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旅游 荷花落尽挖藕忙

荷花落尽挖藕忙

小良镇荷塘美景。

盛放的荷花超凡脱俗。荷花落尽便是挖藕时。

挖藕人拖着运藕的小船,缓步在淤泥中前行。

堆满小船的莲藕,是挖藕人一天的劳动成果。

挖藕人将莲藕装到小船上,拉回岸边。

工人们清洗挖上来的莲藕。

工人将莲藕清洗分拣后,再称重给挖藕人计算工钱。

暑热时节,晨曦微露。绵延的荷塘里,荷花竞放,与碧绿的荷叶交相辉映,娇艳醉人。这荷塘盛景,常让人惊叹世间竟有这般清新脱俗之美。

待那荷花将尽,另一种蓬勃的张力便蓄势待发。淤泥深处,莲藕正欲挣脱束缚,“破土而出”。

接天莲叶无穷碧

小良镇马户洋村一带的农田里,有一处近百亩的荷塘,X的荷花已然盛放,那争奇斗艳的热闹劲头,一点都不输盛夏的艳阳。

一望无际的碧绿荷叶,衬托X的荷花,总让人感觉如诗如画。偶有一只蜻蜓落下,荷叶荷花便似有了灵魂一般,“接天莲叶无穷碧”等诗句里的悠远意境扑面而来。

据农户介绍,莲藕品种繁多,按用途可分为籽莲、花莲和藕莲三大类。籽莲是为收获莲子米而种植的,以白莲为主;花莲以赏花为主,又分红花莲、白花莲、大叶苞等品种;藕莲是以收获鲜藕为主。马户洋村荷塘里种的便是藕莲。

藕田的种植户叫柯理,他在小良镇和鳌头镇都种有藕莲,种植面积共有200多亩。今年是柯理种莲藕的第五年了,小良这块地是第一年种植,今年三月份种下,最近已陆续开始收获。目前,柯理的藕田里每天都有两三千斤莲藕X,绝大部分被直接运到农批市场批发X。

几名挖藕人手持水枪,在藕田里忙碌穿梭。经他们摸索采挖,一根根莲藕浮X面。莲藕拉回岸上后,经清洗、挑拣、称重,鲜嫩的莲藕就从这里装车进入市场,登上千家万户的餐桌。

“鳌头那边的莲藕6月份已经开挖了,这片田今年种的时候稍微迟了点,现在批发价格也从6月份的一斤5元多降到了3元多。”柯理说,每亩莲藕正常产量起码在3000斤以上,这片藕田今年是第一年种植,加上前些天台风,产量大受影响,预计一亩可产出2000斤左右,整体收益比预估要低不少。

而晚种又意味着这片田地今年已经没办X鳌头镇的种植基地一样,在年底前再收获一季。

尽管收成不太理想,但相较水稻种植户因台风所遭受的巨大损失,柯理觉得莲藕在恶劣天气下至少还能保持一定产量。今年下半年,柯理准备在村里流转一些土地出来,将莲藕的种植面积扩大到400亩。再之后的一两年,柯理则准备将莲藕的种植版图扩大到千亩以上,覆盖到高州等地。

荷塘里有X挖藕人

从湖底到餐桌,莲藕要拨开淤泥见天日,还需挖藕人相助。

上午7时许,挖藕人钟海和伙伴们便已进了藕田。这片约90亩的藕田,他们已经挖了几天了,每天基本要在淤泥里忙碌六七个小时。

挖藕人的工钱按斤计算,每斤莲藕计工钱0.8元。熟练工每天能挖到七八百斤的鲜藕,尽管收入尚可,但这是一份苦差事。

由于藕身脆嫩,挖藕工作目前很难机械化,基本只依靠人工作业,费时费力。挖藕时,工人“身陷泥潭”,靠着技术和经验小心翼翼地从田里把藕取出来,可谓“泥里淘金”。因长年泡在水中,挖藕人常患有风湿性关节炎,指甲缝里往往也留下一圈污泥印迹。不过,现在挖藕人大多利用高压水枪辅助取藕,比之过去单纯靠手刨、靠锹挖的原始做法更高效一些。

在藕田里,钟海穿着一身连体衣,艰难地蹚着半人深的淤泥,顺着荷叶不断摸索,确定有莲藕后,就可以采挖了。

“要顺着莲藕生长的方向,一点点挖出来,急不得。”钟海拔掉上面的荷叶,顺着莲杆往下掏,握住莲藕后,再用水枪顺势冲开裹住莲藕的淤泥,小心翼翼地拔扯出来。不一会儿,一根还裹着淤泥的莲藕就被完整地挖了出来。

“这个过程需要的不仅是技巧,更要有耐心。”挖藕人说,如一不小心弄断弄伤了藕身,莲藕就会灌进淤泥,品质差了就卖不上好价钱了。

忙活了几个小时后,一根根鲜藕被挖了出来,漂浮在水面上,等待最后一起装上运藕的小船。当天,挖出来的藕品相不错,大的有X斤重,小的估摸也有四五斤。

13时许,钟海和伙伴们陆续上岸,在太阳底下吃起了午饭。34℃的高温下,一人一瓶1.5L的矿泉水,没多久就见了底。吃过午饭后,他们要再次回到藕田里,这会儿要把挖出来的莲藕全部装到小船上,拉回岸边。

装藕的蓝色小船是用半截的塑料桶制成的,上面用绳子将一个个小船连在一起。等把五六个小船装满后,挖藕人便将小船拖到岸上。

回到岸上,挖藕人还要将挖上来的莲藕刷洗干净,然X行分拣、称重和装车。这一天的工作,到这里才算全部完成。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邓建青

摄影:张鹏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