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历史 分工明确的裴李岗人

分工明确的裴李岗人

分工明确的裴李岗人

分工明确的裴李岗人

1977年的4月2日,位于河南省新郑市的裴李岗上冷风嗖嗖,李铁蛋跟往常一样不顾风沙在平整土地。当!一个高亢的声音从土里蹦出,锄头随之弹起,李铁蛋知道这是遇上石头蛋了,震得双臂发麻,幸好锄把儿没断。李铁蛋正要把刚露头的石头刨出来却发现石头越刨越长,竟是块石板,一面还长着四只“短腿”。他赶紧扔了锄头,抓住“短腿”猛一用力,石板被薅了出来。

“咦,这不是石磨盘吗?前些天新郑县文化馆的薛干部还说过,发现这类文物要第一时间向他报告呢。”李铁蛋又把土翻了翻,一个石磨棒随之出现,“这个也要捎给薛干部。”他找来一条旧麻袋,装上石磨盘和石磨棒,向生产队队长请了假,扛着麻袋向县城走去。

分工明确的裴李岗人

裴李岗村出土的石磨盘

李铁蛋不知道的是,他这一个小小的举动将改变中国的文明史。

其实这并不是裴李岗村第一次挖出石磨盘和石磨棒,但这一次终于揭开了裴李岗遗址的神秘面纱,让被泥土淹没8000年的裴李岗文化终于得见天日,也让中国新石器时期的历史从仰韶文化向前再推进了至少2000年,是目前已知的黄河流域孕育出的最早的文明之一。

分工明确的裴李岗人

裴李岗村出土的石磨盘

李铁蛋意外发现的石磨盘和石磨棒是裴李岗文化中极富特色的农业工具组合。原始农业是文明起源的重要标志,它标志着人类对周围气候、作物进行了长时间的观察,也说明那时候的人类停下脚步不再频繁迁徙,在古黄河冲击扇范围内选择了这个地势平缓、土壤肥沃、气候适宜、四季分明的地方作为居所,然后开始了他们的文明。在此后对裴李岗遗址的多次发掘中,考古学家发现古人已经在这里有计划地种植过粟和黍,也就是现在的小米和大黄米,并作为主要食物之一。不仅如此,裴李岗人还在这里修建了半地穴似的房屋和贮藏秋收谷物与肉食的陶窑穴。

农业改变了裴李岗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他们在这里定居、群居,还逐渐开始有了社会分工。考古学家发现,石磨盘、石磨棒从不和石铲、石镰出现在同一墓里,虽然没有证据表明石磨盘、石磨棒就是女性制造的,但似乎谷物脱粒、磨制淀粉是比较合适女性的工作,而种地收割则是男性的社会分工。

分工明确的裴李岗人

裴李岗遗址地图

裴李岗村西面和南面有溱水和洧水,也就是如今的双洎河,缓缓流过,我们不禁畅想曾经的裴李岗人可能是因为这两条河流而选在此处定居。回望河面上的夕阳,晚于裴李岗文化2000年的仰韶文化沿着河流漫步,它们带着更具艺术气息、更能证明新石器时期中原手工业经济发展水平的彩陶向我们走来。

审核丨陈锐

监制丨樊弋滋

统筹丨罗景月

文案、责编丨罗景月

美术设计丨杨桦 赵墨

校对丨孟京

参考资料丨《探寻裴李岗》

中国水利报社新媒体中心(影视制播中心)出品

(收听更多《大河脉搏》文章,请关注“中国水事”微信公众号,从菜单栏—主题栏目—大河脉搏获取更多内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