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科技 又一家平台撑不住了,欠款2个亿,跨境电商如何过冬?

又一家平台撑不住了,欠款2个亿,跨境电商如何过冬?

又一家跨境电商平台撑不住了。近日,有多位商家买手表示,货款遭到洋码头平台长期X支付,数额从数万至数十万不等。

创立于2010年的洋码头进行过7次融资,总金额达10.8亿元,巅峰时期,曾拥有超8万名认证买手,覆盖全球83个国家,每日可供X的商品数量超过80万件。

不过,种种迹象显示,洋码头的资金已经十分危急。

洋码头X货款达2亿,正寻求X

近日,有媒体报道,有买手称,自身账户并无违规操作,但自去年7月份开始,就无法将十多万货款从洋码头平台提现。报道称,位于上海静安区市北高新工业园的洋码头总部办公场所已经“人去楼空”,物业方贴出的告示显示,洋码头已长期X租金等费用。

对于“人去楼空”报道,9月13日,洋码头方面回应称,市北高新园区是洋码头公司总部办公所在地,作为国资下物业没有按照上海X疫情纾困政策给予洋码头6个月的租金豁免(因为洋码头公司过去给予地方缴税太高无法享受小微企业待遇)。因此当下公司先采取员工全体居家办公模式降低成本,并非所谓的“人去楼空”。

洋码头方面表示,报道中所谓的被欠款商户系洋码头在合规化经营过程中被查出的不良商户,存在“买卖账户”(人在国内X非本人的海外账户进行经营)、“售假”(经第三方检测机构判定为假)等包括一系列严重违规违法的经营行为,在整顿过程中店铺被冻结。

其实,早在8月23日,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就发表长达五千字X,首次将洋码头面临的困境“和盘托出”。

在信中,曾碧波历数了公司面临的困难,并表示业务持续下滑给公司带来了资金压力。洋码头也面临了大量买手流失,员工流失。剩余员工薪资减半在家远程办公,工作量倍增,而曾碧波本人也正处于被限制出境状态。

员工方面,洋码头规模缩减严重。目前团队仅剩下约五六十人,今年年初至今有三分之二的员工离职,而留下的员工,为了节省开支已经启动远程办公。在职的员工只能保证8000元最低收入,总监级别以上公司管理人员薪资打对折,经理级别薪资打7折。

据了解,目前洋码头每月人力成本不足100万,交易额还有数十亿元。为了节约开支,公司计划在年底退掉办公室,实施常态化远程办公。

买手(供应商)方面,目前洋码头活跃买手还有约1000个,此前活跃买手约为3000个。

值得注意的是,从去年开始,就有不少买手和用户反映,洋码头提现日常困难,一直都是无限期的拖延状态。在黑猫投诉平台,洋码头累积投诉量超过3400条,“商家不发货不退款”“买到假货客服不受理”“长时间不退款欺诈”都是近期投诉重灾区。

X息显示,洋码头注册资本580万元人民币,实缴资本580万元人民币。目前,企业面临法律X55条,涉案总金额568.34万元人民币。

据悉,8月31日,曾碧波与部分股东和买手进行了线上会议,透露洋码头X货款规模为2亿,此外还有保证金3800万,但当前状况下,公司现有资金将全部用于保障仍在经营的买手。

曾碧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的钱是用来发展业务的,不是用来擦X的”,据悉,洋码头平台5月1号之前的所有卖家平台上老订单、历史订单货款结算,目前已被暂停。曾碧波称,正在经营的卖家能给洋码头带来利润,可以找到资方去注资。

在X中,曾碧波称,洋码头资金结算已经全部境外结算,安全已经有了足够保障。而对于历史遗留债务,洋码头公司不会赖账,个人也不会随意跑路,“哪怕是开直播卖货我也会想着把这个债还掉的”。

在X发布之后,曾碧波明确表示不会放弃洋码头。“平台在、用户在、流量在,这也是我们不想放弃的重要因素。”

不过最新的变化是,洋码头正在寻求X。据悉,曾碧波当下正在找资方并购,把洋码头进行X,看看有没有资方可以清偿债款。

为何撑不下去了?业务受阻订单下滑

洋码头撑不下去的首要原因是,业务发展受阻,订单下滑。

X内容显示,受不可控因素影响,用户等待时间拉长而导致订单下滑以及取消;为了留住买手资源,洋码头用公司自身经营资金来确保买手订单资金得到及时结算和回款,但这进一步恶化了其现金流状况,也引发了诸多外部供应商债权X和银行抽贷的的X反应,甚至还有债权方通过国内法院进行冻结银行资金进行保全。

“法院对洋码头银行资金冻结保全,并非意味着破产,公司还在正常经营”。曾碧波表示。

此外,洋码头内部的平台合规改造也面临了重大的挑战。在去年X红筹(海外)架构后,为了符合国内资本市场对于跨境业务的资金、税务等多方面的合规要求,洋码头对于违规行为主动进行了调整和整顿。5月1号,洋码头将平台的资金结算系统重新改造和切割,全部委托给有资质的支付机构,以及全部在境外结算。

“由于这一连续的合规改造,平台历史老订单的资金结算无法得到及时结算,而新平台资金结算系统切割后对账信息和数据不够透明,我们平台上很多商户和买手对平台失去了经营信心从而选择了放弃和离开。”曾碧波说。

同时,曾碧波还提到,一批经营中存在涉嫌售假,或买卖账户的严重违规买手的结算被冻结后。动用的极端手段,四处制造各种负面和舆论来倒逼洋码头偿付其货款。这也导致平台口碑恶化,加深了目前经营中的买手对平台的不信任,导致买手数锐减。

不过,曾碧波还呼吁道,再给洋码头一次机会,自己“绝不躺倒”。

在他看来,目前五十几个员工可以支持年度数十亿交易额的平台,洋码头依然是金饭碗,洋码头的高净值用户相信是全行业里都找不到的。而目前洋码头还有上百万的流量、买手复播,上万粉丝还会X直播间,静安大融城的免税直购店30平方月X额依然有30万……

而曾碧波认为,这些都是洋码头重回风口的“筹码”。

不过,对于眼下的买手来说,再大的期许,都不如及时X来得实在。

海淘平台们集体陷入困境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洋码头以26.3%的市场份额,位居独立跨境电商第一。而在20X,洋码头市场份额位居天猫国际、考拉海淘、京东国际、苏宁国际、唯品国际之后,市场份额跌至10.5%。

疫情确实给跨境电商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包括洋码头在内的多家海淘平台集体陷入了困境。

据媒体报道,截至20X7月,考拉海购业务团队已从20X时的400余人收缩至不足20人,聚焦在以母婴、美妆类目为主的会员电商业务上。产品、技术只做维护,不再升级。

8月12日,老牌电商巨头易趣网关闭网站所有商品、商铺的交易功能,关闭易趣网用户注册、登录、充值功能,关闭网站服务器。

作为“母婴互联网第一股”的宝宝树,上市三年来已经沦为仙股,深陷虚假宣传、裁员等负面传闻中,艰难转型。蜜芽App也宣布停服。而在去年,冠名《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的时尚海淘购物平台HIGO宣布停运。

在洋码头的声明中,其强调包括国际航班资源以及入境清关时效等等,这是全行业均需要正视和面对的问题,整体行业内诸多企业都没有能够扛过去这个冬天。

网经社发布的《20X(上)中国跨境电商市场数据报告》显示,2022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市场规模达7.1万亿元,预计20X市场规模将达15.7万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跨境电商融资数量及金额纷纷下降。报告显示,2022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共发生24起融资,同比下降38.5%;融资金额方面,2022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融资总额28.1亿元,同比下降65.6%。

那么,洋码头的码头又在何方,洋码头何时才能上岸?

上游新闻综合自看看新闻、蓝鲸财经、联商网、新零售、每日经济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