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美文 散文|樱桃

散文|樱桃

昨夜落了雨,早上肖叔提来一袋子樱桃。据说是一个做饭的阿姨送来的,外边,里边办公室,到处送的都是。

不知道是因为下过雨,还是阿姨事先洗过了,小小的樱桃爬满了水珠。

故事不都爱这样开始吗,张总说樱桃有虫子,不吃,于是我想起了我十二三岁那年,想起了杨艳灵小的时候,还有肖婆婆。

肖叔丟下一句“很酸”,就走了,剩我开始慢慢吃起了樱桃。

没太注意樱桃的花是白色,或者说花开了也不知道那就是樱桃。在我的老家啊,李花,梨花,还有苹果花都是白的。恍恍惚惚花开,恍恍惚惚吃果果。

早上,肖婆婆下来,我们在gaiyang上吃饭。她说樱桃熟了哟,刚发现的。手展开,一颗颗红红的全是。我拈起一颗尝尝,不好意思地笑笑。

肖婆婆家什么果果我没吃过呀,李子,枇杷,猕猴桃。

然后我带着杨艳灵去摘樱桃,拿了一个蓝色的塑料袋。我爬到树上边摘边吃,杨艳灵在树下巴巴地看。她不会说话啊,口里吐出一堆外星文。我给她扔下去,她就只捡我扔下去的那颗。如果一下子扔了好多,她又不知道哪颗才是了。

一口一个直接吞,后来发现她拉地全是耔。

翻相册时又看到了杨艳灵和肖婆婆的合照,在外爷去世的那一年我们回了趟老房子然后我给她们拍的。这和肖婆婆已经大概四五年没有见到了。爸爸说,村里仅有的人都老了,只有肖婆婆一点都没变。

可是时光怎会善罢甘休呢。

之后我们就又匆匆别过了。

想起小的时候她给我们送核桃送饺子送板栗送橘子下来,想起她骂我说我不懂事。我婆婆去世的早,我没能见过她,如果她还活着,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2016.4.15 成都新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