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历史 他发现了特洛伊古城,重新审视“施利曼的世界”

他发现了特洛伊古城,重新审视“施利曼的世界”

小犀 编译

20X是德国考古学家、特洛伊古城的发现者海因里希·施利曼(Heinrich Schliemann)诞生二百X,德国文化界多有X。施利曼发现了欧洲最早的先进文明——青铜时代的迈锡尼文明,这一事实在他死后很久才变得清晰起来。

澎湃新闻获悉,柏林的史前和早期历史博物馆(Für Vor-und Frühgeschichte) 正在德国最著名的詹姆斯-西蒙美术馆(James-Simon-Galerie )和新博物馆( Neues Museum)举办“施利曼的世界”特别展览,展出约700件展品,除了蔚为壮观的考古挖掘发现,还包括许多国际借展展品。此次展览将集中展示施利曼从未被揭露的一面,以及他在从事考古之前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展览还利用当前研究成果,批判性地审视施利曼所处时代的考古方法。

他发现了特洛伊古城,重新审视“施利曼的世界”

海因里希·施利曼(Heinrich Schliemann),1860©柏林国立博物馆

海因里希·施利曼最为人所知的身份是特洛伊的发现者,但他远不止于此:他还是一位商人,一位世界主义者,一位作家。他的一生充满了冒险,他环游世界,寻找他真正的爱好——考古学,他在四十岁出头的时候就开始投身其中。此次特展将这位神秘而充满争议的人物分为两部分展示:詹姆斯—西蒙美术馆的部分聚焦于他的传记和前半生,并提供了对19世纪生活的见解。柏林新博物馆的展览集中展示施利曼的考古工作,尤其是迈锡尼(Mycenae)的皇家陵墓和特洛伊的古物收藏。

他发现了特洛伊古城,重新审视“施利曼的世界”

“施利曼的世界”展览现场

18X,施利曼诞生于德国北部的梅克伦堡州(Mecklenburg)(当时是拿破仑战败后建立的德意志联邦的一个公国),他热爱考古,早在40多岁的时候,他就开始着手让他举世闻名的努力:挖掘希萨尔勒克(Hisarlik),这是土耳其的一个古老定居点,现在被认为是荷马传说中的特洛伊城的所在地。

“施利曼的世界”的策展人表示,展览的目的意在恢复施利曼的声誉,他不仅是一位先驱考古学家,也是一位杰出的人物。“我们想展示他的一生,而不仅仅是考古。如果你了解他的前半生,你就会更好地理解他作为一名考古学家的身份。”他是一位白手起家的商人,一位利用了19世纪所有可能性的人。在历史上他第一次以一种可能的方式游历了世界上如此多的地方,他毫不畏惧,这是他的一个重要特征。

施利曼去世后,他的名声受到了很大的影响,部分原因是他美化了许多关于他自己的故事。他缺乏学术严谨性,还有他原始的考古技术——最臭名昭著的是他在19世纪70年代的第一次希萨尔勒克(Hisarlik)发掘中开凿的巨大壕沟,被认为对他毕生寻找的特洛伊遗址的大部分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害。

他发现了特洛伊古城,重新审视“施利曼的世界”

展览现场

施利曼发现了一批著名的黄金文物——被称为“普里阿摩斯的宝藏”,以神话中的特洛伊国王命名——不幸的是,这批文物不会在柏林展出。

1945年,苏联军队将这批宝藏从柏林的藏匿处移走,被秘密带到莫斯科,直到1994年,俄方首次证实了其藏于普希金博物馆。该展览的策展人表示,展览曾计划到俄罗斯巡回展出,这样柏林的藏品就可以与普希金的藏品重聚。但在当前的地缘政治形势下,这显然已经无法实现了。

策展人认为,“他不仅仅是一个淘金者。”在发现普里阿摩斯文物后,施利曼坚持在希萨尔勒克工作了X,不断完善和改进他的实践。

作为科学家,考古学家和特洛伊的发现者

施利曼于1870年开始了他的第一次探索性挖掘,当时他还没有真正获得官方的挖掘许可,并于1871年开始正式挖掘。由于缺乏耐心和经验,他挖掘了一大片17米深的区域,以便到达他认为重要的地层。施利曼用他的行动不可逆转地摧毁了考古遗址的一大部分,直到现在,考古工作者仍在致力于消除施利曼时期的破坏,以求尽可能地恢复原貌。

他发现了特洛伊古城,重新审视“施利曼的世界”

挖掘队在特洛伊 1890

然而,他在1873年发现的东西成为了传奇:“普里阿摩斯的宝藏”(“Priam’s Treasure”),以神话中的特洛伊国王命名。他的“特洛伊古物收藏”包括约1万件物品,包括陶瓷器皿、金属器具、纺锤形螺纹和其他各种小型发现以及植物标本,此外还有著名的地下金库。

他发现了特洛伊古城,重新审视“施利曼的世界”

迈锡尼狮子门

荷马故事的背景是爱琴海

在寻找希腊英雄的过程中,施利曼还调查了荷马故事在爱琴海的背景。在迈锡尼,他从1876年开始挖掘皇家陵墓。在这里,他相信他找到了阿伽门农(Agamemnon)的安息之地,而在奥霍麦诺斯( Orchomenos),他发现了“米尼亚的宝库”( “Treasury of Minyas”),在蒂林斯(Tiryns),他发现了宫殿的废墟及其令人印象深刻的壁画。

他发现了特洛伊古城,重新审视“施利曼的世界”

“施利曼的世界”展览现场

在施利曼生命的最后阶段,他肯定至少怀疑过,无论是在特洛伊还是在希腊遗址,将这些发现分配给荷马的英雄们是不正确的。然而,这并没有降低他发现的价值。施利曼发现了欧洲最早的先进文明——青铜时代的迈锡尼文明,这一事实在他死后很久才变得清晰起来。

施利曼工作的历史与批判性重构

施利曼生前所营造的英雄形象和远见卓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塑造着公众对他的认知,直到20世纪70年代在他著作X现的一系列矛盾败坏了其名声,使他被冠上了“骗子”和“幻想家”的名号。只是在最近几十年,历史和批判性的重建才确保施利曼的工作在他个性的多方面背景下得到越来越多的探索。

他发现了特洛伊古城,重新审视“施利曼的世界”

迈锡尼皇家陵墓X土金器 迈锡尼早期 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藏

他的遗产包括5万多份文件,保存在雅典的艮纳底乌斯图书馆(Gennadius Library)。除了大量的日记、旅行文件、信件、照片、X和出版物(现在也逐渐以数字形式提供)之外,施利曼交流的17种语言——包括英语、法语、俄语、阿拉伯语、波斯语和古希腊语——今天仍然给研究人员带来了新的挑战。

他发现了特洛伊古城,重新审视“施利曼的世界”

特洛伊出土的迈锡尼式陶瓷器皿,青铜时代晚期,公元前1700年至1180年 ©柏林国立博物馆

基于当前的研究发现,此次特展特意分为两个部分,对施利曼的传记和考古“世界”给予同等关注。以及来自柏林国家博物馆(Staatliche Museen zu Berlin)众多分馆和来自国际的杰出藏品。尤其重要的是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 National Archaeological Museum in Athens)的展品:著名的迈锡尼皇家陵墓中的金器和蒂林斯的壁画残片构成了考古部分的亮点。

(本文综合编译自柏林国家博物馆和The art newspaper相关报道)

责任编辑:陈若茜

校对:丁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