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科技 22岁入职华为,27岁当上副总裁,45岁却锒铛入狱,他究竟做错了啥

22岁入职华为,27岁当上副总裁,45岁却锒铛入狱,他究竟做错了啥

他曾是万众瞩目的天才少年,15岁考入名校,22岁毕业入职华为,仅用五年时间就从程序员晋升到了副总裁,那时候周围人都说他是“华为太子爷”。

当少年快速长大成为野心勃勃的男人,华为的舞台便不足以满足他的X,曾被寄予厚望的接班人成了强劲的竞争对手。

他曾短暂回归华为,也曾出走百度,几番周折之后,却在45岁那年锒铛入狱。

他就是华为至今仍旧无法绕开的话题人物,曾被预测为任正非接班人的李一男。

李一男,1970年出生于湖南一个很普通的工薪族家庭,或许是隐藏的遗传基因在他这儿显现了出来,李一男没有特别卷地去补课,但是却能轻轻松松考到学年第一。

15岁的时候就被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录取,在同龄孩子还在题海里苦苦挣扎的时候,李一男已经进入大学校门,开始针对自己擅长的领域深入研究。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几乎在同一时期,华为诞生了。1987年任正非跟合伙人凑了两万块钱,在一栋民房里成立了华为,以X香港产品起家,后一组研发数据交换系统并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赚到了第一桶金。

1992年,还在读研究生的李一男进入华为实习,任正非惜才对于李一男总是高看一眼,而李一男也没辜负他的期望。

1993年,研究生毕业后李一男正式进入华为,然而仅仅做了两天的普通程序员,就晋升为工程师,随后用了两个月成为研发主任,入职第一年就三级跳进入华为中层管理岗。

1993年,华为的发展遇到瓶颈,而C&C08成了最后的机会,李一男身负重任。事实证明在技术人才这一块,任正非没有看错人,李一男不负众望,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了项目研发,凭借这一项目让华为进入全新时代。

任正非惜才,对于李一男更是另眼相看,C&C08成功上线后任正非又成立了中央研发部,李一男任总工程师,后又提拔为研发部副总裁。

1997年年仅27岁的李一男被任命为华为集团副总裁,是当时集团高层里最年轻的成员,任正非的偏爱大家都看在眼里,甚至觉得李一男或许就是任正非培养的接班人,于是他便有了“华为太子”的头衔。

此时的华为已经从当年只有不到200人的小作坊成长为有上千员工的大企业,人多难管成为任正非要面临的新难题,再加上原有的三驾马车原则已经不足以适应当下发展环境,营销在外疯狂签单,研发日夜兼程的出品,测试更是草草了事,那时候李一男每天要面对没完没了的售后问题,搞得他焦头烂额。

为了尽快形成规范的企业管理制度,任正非聘请专家制定了《华为基本法》,孙亚芳带头辞职重新竞聘上岗,引入IBM管理X,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让华为逆风翻盘,最后甚至超越了IBM团队的预期效果。

然而在诸多改革中有一条便是总裁轮岗制度,而这一制度后来间接地导致了李一男的出走。

李一男从实习到升任副总裁,一路走来几乎是如履平地,没有遭受过打击和质疑,只因他的技术就是尚方宝剑。

然而当华为开始成长,开始进入真刀真枪的市场博弈之后,李一男才频频感到难受,跟同为副总裁的郑宝用更是多次发生矛盾。

这些摩擦在任正非看来就是各打五十大板的事儿,而当时身边人也提醒过他对李一男的提拔有些过快,虽然他的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但是其理性成都以及站在集团角度顾全大局的思想还没有完全形成,还需要磨练。

任正非也意识到了这问题,于是借着改革的机会,把李一男调到了市场部,为的就是让他多接触接触复杂的社会,磨砺一下。

然而这一举动在李一男看来就是要将他降职,理由是他一个做技术的为什么要去趟市场这滩浑水,虽然人是按照任正非的要求去了,但是完全无法适应工作,甚至被手下架空。

2000年,华为在错失几大重要商机后,为了尽快抢回市场份额提出“内部创业”政策,只要是入职满两年的员工,都可以成为下级X商,并且获得公司的资金支持。

然而让任正非没想到的是,第一个相应政策的便是爱徒李一男,即便任正非再三挽留他依旧是去意已决,本着好聚好散的原则,任正非在酒楼大摆宴席为他送行,同时以股份赎回的形式给了李一男2000万的启动资金。

李一男拿着这些钱创立了港湾网络,按照协议约定X华为服务器。然而这远远满足不了李一男的胃口,仅仅一年后港湾网络背弃协议开始研发自主品牌。

与此同时,国外资本开始强势侵入国内各大行业,而通讯网络则是最热门的竞争目标,投资人都明白不能一口吃个胖子的道理,相比于不容易致恒的华为,刚刚崛起的港湾网络成了最佳目标。

李一男当年离开华为的时候带走了不少老员工,在彻底开始自立门户之后又不停从华为、思科等头部企业挖走了不少人才。

可以说李一男跟随着华为一同成长起来的,所以他对华为几乎是了如指掌,多年来在华为积攒的资源也成了他得天独厚的优势。

要看着港湾网络失控,华为果断收回X权,彻底被抛弃的李一男站在了任正非的对立面。

2003年,华为还没能成功走出寒冬,港湾就已经先他一步X了深圳钧天科技,打算抢占光传输的先机,同时吸引大量国际资本,打算去纳斯达克上市。

李一男向光传输伸手的行为大大触碰了任正非的底线,彼时华为正为了光传输拍照焦头烂额,而李一男的行为无异于是火上浇油。

至此,任正非也不必再念及旧情,华为成立“打港办”,对港湾网络全方位实施降维打击,但凡是港湾参与竞标的项目,华为必须以更低报价抢过来,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虽然惨烈,但效果非常明显,毕竟华为只是牺牲了一小部分占比不大的利润,而港湾失去的却是所有收益。

仅仅两年时间,港湾网络便成了华为的囊中之物,2006年6月华为整体X港湾,包括其所有员工,这里面有不少华为的老员工,当然也包括李一男这位曾经的副总裁。

港湾网络被华为X之后,李一男又回到了华为,挂了个高大上的虚衔——首席科学家,一年后又被任命为副总裁,然而这次却与十年前的任命大不相同,李一男几乎没有实权,被手下架空已经成为常态。

更加讽刺的是,任正非给了他一间全透明的办公室,位置处于人来人往的位置,谁走过都忍不住要往里看一眼,李一男后来说那种感觉仿佛自己是动物园里的大熊猫。

有人说任正非这一招是杀人诛心,也有人说他是在教李一男长大,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似乎都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两年合约期满后,李一男再次辞去了华为副总裁,彻底告别了老东家。

但无论如何李一男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前脚离开华为,后脚就被李彦宏招进百度任CTO并全权负责“阿拉丁”项目。

李彦宏的信任和放权并没有稳住李一男的心,他在百度找不到曾经的成就感,一年后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李彦宏。

2010年,李一男进入中国移动旗下的12580任CEO,虽然在他任职期间主管项目盈利实现较大增长,但是从互联网公司到结构复杂的运营公司李一男依旧很难适应完全不同的工作环境,于是一年半后他再度辞职,此后没有接受任何大厂抛出的橄榄枝,而是再次回到了创业大潮之中。

2011年,李一男成为金沙江创投的合伙人,致力于投资互联网、通讯行业,李一男总是说那这年他看见了很多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人,而这些人似乎又点燃了他男人至死是少年的创业梦想。

于是2015年李一男宣布进军电X行业,创立了牛电科技,并扬言要掀起一场中国人自己的锂电池革命。然而革命尚未开始,壮士却依然沦为阶下囚。

2015年6月,李一男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深圳警方收押,这一年李一男45岁。事发之后团队一直对外X消息,声称李一男在国外养病,并尽全力准备应诉,但是11月25日李一男缺席小牛电X新闻发布会,让各路媒体纷纷猜测其已经被刑事拘留,这些猜测也在2016年的公审材料中得到了证实。

然而让很多人无法理解的是,让李一男栽跟头的竟然只有区区400多万,要知道他当年曾用300万投资赚到过近10亿的身价。

检方指控材料中显示,李一男在2014年通过X和母亲的账户X“华中数控”65.7042万股,折合人民币约1150万元,随后妹妹账户又跟进500万元,李一男获利439万,其妹妹获利236万。

然而就在交易发生的时候,正是华中数控并购重组的敏感期,李一男被指控期间与华中数控总裁李晓峰接触密切,虽然他坚称俩人并不熟悉,但是检方显然是证据确凿。

最终2017年李一男因内幕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00万元。期间为了不影响牛电科技上市,李一男辞去牛电科技相关所有职务,只保留持股份额,2018年3月李一男加入梅花天使创投。

在狱中的那段时间李一男多次申请取保候审,但依旧没能成功赶上电X行业的风口,虽然小牛电车没有凉凉,发行过几款不错的产品,拿到不菲的风投资金,但没能达到李一男的期望。

20X,51岁的李一男再创业,创立NIUTRON新能源,这回做的是中大型SUV电车。然而这一次李一男不再是先驱者。

电X这个赛道至今依旧备受争议,特斯拉频频出错,蔚来险些破产,做电X无异于烧钱,谁烧得起谁就是最后的赢家,虽然李一男一直对外宣称自己不缺钱,每一轮融资都很顺利,但这并能抵消舆论对他的质疑。

第三次创业的李一男如今低调了许多,他的技术不适用于电X,而作为创始人他学会了放权和信任,没大事儿的时候很少去公司,反正是看电脑哪里都能看。

对于还未问世的产品也是三缄其口,对于不确定的事情学会了委婉拒绝,曾经那个恃才傲物的少年如今也终于学会了低调。

当被问及如果NIUTRON真的命运不济夭折了怎么办,李一男也只是笑笑说总不会要去跳楼,但会结清供应商的钱和员工工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