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美文 “逼捐”是这个时代的大恶之一

“逼捐”是这个时代的大恶之一

20X09月14日

日记无法天天写,因为一天天重复的是相同的生活。我曾经说过:心满意足地重复相同的生活也是一种英雄主义。这句话多少有点自欺欺人,因为别无选择。蓦然回想起高中时候语文老师在我的日记本上写的一句话:你把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记录了下来,真是太可爱了。那时候的可爱确实本心:一个人刚刚打开了看世界的眼睛,于是看到什么都是新鲜的。而此刻,我在电脑的文档上写着这些话,确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了。

想起郁达夫爱打麻将,编辑部找他要稿子的时候,他在麻将桌边一会儿就把稿子写出来,如有神助。总不过是心底有沟壑万千,流不尽的江湖大海。而他沉溺于麻将,不过是用最世俗的方法来抵挡万千沟壑间的阴影和雾霭。“高处不胜寒”,看透生活的人越来越无聊和无趣,于是日子如淤泥一样横摊在人的面前,怎么践踏都不过如此。想起这些天网络上对我的各种攻击,那些手握“道德”方剑的家伙才是真正可怜又可笑的人。

总是拿“道德”说事的人,无形中已经成为了道德最底层的淤泥,他们需要这些东西来为自己塑一个泥身,好让同类的人看到了,约着一起去打麻将,最好是两男两女,打麻将的时候把脚伸到对面的X上去。反正呢,也没有人指望这些伪君子能够活出个人样,纵观中国历史,起起伏伏里,人的道德伦理也起起伏伏,它就不会像一棵树一样一直往上长的。人最大的伪善是用“道德”约束别人,而自己仿佛就是一个道德发明家。

说中国历史最好的时候是晋魏。当然春秋战国时候也是不错的:两国打仗的时候先礼后兵,不会在你X的时候偷偷X地一颗X把你X炸开花,遇到敌方的大人物还要下车行礼。这些看起来有一点虚伪,但是人们才是真正地把“人”和“礼”放到了最前面,打仗是打仗,但是个人之间没有仇恨,不想现在,网上说错一句话,那些X蛋就想挖了你祖坟。好吧,就算一个个像我这样违背世俗公序的人的祖坟都被扒光了,社会也没有好一点。

这个时期最大的恶之一,我觉得就是“逼捐”。那些大明星遭遇到逼捐的事情我就不说了,想想当年吴京的遭遇,还是感觉一口恶气堵在胸口。这几年X的,我的各个网络平台公开的私信的收到过不少这样的消息。比如最近的一个:余大师,四川X了,你有什么表示啊?看到这个信息,我非常生气,直接回怼了一句:我把X嫁到四川去!于是网络上的“道德婊”们像毒蛇一样在春天里醒过来了,对我进行围剿。

首先我们来看这个信息:余大师,四川X了,你有什么表示啊?这语气有多么轻慢,一是对我个人的轻蔑,在大灾大难面前,你怎么可以轻蔑一个活生生的人。我是什么大师,我如果会八卦算命,就算出你一家道德缺失,偷鸡摸狗,扒灰X。二是四川X,你要我表示,你是在拿X开玩笑么?那些被压在废墟里,缺胳膊断腿的人,就你两个字“表示”就可以表示的么?我自然可以表示表示的,但是你把X嫁过去不也是表示么?

大灾大难面前,最能体现一个X的凝聚力。但是在凝聚力面前,人性能不能被轻视?那些在网络上随随便便敲打出几个字就用道德绑架一个人其实就是X的一次次震。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每个人都应该力所能及地做出自己的贡献,如果你不做,就根本没有资格要求别人去做,哪怕别人的钱就是大风刮来的,使用权就到了别人手里。怎么用钱是别人的事情,用钱做什么事情能不能积德倒真不一定。

个人有小德,集体为大德。什么事情都是一点一滴汇流成河的。但是人的眼睛一闭,走路做事的时候就都又乱糟糟的了。有时候我为这个时代感到悲哀,但是哪个时代又那么好呢?比如魏晋,那是一个好时代,但是后来就陷于清谈和空想,倒是谈出了一些好东西到了现在还被我们放在嘴里嚼呢。但是它的确是好的,它没有要求谁去做什么事情,不会要求一个放浪形骸的人注意“道德”。

有人要说了:时代在进步,对人的要求也应该跟着提升!我呸!这个时代的确在进步,但是进步的是科学,是电子技术,航天技术,农业生产技术,你看人的思想有什么进步?我们还不如古人呢。有的人常常无聊地感叹:X呀!好像自己是个不染尘埃的局外人一样。那些手边的小事你倒是去做啊:孩子的教育你是怎么想的?过马路的老人你敢扶不?遇到不公平的事情你敢仗义执言不?

庄子的老婆死了,庄子击鼓而歌,是因为他悟到生死轮回里,死亡也是存在的一种形式,是静谧于万物之间的另外的方式。但是放到现在,那些人会怎么说呢:我知道死亡是一种形式,但是你击鼓而歌就是违背了公序良俗,你装也要装得悲伤一点。所以“装”成了现在“道德”里的一把尚方宝剑,有了它,就能把那些恶毒的口水抵挡回去。庄子的那个时候,不知道有没有遇到X捐款的事情,倒常常看到地主富翁开仓放粮的。

我觉得人的个性才能璀璨一个时代。 如果都整齐划一了,这个时代再怎么富裕都是死气沉沉的。但是放眼一看,那些灿烂的个性似乎都被古人玩过了: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你现在敢不,别说“天子”,一个县令来了,不用呼,你都摇着尾巴扑过去。还有竹林七贤那些事情,我是记不住了。李白“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如果X了,李白还在喝酒,会不会被围攻?

我们总是希望创造一个美好的时代,但是好像从来都没有创造出来。或者说人总是对自己所在的时代不满足,如果人人都对自己满意,这个时代就没什么问题。因为人总是对自己的时代不并没有,就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反正我对这个时代满意的时候多,对自己满意的时候少。我是一个写作者,只是把个人看到的想到的写出来,别人懂不懂根本不是问题。但是那些X一个写作者去做什么事情,就是X。

不过我被X的次数可不少了,他们X我还说我不好看,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