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娱乐 《甄嬛传》:果郡王是否知道双生子是自己的血肉?

《甄嬛传》:果郡王是否知道双生子是自己的血肉?

在电视剧《甄嬛传》中,作为绝对大女主的甄嬛,她这一生中,先后和三个男人有过牵连纠葛。

第一个是青梅竹马的温太医,第二个是当今天子雍正皇帝,第三个是天子的弟弟,果郡王。

在看电视剧的时候,相信很多人都会为甄嬛与果郡王的爱情动容,果郡王深深爱了甄嬛一辈子,到最后,他心甘情愿地接受了甄嬛给他递来的一杯毒酒。

其实,以当时甄嬛的能力,再加上果郡王的头脑,两人未必没有机会逃出生天,但是果郡王却选择了服毒自尽,死在甄嬛怀中。

甄嬛与温太医、皇帝、果郡王不得不说的故事

最先走入甄嬛生命中的男人,他不是别人,正是太医院的温太医。

温太医倾慕甄嬛,甚至曾经向甄嬛父亲求娶甄嬛,但甄嬛向来是个很有主见的性子,她不像其他人一样,以嫁一个合适的男子为终身目标,甄嬛的愿望,是希望自己能求得一份白首与共的感情。

甄嬛拒绝了温太医的求婚,就代表她必须进宫参加选秀,甄嬛在进宫前夕上香祈福,希望自己落选。

奈何甄嬛生了一张与已故的纯元皇后极为相似的相貌,凭着这张脸,她就是想独善其身,也办不到。

后宫从来与尔虞我诈,阴谋诡计挂钩,甄嬛不愿意承宠,也不愿意侍奉皇帝,为此,她不惜让太医温实初给她调配了几服药,从此一直称病避世。

可是,宫里的荣宠和争斗,并不是甄嬛想要避开就能轻易避开,倚梅园那夜,甄嬛跪在雪地里向天祈福,不料却遇见了因为思念纯元皇后从而来到倚梅园的皇帝等人,当时,除了太监苏培盛跟在皇帝身边外,还有皇帝的亲弟弟,果郡王。

皇帝正望着凌寒霜梅独自伤神,冷不防听见甄嬛念着诗句的声音,他当即喊了一声“谁?”

甄嬛受到了惊吓,她不想被皇帝发现,于是佯装自己是倚梅园的宫女,因为鞋袜湿了的缘故,不好面圣。

皇帝没说什么,但是果郡王却觉得这女子不像宫女,一来是因为她念了一首“逆风如解意”的诗,二来是她的小像掉落在地上。

不知道出于什么理由,果郡王没有把他捡到小像的事情告诉给皇帝,皇帝却因为倚梅园偶遇这件事情,让苏培盛去找人。

一个名叫余莺儿的宫女冒名顶替,当果郡王见到余莺儿的第一面,他就知道,这个人肯定不是自己和皇帝在倚梅园偶遇的宫女,不说她有没有文化,她和果郡王捡到的小像,长得完全不一样。

在这个时候,果郡X没有真正地见到甄嬛,但是在他心里,甄嬛的小像,已经给他留下了特别的印象。

在深宫的日子乏善可陈,直到甄嬛和皇帝在御花园中偶遇。

因为闲着无事,甄嬛携着流朱来御花园散心,她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看到秋千,就兴冲冲地要流朱推着她玩,可甄嬛没有想到,皇帝却在这个时候听着女孩子娇娇悄悄的笑声过来了。

当他看见在秋千上笑靥如花的甄嬛,皇帝的内心宛如惊涛骇浪,他想起殿选那一日,他一眼就看清了甄嬛的脸,因为她实在很像纯元。

如今再遇甄嬛,难免让他回忆起当年还在王府的日子,纯元也是这般天真浪漫,让他推着秋千玩。

可是当甄嬛发现推她的人是个男子后,她立马收了笑容,诚惶诚恐地跪下,但是此刻的甄嬛并不知道眼前的人正是皇帝,而皇帝,也不愿意自己的身份吓到她,于是皇帝编了一个借口,他说自己是果郡王。

甄嬛虽然疑惑,却不敢明说,在她听来的风言风语中,果郡王年轻有为,英俊帅气,和眼前城府极深的男人不一样。

但碍于身份,她终究没有把自己的疑惑问出口,而皇帝也没有向她解释,就这样,借着果郡王的身份,皇帝开始和甄嬛往来,直到身份被揭穿。

得知皇帝的真实身份后,甄嬛获得了皇帝的宠爱,可是这个时候的她绝对不知道,当时皇帝借用的果郡王名字,会让她日后的命运,与另一个男人纠葛在一起。

甄嬛与果郡王的开始

成为皇帝的宠妃后,甄嬛有了和真正果郡王见面的机会,然而这一次,甄嬛没有像她与皇帝初见面时,被皇帝的谎言所骗过,反而是见果郡王的第一面,就知道他的身份。

果郡王是个无心权力的闲散王爷,他喝得半醉,和甄嬛开了几句玩笑话,对于甄嬛来说,果郡王的行为有些冒犯,所以在她的第一印象中,果郡王是“不及格”的。

但是,当甄嬛在宫宴上被别人为难跳一曲惊鸿舞时,是果郡王吹着长相思,帮甄嬛伴奏。

甄嬛才情好,果郡王好风雅,若甄嬛不是皇帝的妃子,想来会和果郡王有一段缘分。

皇帝宠爱甄嬛,甄嬛很快有了身孕,但是在皇后和华妃的设计下,她骤然小产,这个时候,皇帝远在皇宫外面为国祈福,而早对果郡X心暗许的浣碧,不管不顾地去寻求果郡王的帮忙。

这是果郡王第一次搭救甄嬛,在那之后,因为华妃的陷害,眉庄被禁足,甄嬛去探望眉庄时差点儿被官兵抓到,为了躲避官兵,甄嬛只好躲在一艘小船里,没想到,小船里正坐着果郡王。

按照古代的规矩,妃子是不能与外男共处一室,但是果郡王却没有暴露甄嬛的身份,反而和她闲谈起来。

两人说着说着,果郡王随身携带的荷包忽然掉了出来,正当甄嬛捡起来准备还给他时,却意外发现了自己的小像。

一个男子贴身携带自己小像意味着什么,甄嬛不是蠢笨的人,但她是皇帝的妃子,果郡王是皇帝的弟弟,两个人是不会有未来,更不会有结果。

这份情意,只要甄嬛不点破,果郡王也永远不会说出来,不会让甄嬛为难。

甄嬛的生辰很快来了,为了讨甄嬛开心,皇帝把这件事情交给擅长风花雪月的果郡王去办,果郡王果然不辜负皇帝的交代,他让荷花在四月份盛开,还给甄嬛放了满天的风筝,其中用心,可见一斑。

在那个时候,果郡王远离热闹,他只要远远看一眼甄嬛,看见她露出幸福开心的笑容,他便满足了。

生辰过后,甄嬛的荣宠更是扶摇直上,与此同时,针对她的陷害也越来越多。

在皇后设计的“吉服事件”后,甄嬛彻底失去了皇帝的欢心,与此同时,她也得知了这么多年的情与爱,竟然都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已故的纯元皇后。

心高气傲的甄嬛,怎么可能甘愿为人替身,她在虚弱之中诞下胧月后,坚决出宫。

而甄嬛出宫的决定,也让她的果郡王的命运,联系到了一起。

甄嬛在甘露寺饱受欺负,若不是果郡王一直在暗处帮助她,恐怕甄嬛早就被害死了。

当甄嬛不再是妃子,也不再是嫂子,果郡王对甄嬛的爱慕,再也没有掩饰,可甄嬛失心失意,只愿下半生青灯古佛,不愿招惹是非,但是果郡王用一颗X的心,打动了甄嬛。

果郡王知道甄嬛夜不安寐,为了让她好好睡一觉,他在暴雨天给甄嬛吹笛子,而甄嬛顾不上自己身体,冲到雨中拥抱了他,至此,两人定情,果郡王终于得偿所愿。

为了未来,他们甚至想过以“假死”的方式,让甄嬛彻底摆脱废妃的身份,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果郡王因为被别人陷害,差点身死。

这个时候,温实初却给甄嬛带来了“果郡王身亡”的消息,甄嬛如遭雷击,不堪打击,差点昏死过去,奈X这个节骨眼上,甄嬛有了果郡王的孩子。

为了给腹中孩子一个远大前程,甄嬛决意回宫为果郡王报仇,可是命运就是如此的造化弄人,果郡王九死一生回到甄嬛身边,却被告知甄嬛准备回宫的消息。

更为讽刺的是,皇帝竟然安排自己最信任的果郡王,亲自去迎接甄嬛。

果郡王看着自己的妻子,她浓妆华服,神情冷淡,他不明白自己只是离开了一会儿,为什么就失去挚爱。

而甄嬛,也没有机会,更没有立场,对果郡王说,我是因为我们的孩儿,才决定回宫。

当果郡王看着甄嬛以熹妃的身份浩荡回宫,他的心里,一定比死了还难受。

回宫后,甄嬛如履薄冰,好在双生子的降生,成为了甄嬛的保命符,不过,因为双生子的月份不对,甄嬛在后续的滴血认亲中,差点被皇后扳倒一局。

回宫后的甄嬛,与果郡王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在宫宴上,浣碧设计让果郡王掉出了他一直贴身珍藏的小像,当甄嬛看见那张小像时,她的心不受控制地砰砰直跳。

喝醉酒的果郡王直勾勾地看着小像,此时此刻的他一定和甄嬛一样,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凌云峰那段相依为命的日子,他们互诉衷肠,互倾爱意,甄嬛是他的妻子,是他一生一世的爱人。

面对皇帝的问话,果郡王直言不讳,那张小像,是他的爱人。

甄嬛眼眶微红,可她却不敢失态,若是她被别人抓到了把柄,别说果郡王,就是自己全族,都免不了一场死罪。

浣碧为了自己的私心,承认了小像是自己,皇帝乐呵呵地要给两个人指婚,可果郡王脸上没有半分的笑意,甚至还有一丝丝的绝望。

眼看着自己的丈夫要迎娶自己的妹妹,甄嬛内心的苦楚,可想而知。

沛国公的孟静娴和浣碧一起嫁给了果郡王,但果郡王只让她们两人当自己的侧妃,他的正妃,他已经留给了再也没有可能的甄嬛。

孟静娴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在王府生活的日子里,她逐渐察觉到果郡王并不爱浣碧,爱的另有其人,于是她大着胆子,模仿了甄嬛,这才怀上果郡王的孩子。

尽管和孟静娴有了自己的孩子,果郡X是没有放下甄嬛,在甄嬛被皇帝疑心与准格尔有私情的时候,果郡王居然集结了自己的部下,要冲出去救甄嬛。

虽然果郡王有情有义,可他不知道,这是皇帝故意设下的一个局,皇帝已经开始怀疑果郡王和甄嬛的关系。

如此聪慧隐忍的果郡王不可能不知道皇帝的疑心,但是从凌云峰接回甄嬛后的果郡王,他早已对世俗没有了任何的热爱,他不在乎自己是生是死,他只在乎甄嬛。

果郡王服毒自尽

在十分惊险的滴血验亲后,甄嬛原本以为有关双生子的流言可以慢慢平息,可是果郡王为了她领兵出关,却加剧了皇帝对二人关系的疑心。

为了避嫌,也是为了保护甄嬛,向来不问朝政的果郡王自愿领兵驻守边关,无召不得回京。

但是,在果郡王给浣碧寄回来的每一封家书上面,都写下了千钧之重的“熹贵妃安”,而这些书信,都被皇帝安排的“血滴子”给查获了。

果郡王和甄嬛的私相授受,让皇帝想起了隆科多对乌雅太后的举动,他心中愤怒,想要杀之泄愤,但是此时此刻的皇帝,早已抛却了纯元的影子,他是真真正正地爱上了甄嬛。

可惜,这份帝王真心,实在是来的太慢也太迟,皇帝不知道,此甄嬛非彼甄嬛,他曾经最喜爱的莞莞,每日与他亲近,都只觉得恶心。

三年到期,果郡王返回京城,他知道,这一次回到京城,就是最后一次了,皇帝已经疑心他和甄嬛,甚至疑心甄嬛的孩子,果郡王不可能不保护甄嬛。

皇帝让甄嬛代替自己宴请果郡王,甄嬛面色苍白,魂不守舍,她借口要去更衣,实则是想找当初温实初拿当初的假死药,她知道皇帝终于要对果郡王下手了,她必须想办法保全果郡王。

可是皇帝何其聪明,他没有给甄嬛这个机会,甄嬛也毫无办法,当她来到安静少人的桐花台后,果郡王已经在等着了。

伺候的小太监给甄嬛端来了一壶酒,他说:“这是皇帝御赐的好酒。”

听到这里,甄嬛便已明白过来,皇帝是想要一杯毒酒,亲手了结果郡王的性命。

甄嬛与果郡王聊起曾经和过往,他们谈论到一种夕颜的花,在很多年前,正是果郡王教甄嬛辨别了夕颜,在很多年后,盛开夕颜的桐花台,成为了果郡王的葬身之地。

夕颜此花,正如果郡王和甄嬛的爱情,只开一夜,没有未来。

甄嬛听果郡王说完一番有关夕颜的话题,她深知果郡王依旧和过去一样,对她的情意从没有改变过,正是因为果郡王的衷肠,甄嬛决定替果郡王赴死。

她给果郡王斟酒,说两人还没有饮过合卺酒,想要借此机会,圆了先前在凌云峰仓促成婚的遗憾。

这个时候,果郡王却忽然对甄嬛提出一个古怪的要求,他让甄嬛去把窗子合上。

借着这个机会,果郡王调换了两个人的酒杯,将下了毒的酒盏,换到了自己跟前。

甄嬛虽然聪明,但她毕竟不是从小在宫里长大的人,不知道宫里有一种酒壶,叫做“阴阳壶”,只要轻轻拨动机关,壶嘴里流出来的酒,就会变成有毒的那一边。

甄嬛并不知道果郡王已经换了酒,她以为自己快要死去,想要在最后时刻,再看一眼果郡王,并且将埋藏于心的秘密说出来。

可是当果郡王抱住甄嬛时,一丝鲜血,缓慢从他唇角流了下来。

甄嬛依偎在果郡王怀中,就像很多年前,他们在凌云峰一样,她对果郡王说起自己的两个孩子,甄嬛告诉果郡王,弘曕和灵犀生得一点也不像,一个性子安静沉稳,一个活泼爱闹,虽然调皮,但是很聪明。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甄嬛以为自己马上要死去,在这个当口,她不能直白地告诉果郡王有关双生子的秘密,只能隐晦地提起,果郡王是何其聪明的一个人,他一定能够明白甄嬛的言下之意。

可是当果郡王在她面前吐血时,甄嬛才恍然大悟,原来果郡王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已经把毒酒换到自己眼前了。

果郡王对甄嬛说:“嬛儿,我不舍得让你为难,我也不能再保护你了......”

甄嬛心痛不已,她想替果郡王去死,可她忘记了皇帝有多么生气,如果甄嬛死了,甄氏满门必定不能活,所以果郡王拼上自己性命,除了要保护甄嬛,给她换一个安稳前程外,还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如果甄嬛死去,甄嬛生下的双生子肯定没有活路,在未来的日子里,每当皇帝看见双生子,就会想起甄嬛和果郡王的私情,对于一个帝王来说,他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果郡王的临终之际,他想起了自己的孩子,想起了那个从出生开始就没有喊过他一声阿玛的弘曕。

果郡王说:“弘曕和你生得很像。”

这句话足以表明,果郡王是知道双生子是自己的血肉,他之所以心甘情愿地服下毒酒,是知道只有甄嬛活着,双生子才能有一条出路,如果今夜死的人是甄嬛,那么皇帝肯定会对双生子赶尽杀绝。

其实,早在果郡王去凌云峰接甄嬛回宫时,甄嬛就对果郡王说:“嬛儿祝王爷,儿孙满堂。”

要知道,彼时的果郡X没有娶亲,也没有孩子,怎么可能会儿孙满堂?所以,甄嬛这句话是在暗示他,自己腹中已经有了果郡王的骨肉。

虽然孟静娴也为果郡王生了一个儿子,可是对于果郡王来说,只有甄嬛,才是他的妻子,所以他甘愿服毒,用自己的性命,保护他的血脉,他的儿子弘曕。

果郡王爱了甄嬛一辈子,而甄嬛,也回忆了他一辈子。

甄嬛与果郡王之间的爱情,只能空叹一句: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