看见希望了,那么这件事情推动下去也就越来越有意义了。”张园长笑着说。

融合教育是特殊教育发展的必然结果即特需儿童在康复中心学到的技能,是需要社交环境下进行泛化,否则便没有意义。”

“例如,康复中心教会了特需幼儿洗手这一技能,而什么时候可以洗手,什么时候需要洗手则需要幼儿园教师在社交环境下支持特需儿童,让他们学会这项技能在社交场景下的泛化”张园长补充道。

唯有这样,幼儿园和康复教学重点有所区分,又相辅相成,才能让特殊孩子更好地真正地融入社会。

从1%到85.2%,学前融合教育留给我们的空间究竟有多大?

在特殊孩子家长的眼中,张园长是他们的“平民英雄”,帮他们抵挡了来自社会的一些误解和恶意。

“没有歧视,每个人都被公平对待,所有孩子都可以自食其力,创造自己的价值。”

这是张园长描述中融合社会最理想的样子。就像慧凡教育(集团)的公益使命所倡导的:让每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都享有平等教育的机会!

让特需幼儿与我们一样,自由地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慧凡教育在行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