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财经 收入增长放缓PE已达70倍 阿宽食品一二级市场估值或已倒挂

收入增长放缓PE已达70倍 阿宽食品一二级市场估值或已倒挂

{"data":{"title":"收入增长放缓PE已达70倍 阿宽食品一二级市场估值或已倒挂","abstract":"《投资者网》吴微编辑 吴悦近年来,互联网创业已变得十分艰难,当年盛行的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共享类互联网创业公司估值的快速变化,让投资者认识到投资互联网创业公司并非一本万利。不过,自2015年开始,三只松鼠(300783.","cover":"https://p3.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tjoges91tu/T9cvZ3aGUkrsHq","articleType":"article","itemId":"7112582886355632679","groupId":"7112582886355632679","groupSource":2,"isOriginal":false,"banComment":false,"publishTime":"2022-06-24 07:34","source":"投资者网","tag":"news_finance","mediaSite":null,"pathname":"/article/7112582886355632679/","loginUserInfo":null,"favorite":false,"relation":{"isFollowing":false,"isFollowed":false},"likeData":{"userLikeStatus":0,"count":2},"isSelf":false,"content":"收入增长放缓PE已达70倍 阿宽食品一二级市场估值或已倒挂

《投资者网》吴微

编辑 吴悦

近年来,互联网创业已变得十分艰难,当年盛行的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共享类互联网创业公司估值的快速变化,让投资者认识到投资互联网创业公司并非一本万利。不过,自2015年开始,三只松鼠(300783.SZ)收入、利润快速的增长,公司估值也在此期间水涨船高,让市场看到了“互联网+消费品”这类创业公司中的投资机会。

近年来,市场上先后出现了如自嗨锅、拉面说、薛钟高、元气森林乃至于最近话题性超多的熬夜水,这些互联网品牌依靠复制类似三只松鼠的线上大量曝光获得销量或品牌影响力,然后下沉线下的经营模式,取得了一定的成功。

自嗨锅、拉面说、元气森林等,更是创造了一个新的消费品品类,并倒逼传统品牌参与他们的竞争。当然,随着消费者好奇心的褪去,如何利用产品口味和性价比抓住消费者,如何保持公司收入规模的增长,从而在一级市场以更高的估值获得资金,并进而为投资者提供退出渠道,都是这些公司需要面对的问题。

近日,四川白家阿宽食品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阿宽食品”)更新了招股书,其深交所主板上市的进程又往前推进了一步。据了解,阿宽食品的前身是白家食品,公司通过与白象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白象食品”)的合作入局了方便食品市场。

2018年开始,阿宽食品通过布局公司拳头产品“红油面皮”的线上销售渠道,随后进入了快速增长的赛道中,经过多年的发展,2020年“红油面皮”就为公司贡献了4亿元的收入,在当期总收入中的占比达到了36%。

不过,随后公司推出的方便粉丝、自热食品却未能复制“红油面皮”的成功,这也让不少投资者担忧,阿宽食品收入还能持续大涨吗?

收入增长放缓

阿宽食品的前身是白家食品,以方便面为代表的方便食品起家,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公司开始拓展产品范围,布局了如方便面、方便粉丝、方便米线、自热食品等产品,2018年面世的原创产品“红油面皮”更是成为了网红食品。

据统计,2020 年,“红油面皮”系列产品年销售额约4亿元,累计销售超过1亿份,仅2020 年“双十一”期间线上订单量便达到约1600万份。不过,推出爆款“红油面皮”后,阿宽食品并没有出现新的爆款,在招股书中,公司仅称“‘成都甜水面’、‘酸辣粉’也已初步具备成为‘爆款产品’的潜力”。

而在阿宽食品推出爆款“红油面皮”后,市场上就出现了诸多竞品。在京东APP搜索“红油面皮”,选择筛选,在品牌栏中除了有阿宽食品外,还有白象、海底捞、哇哈哈、顾大嫂以及自嗨锅等诸多竞品,涉及的品牌有数十个。

收入增长放缓PE已达70倍 阿宽食品一二级市场估值或已倒挂

图片来源:招股书

一方面主打产品出现了诸多竞品,另一方面缺乏新爆款,在多重因素影响下,阿宽食品的线上收入尤其是电商自营收入的增长速度在2021年明显放缓。2020年阿宽食品电商自营收入较2019年相比增长了107.27%,而2021年较2020年仅增长了17.54%。

分渠道来看,第一大电商自营渠道,天猫-阿宽旗舰店2021年的活跃用户数为289.09万人,比2020年的341.87万人减少了15.43%;2021年收入为1.22亿元,较2020年的1.42亿元减少了14.08%。在抖音、快手等直播电商渠道的支撑下,2021年阿宽食品才保持了电商自营收入的增长。

不过,据阿宽食品披露,在电商自营渠道中,84%左右的消费者仅购买了一次公司的产品,2次或2次以上消费的客户在总客户中的占比不足20%。

除了电商自营收入增速放缓外,阿宽食品经销模式的收入增速也有所放缓。2020年阿宽食品的经销模式收入较2019年相比增长了67.86%;而2021年较2020年相比仅增长了16.84%。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公司收入增速有所放缓,但报告期内,阿宽食品的销售费用却一直稳定上涨。尤其是其中的推广服务费,由2019年的4917.02万元上涨到了2021年的9683.74万元,三年间接近翻倍。

估值或已倒挂

2018年推出爆款产品“红油面皮”后,阿宽食品的收入与净利润有所增长,公司也逐渐被投资者所关注。自2020年开始,阿宽食品就吸引到了包括南海成长、高瓴怿恒、前海投资、茅台建信等多家投资机构的青睐。

值得一提的是,在南海成长、高瓴怿恒、前海投资等投资人通过增资取得阿宽食品股权的同时,投资人还会以低于增资时的估值受让实控人陈朝晖或公司其他股东的部分股权。

如在2020年2月,南海成长以7.5元/出资额的价格获得公司290.91万元出资额时,还以5.68元/出资额的价格受让了陈朝晖320万元的出资额,陈朝晖因此获得了1818.18万元的转让款。

而在2021年1月最新一轮增资时,增资的价格为40.91元/股,增资完成后公司的股份增加到9582.22万股,以此计算,公司的整体估值将达到39亿元;以2021年公司5584.19万元的净利润计算,对应的市盈率已高达70.2倍。

不过,此次IPO,阿宽食品拟发行不低于25%的股份,募集6.65亿元资金,公司对应的发行市值为26.6亿元,与2021年1月公司增资时的39亿元估值之间已出现了倒挂。

除了接受投资机构入股外,阿宽食品还接受了多名实控人朋友的入股。在阿宽食品披露的13名自然人股东入股原因中,11名的表述模式都是“XXX就职于XXX,因XXX与陈朝晖相识并成为朋友,对公司情况以及未来规划、发展比较了解和认可。”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自然人股东中的杨小蓉、代丹曾任职于成都市食品工业协会,王晶则还在成都市食品工业协会任职。而据公开信息,中国食品工业协会为食品制造业的自律组织,是经国务院批准登记的自律性行业管理组织。

杨小蓉、代丹、王晶在2019年11月通过受让成都享越的股权成为公司的自然人股东。据披露,本次股权转让系受让方从持股平台成都享越退出,转为直接持股,股权转让价款按1元/出资额定价,与转让方2017年12月通过成都享越入股阿宽有限的价格一致,据了解,此轮股权转让后,公司的总出资额8000万元。

收入增长放缓、缺乏新的爆款,在接受投资人高估值增资后,阿宽食品的管理层急需为公司寻找到新的增长点,以提高公司的利润规模,从而支撑起公司的估值。(思维财经出品)■

","imageList":[],"mediaInfo":{"userId":"MS4wLjABAAAAHaWNa4QQxmUC_5MKNQmYxZOOcu-XT0UM-ylOSSWONiI","unsafeUserId":"3449455689","name":"投资者网","avatarUrl":"https://p26.toutiaoimg.com/large/pgc-image/2607efd4755b474092bb746a28d7561f","description":"我们相信,促进信息透明是对投资者最好的服务。","userVerified":1,"userAuthInfo":""},"seoTDK":{"title":"收入增长放缓PE已达70倍 阿宽食品一二级市场估值或已倒挂-今日头条","description":"《投资者网》吴微编辑 吴悦近年来,互联网创业已变得十分艰难,当年盛行的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共享类互联网创业公司估值的快速变化,让投资者认识到投","keywords":"投资,万物尝鲜节,双11致富故事,伴随成长的中国味品牌,三只松鼠,首次公开募股,元气,南海,京东商城,人生第一份工作,美好,一直在身边,国创上头条,天猫,松鼠,好物研究院,花样游广州,深圳证券交易所,茅台","publishTimestamp":"1656027251","modifiedTimestamp":"1656032919"},"logId":"20220624141314010151205083049C195B","sylpageConfig":{"card":{"id":""}},"identity":{"web_id":"7111199547455817229","user_is_login":false},"abtestInfo":{"rsp_type":5,"version_name":"4252807,4164637","parameters":{"feat_repost_type":{"new":true},"home_nav_conf":{"dcd_out":1},"local_filter":{"core_filter":{"filter_list":{"ms::TicaiFilter":true}}},"page_upgrade":{"new_profile":true,"video_double_column":true},"sati":{"enable_ad_prime":true,"enable_sorter_optimus":true,"prime_rule_rank_version":"toutiao_web","use_toutiao_web_feed":true,"format_max_consecutive_middle":2,"format_max_consecutive_nogroups":3,"enable_reduce_nogroup":true},"seraph":{"score_rule":{"default":{"replace":{"group_util":"_CTR - 1000*dislike"}},"new_user":{"replace":{"group_util":"_CTR - 1000*dislike"}}}},"sort":{"allowed_ticai":["forum_post","pgc_text","pgc_video"]},"video_detail_page_upgrade":{"new_page":true}},"env_flag":0},"localCityInfo":{"name":"北京","code":"110000","channelId":3202164529},"showResearch":fals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