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军事 龙书金登陆海南,给军部发电“打敌人定”,李作鹏急了:啥意思?

龙书金登陆海南,给军部发电“打敌人定”,李作鹏急了:啥意思?

{“data”:{“title”:”龙书金登陆海南,给军部发电“打敌人定”,李作鹏急了:啥意思?”,”abstract”:”从整体上而言,我军开国将领的文化水平并不算高,读过高小都算是“高级知识分子”。因此我军的“白字先生”非常多。例如我们所熟知的“旋风将军”韩先楚,就是个大大的“白字王”,比如他管“瀑布”叫“暴布”,“擅自处理”叫“檀自处理”,“提高效率”叫“提高效率(shuai)”。”,”cover”:”https://p3.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qvj2lq49k0/3b36dafcc6b04054ae05770b41fdfc70″,”articleType”:”article”,”itemId”:”7112613000489484813″,”groupId”:”7112613000489484813″,”groupSource”:2,”isOriginal”:true,”banComment”:false,”publishTime”:”2022-06-24 12:28″,”source”:”陶陶读历史”,”tag”:”news_military”,”mediaSite”:null,”pathname”:”/article/7112613000489484813/”,”loginUserInfo”:null,”favorite”:false,”relation”:{“isFollowing”:false,”isFollowed”:false},”likeData”:{“userLikeStatus”:0,”count”:9},”isSelf”:false,”content”:”

从整体上而言,我军开国将领的文化水平并不算高,读过高小都算是“高级知识分子”。因此我军的“白字先生”非常多。例如我们所熟知的“旋风将军”韩先楚,就是个大大的“白字王”,比如他管“瀑布”叫“暴布”,“擅自处理”叫“檀自处理”,“提高效率”叫“提高效率(shuai)”。韩先楚有个秘书,名叫江如芳,他却称之为“江如芬”。

到了战场上,要写军事报告时,韩先楚也经常闹笑话。在攻打威远堡时,他指着地图里的“郜家店”说:“这玩意怎么读?”他身边的参谋、科长大多高小毕业,居然都读不出来。因此在写报告时,韩先楚碰到不认识的字时,竟然画圈作为代替。

龙书金登陆海南,给军部发电“打敌人定”,李作鹏急了:啥意思?

虽然识字不多,但丝毫不影响韩先楚排兵布阵,有时候一眼就能看清要害,因此即使是上过军校的对手,也不是韩先楚的对手。

在我军之中,有一大批像韩先楚这样的“白字先生”。在文化方面,他们经常闹笑话,但到了战场上却总能表现出超乎其学识的战场直觉。他们写出那一封封天书般的战报,却却是严谨、简练,没有一句废话,却能力透纸背。而四野名将龙书金,就是这样的将领。

革命的动机时,他憨厚地笑了笑。他说:“有人给我写过一个材料,说我参加革命一开始就确定了我共产主义而奋斗的伟大志向,那是替我吹牛。我是一个老醋,刚参加革命没多久,大字不识一个,哪懂什么共产主义。人的思想认识是逐步提高的,说真的,当时我只是对跟着大家打土豪,打一次土豪能够吃一餐好的很感兴趣。”

龙书金登陆海南,给军部发电“打敌人定”,李作鹏急了:啥意思?

龙书金出生于茶陵县的一个农民家庭,由于家里贫困,他没读过什么书,从小就为生计而奔波。他自幼喜欢武艺,不仅掌握了一些拳法,还锤炼出一副力大无穷的体魄。

有一次,父亲让他看菜园,发现一个人踩着蔬菜而过。龙书金心疼地大呼:“别踩了我的菜。”结果那人不停。龙书金一把揪住那人,把他背出了菜园。

有一次,龙书金到山上砍柴,发现了一个受害的孩童。心地善良的他二话不说,背着柴火和孩子翻山越岭,最终送孩子回家。

当时他的家里很穷,祖父去世3年都没法安葬,只因他们连墓地、棺材都买不起。直到把他的五叔卖了,才筹到下葬的钱。日子实在太苦了,龙书金和他的乡民们渴望着救他们于水火的救星。

1930年上半年的一天,茶陵游击队队长谭家述在龙氏宗祠讲话,宣扬我军的土地革命理念,一呼百应。于是龙书金跟着游击队开始打出打土豪、吃大户。1930年9月,龙书金加入了红十二军三十四师。打下吉安后,龙书金一度很想回家,一度想开小差。

然而在回乡的路上,龙书金却在吉安的一个留守处,碰到了军需部长赵尔陆。对于赵书记这个小兵,赵尔陆将军丝毫不摆官架子,他不仅热情地接待了龙书金,还安排他在军需部挑银元。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赵尔陆让他挑着一千块银元,送往三十四师师部。到了师里,部队见他身材壮硕,挑着一千银元都能健步如飞,于是将他编入了炮兵连。

在军队里,龙书金发现红军和其他的军阀部队完全不同。他和官长们一样,都领着一块银元的薪水。在此前,龙书金从未摸过银元。眼下有了自己的银元,他非常高兴。于是他像宝贝一样将银元收藏了起来。

龙书金登陆海南,给军部发电“打敌人定”,李作鹏急了:啥意思?

首长们对士兵不打不骂,充分发扬军事民主,他感到红军才是真正的官兵平等。作为一个普通的农民,贫困的龙书金总是被人看不起。但在队伍里,他却感到了尊重,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支军队中干下去,

由于作战勇敢,龙书金升得很快,他担任过三十四师迫击炮连连长、红一军团政治部政卫连排长,参加过第一次至第五次“反围剿”战争。随后,龙书金又随中央红军参加了长征。

在战斗中,龙书金非常勇敢。在红军东征的战斗中,龙书金曾被授予突击组长战斗英雄的称号。在后来西征宁夏的战斗中,他所指挥的四连,在夜战中大破敌军,因此被称为“夜老虎英雄连”。

由于经常身先士卒,龙书金可没少受伤。在贵州鲁班桥,龙书金与薛岳部展开激战。结果一个不留神,被敌人的手榴弹炸伤了臀部。他捂着伤口行军,却无论如何也跟不上队伍。到了一个土地庙,他遇到一个同样因为伤病而掉队的排长。为了减少部队的拖累,他们拒绝坐单价,而是拄着拐杖蹒跚而行。

当天晚上,两人住进一户百姓家,然后将自己那块一直不舍得用的银元买了一只鸡,炖着吃。不料这只鸡是公鸡,是发物。次日早晨,他的伤口就爆裂了,脓血溅出,糊了他一屁股。无奈之下,他只好换了一条裤子。或许是补充了营养,龙书金越走越舒服。一路上要了一个星期的饭,才赶上部队。要知道在长征中掉队,是九死一生的。

当然这绝不是龙书金最后一次受伤,1939 年 3 月,龙书金将军率部于鲁北凌县大宗家与日军激战,左臂中弹负伤。医生告之,弹头于左上臂炸开, 肱骨粉碎性骨折,急需手术治疗。

龙书金登陆海南,给军部发电“打敌人定”,李作鹏急了:啥意思?

我军本来就缺医少药,哪有麻醉剂这种东西。于是医生准备将他捆起来,防止他乱动。谁知龙书金大笑道:“你没听过关公刮骨疗毒的故事吗?”随后他伸出胳臂:“上刀吧!我保证不动一下!”

无奈之下,医生垫油布于臂下,取手术刀在手,割开将军皮肉,直至于骨。利刃过处,发出吱吱的声音。然而龙书金虽然汗如雨下,却依然安坐于板凳上,岿然不动。从此以后,龙书金的左臂便短了一截,断骨之处仅以筋皮相连,似瓜蔓,能左右旋转;似弹簧,能上下伸缩。虽然不是残疾,但也被称为“短臂将军龙书金”。

龙书金虽然没读过书,但打仗却非常有悟性。在平型关战斗中,他指挥四连杀死了10个鬼子兵,炸毁了一辆卡车,而该连却无一伤亡,因此被授予“英雄连”的称号。在这场战斗中,龙书金充分展现了他神射手的本领。在本连所杀的10个鬼子中,龙书金一人就打死了两个。

早在红军时期,龙书金就因他百发百中的功底,被评为射击标兵。红军到陕北后,于三原开运动会,将军为射击代表。在平型关,四连久攻不下。将军上前一看,发现一个带着指挥刀的鬼子正在一处小山包上往战场上观望,很显然是个指挥官。随后龙书金拿来步枪,啪啪两枪就将这个鬼子指挥官和他随从撂倒,战局瞬间逆转。

在一次战斗中,龙书金的部队和敌人的骑兵相遇。龙书金当机立断,立即招呼大家:“快往树林里跑!”随后便带领部队进入了树林。在树林中,往日在平原上风驰电掣的骑兵便失去了威风。龙书金见日寇骑兵降低了速度,于是率部回头掩杀,将敌人杀得大败。此战之中,龙书金带领所属部队击毙日本旅团长安田大佐以下500多人,缴获战马100多匹,大长了八路军的威风。

龙书金登陆海南,给军部发电“打敌人定”,李作鹏急了:啥意思?

到了抗战结束时,勇猛善战的龙书金就已经由一个小连长,升任山东野战军第七师副师长了。1945年,龙书金带领第七师出关,在山海关碰上了国民党的新一军和新六军,打响了东北战场的第一仗。

此战之中,龙书金以一万余人的兵力,抗击敌军6万多人,将国民党进兵东北整整拖延了半个月。进入解放战争时期,他的部队被改编为东北野战军第六纵队第十七师。

17师的官兵多为煤矿工人,善于使用炸药。在山海关之战时,17师就用炸药包把全美械装备的新一军、新六军炸得找不着北。对此,国民党坚称苏联人支援了八路军新式武器,说是八路军有“电光炮”。

在德惠攻坚战中,这是解放军首次攻打城市,第17师初试牛刀,在攻坚方面大展英才。

根据士兵们的经验,善于钻研的龙书金逐渐摸索出一套完善的、行之有效的攻坚方法。由于我军装备低劣,不仅缺炮而且极其缺少炮弹。因此我军作战,一直都是擅长于夜战,不善于攻坚。面对敌人的坚固堡垒,经常犯难。

1947年,龙书金带领17师参加了四平攻坚战。对于东北野战军的攻城,守将陈明仁早有准备,已经将四平变为一个坚固的堡垒城市,到处都是堡垒、战壕和暗堡。因此我军打得十分吃力,最终不得不解围而去。

虽然我军败于四平,林彪却发现龙书金的17师打得非常好。兄弟部队攻不破的堡垒,龙书金总能攻破。此战之中,龙书金的17师连续击毁多个堡垒,生擒陈明仁之弟陈明信以下2000多人,战绩位居诸军之冠。

在17师的作战区域,战斗打得总是非常热闹,小号声此起彼伏,枪炮声响成一片,爆破声惊天动地,逐街逐巷地向纵深推进。见此情景,李天佑对龙书金由衷地赞叹道:“你们这支部队好厉害呀!”

林彪将龙书金叫来一问,才发现他已经发明了一套攻坚的行之有效的方法,叫做“四组一队”、“一个营打一条街”、“小炸药包打巷战”。

龙书金登陆海南,给军部发电“打敌人定”,李作鹏急了:啥意思?

所谓“四组一队”,就是把一个连分为火力组、突击组、爆破组和支援组,互相配合进行巷战。仅仅只用一个个小炸药包,就能摧毁即使连大炮也难以摧毁的钢筋混凝土堡垒。

听完龙书金的讲解,林彪感到大为佩服。于是林彪让龙书金在师以上的干部会议上详细介绍这些经验,他所创造的攻坚经验,解决了战略转变时期克敌致胜的要害。这些珍贵的经验后来成了林彪战术原则的一部分。

龙书金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在战争大学的浸淫之下,依然能发明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战术。即使林彪这种能够指挥百万大军的统帅,也必须倾身向他学习。

正是因为如此,林彪对龙书金和他的17师格外器重。在这场攻坚战中,第17师减员4000多人。林彪大手一挥,将东北军区9个警卫团的第一联都补充给17师。军区警卫团,是该军区最能打的部队;而警卫第一连,又拥有该团最强的士兵。在林彪看来,这样的强军就必须齐装满员。

辽沈战役爆发后,东北野战军集中兵力攻打锦州城。在攻锦之战中,龙书金的十七师作为攻城预备队。听说“攻坚老虎”来助阵,可把韩先楚乐坏了,他给龙书金打来电话:“龙师长,快到我们这边来,保你吃好喝好。”

锦州之战开始后,龙书金率军从三纵左侧由锦州城西北插入城内,运用连续爆破的方式攻占了敌人的指挥中心和铁路局大楼。锦州之战总共歼敌10万多人,而17师就歼灭了1.5万人。其中俘获少将以下敌军500多人,缴获轻重机枪300多挺,火炮50多门。

11与1日,第六纵队改编为43军,17师改为128师,龙书金依然担任师长。

龙书金登陆海南,给军部发电“打敌人定”,李作鹏急了:啥意思?

在平津战役中,龙书金的128师又担任了天津战役的总预备队。总攻开始后,128师从西面进入市区,一战歼敌8400多人。此战之中,128师称为攻打天津5个纵队22个师以及2个炮兵师之中,唯一一支由天津前线总指挥部直接指挥的师。龙书金率领部队抱着炸药包走街串巷,四面开花,成为战果最大的一个师,而自身伤亡却不过仅仅只有54人。

战四平、打锦州,攻天津,史称三调“攻坚老虎”。提到此事,当年17师的老兵们无不满怀自豪

跟随着南下大军,龙书金率领128师从长江边一直打到了广东、广西境内,歼敌3.4万人。

1950年,韩先楚支持发动了解放海南岛的战役。此时的龙书金,已经是43军副军长了。当时国民党依然占据海空优势,着实不好对付。1949年,28军就曾在金门吃了大亏。

战斗中,龙书金带领128师的2个团分三次渡海,成为首支登陆海南岛的解放军部队,为四野增了光。等国民党军发觉,龙书金已经在滩头站稳了脚跟。

抢滩登陆时,龙书金见数百名士兵聚集在一个叫“老鹰嘴”的岩石上。当时“老鹰嘴”距离海南岛本岛只有一沟之隔。看着士兵们,龙书金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于是他命通信兵鸣枪示意,让士兵们赶紧退回来。

顷刻间,怒潮汹涌,奔腾而至,“老鹰嘴”与海南岛顿时隔断。随后敌人两架P51野马战斗机呼啸而至,对“老鹰嘴”展开了扫射和轰炸。若非将军机智,恐怕这数百名士兵的性命就要断送在岩石上了。

在43军的猛烈攻击之下,薛岳苦心经营的“伯陵防线”瞬间崩溃,守岛的国民党军四散奔逃。当时龙书金正率部于海南美竹、黄亭与敌军激战,将军立于一大榕树下指挥作战。 忽敌机飞掠而下,掷一弹,于树梢爆炸。 将军虽然没事,但耳朵却暂时震聋了。

龙书金登陆海南,给军部发电“打敌人定”,李作鹏急了:啥意思?

就在这时,有一大二小三个飞机从空中划过,向南方飞去。龙书金随即指着飞机破口大骂:“薛岳这小子逃跑了!”随后他挥手命令127师和128师不要与敌军纠缠,而是径直向海口、府城进发。

解放海口后,龙书金获知薛岳确实在当天乘机而去。有人问龙书金:你怎么知道坐在飞机上的就是薛岳呢?”龙书金斩钉截铁地说:“我就知道是他!”将军的第六感,总是那么准。

在登陆海南岛的战斗中,没怎么读过书的龙书金还闹了个笑话。由于文化程度低,龙书金指挥打仗发电报,主要靠参谋。

但登上海南岛时,作战参谋还没有跟上,龙书金便只好自己给军部发电报。在电文中,龙书金写了一句“打敌人定”。时任43军军长的李作鹏阅电后,可把他难坏了:“啥是“打敌人定”,这是啥意思?”

猜测良久,李作鹏终于明白了,什么“打敌人定”,明明就是“打敌人腚”。说白了,龙书金正在追着敌人的屁股打呢!想到这里,李作鹏哈哈大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海南军区副司令员兼第四十三军军长、广东省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公安部队司令员、广东军区司令员兼广州市警备区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59年赴高等军事学院学习,1962年任湖南省军区司令员兼党委书记、湖南省委常委。

1968年,调新疆任新疆军区司令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1983年,龙书金被批准离休,定居于广州市,安享晚年。

龙书金非常关心下一代的教育。1991年,一贯节俭的他将自己辛苦攒下的2000元寄给家乡新建小学,并赠言“百年大计,教育为本。”2003年,龙书金以93岁高龄去世于广州。

俄国军事家若米尼曾说:“假使让我们考察将才的话,对于能够把敌人行动判断得清清楚楚的人,我会把他列入第一名,而对于深通战略理论的人,却还要摆在次一等。”

龙书金不算有文化,也认识不了几个字。但笔者要说的是,能够读懂战争这本大叔的人,才是战争的强者。龙书金虽然不是文化上的高材生,但无疑都是战争大学的佼佼者,是军事科学领域真正的大知识分子。

“,”imageList”:[“https://p26.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qvj2lq49k0/3bb5f4eb274c4248b1b8e65e5888765c?from=pc”,”https://p26.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qvj2lq49k0/d63e3045e9b546b686a7c643f529303e?from=pc”,”https://p26.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qvj2lq49k0/8b2a9413c78647a5aa3c06f7b3bd7e3d?from=pc”,”https://p26.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qvj2lq49k0/5f3e63f387e04e54a263379be744e4b8?from=pc”,”https://p26.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qvj2lq49k0/a0cea94feb684361aaabc3db429c1133?from=pc”,”https://p26.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qvj2lq49k0/9169c66342404fe892f9b81aa090afe1?from=pc”,”https://p26.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qvj2lq49k0/b04b726dd79942f28ac22712ff78049b?from=pc”,”https://p26.toutiaoimg.com/origin/tos-cn-i-qvj2lq49k0/10b60f6012f642f3a304fe52f5749054?from=pc”],”mediaInfo”:{“userId”:”MS4wLjABAAAADZ-vm_KZkpQ_ppPjYhhY-1aPfUrQoK9BBKN2AX4k7Kw”,”unsafeUserId”:”50062868412″,”name”:”陶陶读历史”,”avatarUrl”:”https://p6.toutiaoimg.com/large/pgc-image/096f8c9a950046dba3daae0544e6afae”,”description”:”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userVerified”:1,”userAuthInfo”:{“auth_type”:”0″,”auth_info”:”优质历史领域创作者”,”other_auth”:{“interest”:”优质历史领域创作者”}}},”seoTDK”:{“title”:”龙书金登陆海南,给军部发电“打敌人定”,李作鹏急了:啥意思?-今日头条”,”description”:”从整体上而言,我军开国将领的文化水平并不算高,读过高小都算是“高级知识分子”。因此我军的“白字先生”非常多。例如我们所熟知的“旋风将军”韩先楚,”,”keywords”:”李作鹏,韩先楚,海南,赵尔陆,林彪,熊猫宝来,不完美妈妈,英雄连,茶陵,Jeep指挥官,迫击炮,农民”,”publishTimestamp”:”1656044887″,”modifiedTimestamp”:”1656048559″},”logId”:”202206241338140102121881600F63E226″,”sylpageConfig”:{“card”:{“id”:””}},”identity”:{“web_id”:”7111199547455817229″,”user_is_login”:false},”abtestInfo”:{“rsp_type”:5,”version_name”:”4252807,4164637″,”parameters”:{“feat_repost_type”:{“new”:true},”home_nav_conf”:{“dcd_out”:1},”local_filter”:{“core_filter”:{“filter_list”:{“ms::TicaiFilter”:true}}},”page_upgrade”:{“new_profile”:true,”video_double_column”:true},”sati”:{“enable_ad_prime”:true,”enable_sorter_optimus”:true,”prime_rule_rank_version”:”toutiao_web”,”use_toutiao_web_feed”:true,”format_max_consecutive_middle”:2,”format_max_consecutive_nogroups”:3,”enable_reduce_nogroup”:true},”seraph”:{“score_rule”:{“default”:{“replace”:{“group_util”:”_CTR – 1000*dislike”}},”new_user”:{“replace”:{“group_util”:”_CTR – 1000*dislike”}}}},”sort”:{“allowed_ticai”:[“forum_post”,”pgc_text”,”pgc_video”]},”video_detail_page_upgrade”:{“new_page”:true}},”env_flag”:0},”localCityInfo”:{“name”:”北京”,”code”:”110000″,”channelId”:3202164529},”showResearch”:fals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