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旅游 刘新其:翻越措美峰

刘新其:翻越措美峰

翻越措美峰

刘新其

Part.01

卓 尼

我愤然夺门而出,原由是妻子不让我吃鱼,她明明知道我是喜欢吃鱼的,她明明是知道的。

独自在卓尼的大街上游荡,觅着店面的名字而行。夜已深沉,饭馆陆续在打烊,沿着穿城而过的小河边拾级而上,向我们住宿的小旅馆走去。街边一家“兰州拉面”牌子还亮着灯火,在这个藏、回、汉混杂的卓尼小城,这样的小店令人亲切而又有温馨。要了一碗大片牛肉面,店铺是一对年轻的X夫妇经营的,一个鼻涕浪淌的小男孩在饭堂里不停地穿梭跑动,不时停下用他大而深邃的眼睛歪着头看我,想必是这夫妇的儿子,对我产生了好奇。挑起清汤寡水的面条吃了几口,把牛肉吃完便没了食欲,推碗付钱出了门,跨过哗啦有声的小桥来到对岸旅馆的前厅里,坐在沙发上悻悻地翻看手机。三伏的卓尼已升起凉意,冷得使人打寒噤。出发前西安的溽热,错过带棉衣的打算。

正平复着心情,拓拓(外甥)在大厅的落地窗前给我做鬼脸,妻子则黑脸侧目,心绪也随之一沉,大家一路无话回到房间,沉闷的气氛令人窒息,我也因生气血压升高,妻子只顾生着气采取冷暴力。拓拓陪我去街上买药,在药店讨了热水服了药。我们顺着小河边散步。我说:“不是我非要吃那个鱼,而是她的态度和方式,对我是极大的侮辱,是对我尊严的践踏。”拓拓说:“这地方不产鱼,要吃鱼得去有江河湖海的地方,这里是草原,他们这里的鱼也是从外地运来的。”默然,为我的任性有了自责,焦躁也消失近半。

回到房间,四目相碰婉然一笑,夫妻没有隔夜仇,一切释然。

卓尼/作者供图

在迷蒙的曙色中醒来,屹立在旅馆窗前可以看到藏家院落中的幡旗在晨风中翻卷,木雕花纹的门窗X着木质的本色,房脊的两端高耸着造型简洁的鸱吻,赭红色的门扃上金色的门钹闪着冷光。远山被晨光染成橘红色,显得庄严神圣。

喊大家起床,出门旅行必须早起,路途遥遥,一耽误就会错过时间和景致。

妻子下楼退房。拓拓和桃子(外甥媳妇)及鸣鸣(儿子)慵懒地斜靠在大厅宽大的皮沙发上玩手机,我在和前台姑娘打听去扎尕那的路线,旁边一位藏族大哥热情地说,有一条最近的路线,可以穿越措美峰,到达扎尕那,他给我画了行进的线路图,问了车况,我说,双驱1.8T,他说,完全可以的,大叔暗红的脸膛有着深深的笃定。这条路线是甘南景色最美的线路没有之一。是常人无法抵达的,他说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美景和对未知领域的探索欲。

告别大叔来到街上,街上行人行色匆匆。夜色中的卓尼和平日里有迥然不同的形态,凉意逼人,我们裹紧衣服向越野车走去,迎着X和山谷腾起的薄雾出发了。

Part.02

X小镇

出城车辆爬上层层叠叠的山峁,金黄的青稞映在金色的阳光里,初升的太阳像剥了蛋清的热蛋黄蒸腾着丝丝热气。一道道赤黄、焦黄、杏黄、霭黄、橙黄、鸡蛋黄、墨绿、翠绿、油绿、草绿、淡绿、橄榄绿……织成五彩卓尼的霞缎。俯瞰谷底深处的卓尼城一身苔藓,静谧安然。

卓尼/作者供图

顺着盘山路上蜿蜒而上,进入一座X居住的小镇,男人戴着白色小帽,蓄着山羊胡子,他们眼神深邃而犀利逼人,上了年纪女人带着黑头巾,年少的则头披粉色珍珠吊坠头巾,妙曼婀娜。出门吃饭有个基本的好方法,就是哪里人多吃哪家,当地人公认好吃的我们也是认同的。

来到一家土坯墙做就的包子店,逼仄的空间里挤得满满当当。包子是烤的,不同于X的蒸包子,馅有羊肉和蔬菜两种,直接贴在烧红的土质炉壁上,直到把包子烘焙成金黄色,用铁钩子捅下来。在这家店里进餐需要排队,对于美食人们是有足够耐心的。吃罢,讨要热水喝,老板的女儿二十多岁,身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她用热水瓶给我倒上当地特有的茶,一种用苹果皮、梨子皮和茶叶一起熬制的水果茶。口感温润细腻,芳香旖旎。

老板的女儿就读于郑州的一所大学,她没有戴头巾,上身是浅蓝色碎花雪纺衫,X穿着灰色水洗布牛仔裤,一双X的AJ,手机在后裤兜里露出半截。传统的X女人结婚前是要把脸蒙起来,结婚后不用遮脸蒙头就可以了。X传统文化在汉文化影响下,有些风俗习惯慢慢退化,两个X相互交融相互影响并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习俗。我们临出发前老板给我们的杯子灌了满满一大杯水果茶,切身感受到X文明在这片热土的勃勃生机。

乡村道路两侧农作物繁杂多样,小丘上层层叠叠种植着烟叶、蚕豆、土豆,青稞……间或散落着木质的星月木架在山川沟壑中延绵不断,朝着麦加的方向,朝拜先祖X给予的神圣力量,佑佐着普天下的X兄弟姐妹们。X信徒埋葬后没有墓冢,只有一个个木制或石质的“星月”标杆在清晨的光芒中熠熠生辉,“星月”原指上弦月,俗称月牙。天文学上称为“朔”,指月球运行通过太阳和地球之间时的月相。其象征含义是上升、新生、幸福、吉祥、初始光亮、新的时光,星月即新月象征X教开创了人类文明的新时光。

在X教中,新月代表一种新生力量,从新月到月圆,标志着X教摧枯拉朽、战胜黑暗、功行圆满。

各类庄稼/作者供图

各类庄稼从车窗看去,成片成片地掠过,一幕一幕,连接成一部流动的绿X,不断有各种层次的绿色撞进我的眼睛里,从没有见过这么多这么X的绿色。对于植物的好奇探索是我无尽的领域,一度为了搞清是什么物种而频频停车进入田地,扒土刨根揪叶撸种必研究出结果才肯继续前行。

Part.03

玛悟觉寺

进入山谷后村庄消失了,山丘X高大起来。墨绿的青稞漫山遍野,风吹过稞浪起伏摇曳沙沙作响,空气中有稞花败落和红色土壤散发出的混合气味,失真恍惚。下车攫了几个稞头试图在掌心揉搓出仁,如钢针的芒刺扎的生疼而作罢,抠出几粒正上浆的稞仁,入嘴即有香甜的口感X。起伏平坦的柏油路偶有车辆驰过,间隙中盘腿坐在双黄线上顽皮嘟嘴留照,咔嚓声中原野从头顶呼啸而过。

拍照留念/作者供图

前行的路途,阴云笼罩山雨欲来的风在肆虐,雨水开始濛濛织成细网连接于天地之间,沙石路面年久失修连环坑大坑套小坑的汪着浑浊的泥水,雨水激起点点涟漪,空气中弥漫着树叶腐烂的气息。车辆颠簸起伏左右晃动带动肉晃。桃子肚子里有刚着床三个月的宝宝,不无担心下让她举伞站在天窗上,以减少对胎儿的伤害。期间两辆沪牌的四驱车悬挂上下剧烈跳动着飞溅着泥浆急驰而过,转眼就消失在茫茫的雨雾中。乌云低沉快速翻滚向前,泥水漫路流淌溢出,嶙峋的山体陡峭云雾弥漫,氤氲着松林山柏静默低垂接受大自然的洗礼,孤单的越野车X两道雪白的光芒犁开昏暗天际,像一艘古老的帆船航行在浩瀚苍茫的大海上。气温骤降冷的牙齿发出哒哒的碰击声,为了足够的动力输出,空调也不能启用。

大坑套小坑的山路/作者供图

雨水渐小,道路两边有了零落的藏家村寨,黑幽的木板楼,路边耸立着圆木搭建着晾晒青稞的木架,被雨水冲刷的乌黑发亮,山谷里飘着一股似哈达样的白色流云,凝固在半山的松林之间。路上有了X的身影,男人着黑色藏袍,边缘用几何图形的彩布装饰,一只袖管垂落,他们身体魁健面膛黧黑,青年女人着暗红藏袍手牵着孩童,老年女人手摇转经筒,佝偻着身子步履蹒跚,她们头上辫着浓密毛糙缺乏光泽的小辫,她们相跟着在泥泞破败的路途上前行,经过他们时给予注目礼,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

对向有当地牌照的车辆驰过,山谷变得宽大起来,薄云中有了淡淡阳光透出,天空整个明亮了。

路上的X/作者供图

一辆警车横在路中央,背景是宏大辉煌的玛悟觉寺。玛悟觉寺位于措美县东北侧的玛悟觉山腰上,海拔4500米,于公元12世纪中叶,由藏传佛教宁玛派伏藏大师娘·尼玛维色(又称阿达·娘尼玛维色 )始建,阿达·娘尼玛维色在藏传佛教后宏期被尊称为“上下伏藏二师”之一 。时至娘·尼玛维色之心传弟子吐色·卓瓦衮之时,寺庙香火兴旺,规模扩大,进入鼎盛时期。五世XX执政后,该寺被指定为噶丹颇章地方X直属寺庙,封给众多封地,可直接听命于布达拉宫。

玛悟觉寺至今已有1000余年的历史。藏传佛教后宏期被誉为藏南朝圣古道第一刹。该寺传承藏传佛教宁玛派,寺庙主供密宗事部三怙主,即:佛部文殊菩萨、金刚部金刚手和莲花部观世音。

“藏南朝圣古道”历史悠久,玛悟觉寺恰为“藏南朝圣古道”第一关,据传“藏南朝圣古道若未经玛悟觉寺,就仿佛掉了衣领的藏獒”。可见,该寺在藏南朝圣古道上所占的位置之高。藏南朝圣古道沿途的“幽、奇、惊、险、奥、深”的文化内涵,自古以来,系信教者一生中梦寐以求且必经的朝圣古道之一。

玛悟觉寺/作者供图

一行人下车询问情况,X告知山上正下大雨,有泥石流和塌方路段。由于山上没有手机信号,一旦有事故发生后果不堪设想,目前封山车辆不许通行。

沿途过来的X聚集在玛悟觉寺门外的转经道上,他们排成长队每人走过一个转经筒用力转一下,转经筒上有美丽的藏传佛教故事图案,吱咯作响中我们也加入其中转经转佛塔,在肃穆中跟随他们,转经筒念佛经净化心灵祛除杂念,藏传佛教的内涵是回归简单生活中的真、善、美。他们对佛祖的虔诚用一步一叩首的步伐丈量着他们的信仰。

开车回去又要四、五个小时,想想回去就天黑了,一天算是白跑了,大家心情沮丧。正悻悻地往归途摇晃,一车人无话。倏然后边过来两辆川牌的骑行侠,我赶忙喊道:“帅哥,你们从山上下来的吗?”小伙子停下车,本田机车喘息着呈现着巨大的动力,小伙子说:“嗯!”妻子急问:“山上雨大不大?有没有泥石流?我们这样车子可以通过吗?”她一古脑丢出一大堆的问题,小伙子抿嘴一笑说,可以的,下的小雨,车辆可以过问题不大,也不算很X,我们摩托车都可以过的,你们完全没有问题。他的一席话让一车人心绪重新点燃了,吃了定心丸似得的,看着他们轰鸣着绝尘离去,我们掉转车头向山上开去。

Part.04

翻越措美峰

绕过哨卡,车辆缓慢晃悠着拐上一条泥泞的山林小路。玛悟觉寺被雨水酱上一层光亮,袅娜的香火伴随着X沉闷的诵经声以及碰玲声被车风刷新飘远。车辆开始进入盘山路,黑云和白云相互交织像没有搅匀的鸡蛋,鸦青色的X山愈发肃穆寂静,两边的森林已经变成了没有任何缝隙与光亮的黑森林,阴森蓊郁,森林和崎岖的山路完全已缠绕成一体,除了雨声挂在耳边,愈发清脆。山路两侧的X的树木像巨大的手臂用各种姿态怀抱、直立、歪斜狰狞着举向天空,它们随着自己的性格向着阳光的方向挺进,诠释着植物链中“我为光死”的效应。

山顶/作者供图

随着海拔的升高流云包裹的山峦氤氲着山谷。车子停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地上生长着细如野葱的棒状野草,一丛丛,一簇簇,长长的身子湿哒哒的东倒西歪,一些不知名的各色野花星星点点,缀成一座盛大的“空中花园”。广袤的悬空感让人有了飘飘的醉意,一览众山小的流云间山峰连绵不断,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这山和云抬起来了。除了沙沙的雨声……确切地说是云层里的小水珠,周围阒寂无声,好像整个世界一动不动只有我们的存在了。下雨的山和晴天的景色有着截然不同的美,遇到即是机缘所赐。一番拍照后,整理行装再次出发。

进入山顶的路途泥泞不堪,海拔也近5000米。浓密的云雾弥漫包裹着整个峰顶,雨水顺着混合砾石的路面形成了溪流,浑浊的雨水带着X的腥气X有声的向山X淌。越野车开着雪亮的大灯能见度也只有两三米,车子在山路上缓慢往前挪动。左边是万丈深渊,右边是垂直松散的山体,不时有落石隆隆落下,不断有塌方出现,车辆勉强可以从旁边经过,雨水开始变得庞大X,雨刷开至顶级,疯狂的X着前挡上的雨水。越野车在上下起伏的山路前行,经过低洼坑处溅起的泥浆使引擎的丝丝热气给云雾注入新的力量,山顶是砾石结构没有任何植被的存在,温度已接近零度,一车人冻得牙齿咯噔咯噔的打着寒噤,所有美好被一X跟随车辆疯狂跳跃的鹰鹫而揪起来,它们扑扇着巨大的翅膀伸着X的脖子,勾隼向前,阴鸷的眼睛闪着凶光等待罹难的发生。山顶的路途是一场奔赴未知世界的云层,为了赶紧走出去囧境而加快了速度,车辆开始剧烈颠簸,在经过一个大水坑时竟然熄火了,在泥水中动用半坡起步的技能,启动踩离合拉手刹缓慢松离合加油松手刹起步,车辆启动了,躲避着路上大石块和断断续续的塌方前行,感觉行进在云端天迹。

泥泞不堪/作者供图

正在逶迤崎岖的山路固壅,一辆奥迪越野车挡住了去路,车上没有人右轱辘歪斜着,看样子车轴被颠断了,我们小心缓慢的沿悬崖边上经过,压的路边泥石簌簌滚入山谷。转过一个带着斜向悬崖的路段后轮微微侧滑,加大动力凭着老天给予的力量和好运气顺利通过了。

开始下山云雾也少了,视线逐渐清晰起来。路上泥水依然汹涌着往下冲击,不过心里逐渐松弛起来。

车子在半山腰停了下来,前面遇到路面塌方,一半的路面很大角度向崖边倾斜着,几道黑蛇一样裂缝爬在上边,显然基层已经松软,拓拓下车在前方目测指挥,车辆一侧几乎贴着山体,另一侧轻微搭在塌方的斜边上前轮经过时后轮是悬空的,后轮经过时前轮是悬空的,在拓拓小心指挥下车子一寸一寸蹭了过去。过了这个路段没了云雾雨水也停了,只有崖里的河流翻腾着黄色的洪流发出隆隆声响。车辆快速的下山,在一块平坦的空地上停下休整,我的腿被这手动档车搞得已经瑟瑟发抖,除了疲惫更多的是惊悚,拓拓说:“姨夫,咱车是1.8不带T啊!”啊!?我缓慢转过头看着他,他耸耸肩摊开双臂。看着桃子的背影内心充满了后怕与自责,这时草地里一只肥硕的旱獭站立着身子朝这边张望,一片片刺蓟紫色的花朵开得正X。

Part.05

扎尕那

回首措美峰,依然被乌云笼罩,它像一个巨大的磁场用大自然的吸引力,把云层紧紧的缠绕在身边,像个庞大饱满的线穗与山峰纠缠不清。

回首措美峰/作者供图

车子沿路飞驰在平缓的沙石路上,也不知道要开向哪里,脑海里翻江倒海的不能平复,一车人昏昏欲睡,只有轮胎碾压石头发出硌嘣嘣的声音。在一个山谷边出现了X的木质房屋和人X。云朵麇集中绽开了一道裂缝X丝丝光芒,裂缝的边缘镶嵌上豁豁牙牙的金边,阳光照亮了对面一座金黄的山峰,金黄来自那漫山熟透的青稞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从心底迅急打捞出一艘沉船——“扎尕那”,无知觉中竟然闯入了它的怀抱,它正用温暖的体温感动着我们。

经历了狂风骤雨的洗礼后,跌进了温柔乡。我们竟然从扎尕那的后山爬了过来。藏族大叔的话又盈回耳畔,“这是通往扎尕那最近的路途,美丽而充满着惊险”。滂沱大雨给我们的旅途添补了重重一笔。

三年以后,桃子的儿子“年儿”已经满院乱跑,他可曾想在妈妈肚子里经历了一场怎样的旅行。这种体验一直不敢写进文字,有着深深的敬畏与后怕。

多年后,整理成文亦作留念。

扎尕那/作者供图

作者简介

刘新其,西安阎良区作协会员,中航工业西飞职工。祖籍山东淄博。喜欢在文字的世界畅游,用文字记录生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