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历史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2020年疫情冲击全球,世界各国遭受了严峻的挑战,原有开放、碰撞的世界格局转向封闭、收缩,大国尚且勉强自保,小国只能在悲鸣中挣扎,这其中,中国人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塞尔维亚。

疫情最严重时,塞尔维亚医疗系统濒临崩溃,总统武契奇向西方求援失败,只能孤注一掷发表公开演说,饱含热泪向中国求援。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一国元首,双目微红,语带哽咽,低声下气向另外一个国家求助,这一幕令无数中国人唏嘘不已。

一是庆幸风雨来临之际,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为我们遮风挡雨;二是感慨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当年一同蒙受北约“胯下之辱”的两个国家,一个已经可以与美国“掰掰手腕”,一个却沦落至此;最后,叹一声昔日“巴尔干之虎”前南斯拉夫雄风不再。

在得到我们国家援助时,武契奇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政治目的,亲自在机场迎接,并深情亲吻五星红旗。

不过,并没有令国人感动多久,武契奇就又拜访了美国白宫,被特朗普放在一张小凳子上,像老师教育学生一样,完成了两国元首会晤。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发生了这一系列事情,有人便说武契奇首鼠两端,没有明确立场,是不折不扣的政治小人,可细细琢磨政治背景,在前南斯拉夫分裂的背景下,缩影在武契奇身上的,是一个小国必需左右逢源才能生存的现状。

可放在三十年前,南斯拉夫可不是什么小国,而是东拒苏联、西抗欧洲的存在。

说到这里,可以说吊足了大家的胃口,想必大家心里都有了一个疑问,若真强盛如此,前南斯拉夫是怎么分裂的?

民族矛盾

公元7世纪左右,欧洲北部及东部发生了一件大事件,具体是什么,史学界至今没有定论,但通过推断,不少人认为,有一伙武力凶悍的蛮族自高纬度地区再次向南扩张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他们被称作匈人,在大概一个世纪前,他们将日益强盛的日耳曼驱赶南迁,这一次他们的势力继续向西南扩张,来到了波德平原地区,原先生活在此的斯拉夫人,迫于生存压力,他们不得不与日耳曼人一样开始迁移。

其中一部分人沿着从前日耳曼的足迹,向南进发,来到了巴尔干半岛,成为了南斯拉夫人

他们与当地的原住民开始杂居,在其后的历史长河中,当地不同民族与他们融合,重新形成了各不相同的民族。

巴尔干半岛三面环海,域内多山,不具备发展大文明的充足条件,但世事无绝对,落后发祥于大河流域的四大文明若干年,凭借着多年的积累,巴尔干半岛南部,成长出了璀璨的希腊文明。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凭借着先进的航海术,希腊走出了巴尔干半岛的桎梏,征服近海海域,迎来新生,其文明也超出本邦的范畴,辐射周边

希腊北部的马其顿,更是在希腊城邦衰落后,继承了希腊文明,完成巴尔干半岛的统一,并在亚历山大大帝的领导下,扩张成一个将地中海当做内海的亚历山大帝国。

可以说,马其顿人是继希腊人之后,欧洲第二个身披荣光的民族。

亚历山大大帝死后,亚平宁半岛上的罗马共和国发展壮大,继续接替马其顿,成为了希腊文明的传承人,后续的一千多年中,巴尔干半岛都生活在罗马的余晖之中。

南斯拉夫人来到巴尔干半岛时,统治这里的已是东罗马帝国,其中一支来到了今天的北马其顿共和国地区,与当地人开始融合。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他们沐浴了马其顿帝国的荣光,产生了高度的认同感,将自己原有的习俗融入到了当地,形成了马其顿—斯拉夫这个特殊的民族。

马其顿的东北方向,另一伙南斯拉夫人则与当地的原始种族古保加尔人结合,产生了保加利亚人。

这一次,斯拉夫的文明成为了“先进”的一方,被保加利亚人吸收,并因此发展壮大。

而停留在塞尔维亚地区的南斯拉夫人则与当地部分罗马化的居民融合,形成了塞尔维亚人。

可他们的日子并不安省,因为塞尔维亚地区正处于巴尔干半岛的心脏位置,扼守了重要的交通位置,故而饱受战端。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东罗马人与已经成为了保加利亚第一共和国的保加利亚人为了争夺要道,不断地在塞尔维亚地区开战,最后,在两方媾和之下,塞尔维亚成立了两方轮流扶植的傀儡封建王朝。

塞尔维亚人自此也就走上了斯拉夫南迁特殊的一支,它与斯拉夫化的保加利亚,东罗马化的北马其顿都不同,它将走向独立,日后将会成为塞尔维亚共和国,并加入南斯拉夫联邦。

在公元7世纪这个时间维度上,南斯拉夫联邦其他成员国也受到了斯拉夫人南下的影响,但尚不成气候

波黑与黑山两者原先都属于伊利里亚人,后被罗马征服,在罗马统治期间,吸收了南斯拉夫人,后来,波黑与吸收了南斯拉夫人的斯洛文尼亚被阿瓦尔人统治,黑山则独立为泽塔,在11世纪被塞尔维亚吞并。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克罗地亚吸收了斯拉夫人后,如同保加利亚一样,强盛一时,后在12世纪融入匈牙利王国。

至今未被中国承认的科索沃地区,此时,南斯拉夫人将原住民赶向山地和丘陵,开始了放牧和开垦的生活,12世纪被塞尔维亚吞并,之后,一些阿尔巴尼亚人接受了部分塞尔维亚文化,开始融入科索沃地区。

可以说,7世纪,南斯拉夫的融入为巴尔干半岛带去了文明新的变化,南斯拉夫人的文化,逐渐落地生根长出了枝枝蔓蔓。

7世纪后,日后并不属于南斯拉夫联邦的保级利亚、东罗马帝国、塞尔维亚起起落落,围绕着马其顿地区相互攻伐,但几个国家间文明相似性极高,各自民族文化没有发生较大改变。

直到14世纪,来自中亚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扩张,兵发欧洲,灭亡了绵延千年的东罗马帝国,与此同时,欧洲的奥匈帝国也开始发力,两者对巴尔干半岛进行了分而治之。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其中,南方的塞尔维亚人、保加利亚人、马其顿人、阿尔巴尼亚人和一部分波斯尼亚人(波黑的前身)归属奥斯曼统治,斯洛文尼亚人、克罗地亚人和伏伊伏丁那(今塞尔维亚自治省)人归属奥匈帝国统治。

尽管奥斯曼帝国自称继承了东罗马帝国文化,但在国内实行的却是以伊斯兰教为主、东罗马文化为辅的同化措施。

许多塞尔维亚人因此向北方、西方逃亡,逃到克罗地亚和伏伊伏丁那定居,奥斯曼统治者非但没有阻拦,反而乐享其成,将许多改信伊斯兰的阿尔巴尼亚人迁移到此

可以说,奥斯曼的到来大大增强了巴尔干地区的民族复杂程度,值得一提的是,黑山因为塞尔维亚被奥斯曼吞并,得到了时隔将近400年的独立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并且,黑山在之后的若干个世纪中,不断与土耳其人作战,在被奥斯曼吞并的波黑、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三面包围中成为被巴尔干南方唯一一个没有被奥斯曼征服的地区。

500年后,奥斯曼帝国衰落,塞尔维亚、希腊、保加利亚开启了复国运动,因为马其顿兼具希腊—罗马文明和斯拉夫文明特征,成为了三国相争之地。

对奥斯曼帝国的第一次巴尔干战争结束后,奥斯曼“一桃杀三士”,将马其顿作为战争赔偿分割给三国,顺利引发了第二次巴尔干战争。

二次战争中,希腊和塞尔维亚联合,击败了保加利亚,马其顿被重新瓜分,受到南斯拉夫影响较大的北马其顿被划归塞尔维亚。

奥斯曼眼看大势已去,便与同样害怕塞尔维亚做大的奥匈帝国密谋,支持阿尔巴尼亚独立,为壮大的塞尔维亚埋下钉子。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奥斯曼帝国虽然分崩离析,可在奥斯曼的支持下,科索沃再次迎来第二次阿尔巴尼亚人大规模迁徙,塞尔维亚收复的是一个阿尔巴尼亚人占多数,塞尔维亚人占少数的科索沃。

如果只是这样,科索沃还不至于成为日后南斯拉夫更深一步分裂的焦点。

可塞尔维亚被收复故土的喜悦冲昏了头脑,认为科索沃收复之功归属于塞尔维亚人,将阿尔巴尼亚人视作不速之客,便将土地只分给塞尔维亚人,无视了多数的阿尔巴尼亚人。

可以说,塞尔维亚亲手为后来的科索沃危机埋下了隐患。

14世纪到1913年两次巴尔干战争期间,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随着奥匈帝国的起伏,统治权在欧洲几个国家间转手。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奥匈帝国落败,波黑和克罗地亚成为塞尔维亚的战利品,斯洛文尼亚经过民族公投,与上述三国共同建立了南斯拉夫王国。

黑山,原本在1878年已经被承认为独立国家,一战时,被奥匈帝国吞并,塞尔维亚出兵协助黑山后,顺势吞并黑山。

可以说南斯拉夫王国基本等同后来的南斯拉夫联邦,唯一的区别就是,出身共产党的铁托团结了所有的南斯拉夫人,暂时消弭了民族之间的矛盾。

别看南斯拉夫联邦这些成员国的民族同出一脉,一千多年来也几乎同属于一个大一统的国家,但细数下来他们的矛盾并不少

塞尔维亚人趁黑山之危,强行统一;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对塞尔维亚人的愤怒;克罗地亚长期跟欧洲西部国家“厮混”,与巴尔干半岛的这些南斯拉夫国家并不“熟”,它与波黑完全是作为战利品融入南斯拉夫。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可以说除了斯洛文尼亚和塞尔维亚,其他国家并不对南斯拉夫的统一感冒。

加上一战后,塞尔维亚政府主导的南斯拉夫王国,其国王将科索沃身上发生的问题再一次犯了一遍,塞尔维亚人至上的情况普遍出现在全国各地。

这些都为日后民族矛盾激化埋下了伏笔。

最后,从民族文化上看,被塞尔维亚统治者“团结”起来的南斯拉夫人,其实已经不具备文化上强烈的认同感。

黑山,不消说,仅抵御整个南巴尔干共同之敌几个世纪,就足以成为一个深刻的文化印记。塞尔维亚与东罗马帝国争锋;北马其顿融入亚历山大的荣光;走出巴尔干半岛,融入过欧洲的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阿尔巴尼亚化的科索沃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复杂的文化问题成为了民族问题的衍生物,俱长在南斯拉夫身上,一同阻碍南斯拉夫一体化。

宗教

南斯拉夫的宗教问题绝对是世界上宗教问题最复杂之一,它的发展几乎可以等同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发展史。

庆幸地是,南斯拉夫的宗教问题中并不包括世界三大宗教唯一剩下的佛教,不然理清南斯拉夫的宗教问题将更加困难。

基督教曾是罗马帝国的国教,曾经罗马所统治的地域,都受到罗马的影响,信仰基督教,这之中自然包括巴尔干半岛,因此,理论上讲,所有南斯拉夫人应该都信仰基督教。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可变化自东西罗马帝国分裂后开始发生,东西罗马分裂后,各自坚持自己是罗马正统,且影响到了宗教。

西罗马帝国的基督教成为了天主教,东罗马帝国则变为了东正教

日耳曼人南下,攻破了西罗马帝国首都罗马城,摧毁了这个辉煌的神圣之都后,西罗马的宗教信仰随着流民、日耳曼人向西、向北扩散。

南斯拉夫人融入东罗马帝国,自然而然地改信了东正教,但上文提到过,南斯拉夫人生活的地域绝大多数都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过,这个来自中亚的帝国,也有一个国教,就是伊斯兰教。

前文同样提到过,奥斯曼在境内实行了宗教通化措施,不少人向北逃亡,但依旧有相当一部分人改信伊斯兰教。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可是500年复国后,南斯拉夫不少人重新信回了东正教,可流转欧洲社会多年的斯洛文尼亚信奉天主教人逐渐增多,甚至一度超过了东正教。

如此发展到一战时的南斯拉夫王国,仅塞尔维亚境内,原本的塞尔维亚人因为不同的宗教信仰,就分成了三个不同的民族,宗教复杂问题可见一斑。

放大到南斯拉夫王国全境,复杂的民族问题,加上历史遗留的三个不同的宗教,排列组合之下,巴尔干半岛上已经隐隐有“剪不断,理还断”之势,其外号“欧洲火药桶”也是自此而来,形容其仅差一个外部原因就会引爆动乱局势。

因此,政治因素成为南斯拉夫后来走向分裂的直接原因。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政治问题

除了塞尔维亚至上的内部政治问题以外,南斯拉夫所处的巴尔干半岛的地理环境决定了杜绝外部影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巴尔干半岛的地理环境十分特殊,三面环海,境内多山,却又扼守黑海与地中海的通道。

这样的条件放在遥远的古典时期,是阻碍文明发展的绊脚石,放到近代,就成为了战端的原罪。

多山的环境对于古代来讲,或许是阻碍敌人的天险。但山地相对不高、起伏不大的实地情况,又大大削弱了其险要程度,放到近代,几乎就是无险可守的状态。

因此,它自身抵御外敌的能力很弱,才使得有了奥斯曼500年的统治。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如果巴尔干半岛仅仅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土地疆域,或许在一战后,巴尔干半岛“易燃易爆炸”的状态只会囿于一地,不会影响周边,但是它连通黑海和地中海的战略价值,注定了此地是兵家必争之地。

到了近代,巴尔干半岛西边是日益壮大的西欧,东北是庞大的沙俄,东南是随时卷土重来的中亚—西亚实力

无论是西欧壮大,向中北欧发展,还是沙俄南下,席卷欧洲,亦或是西亚北上,巴尔干半岛至关重要,因此巴尔干半岛的外部政治环境十分凶险。

二战就验证了此结论,纳粹实力向东发展,几乎是第一时间占领了塞尔维亚全境,并引发了南斯拉夫内部的政治矛盾。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起初,反抗德国统治的反抗军是相互合作的,可随着战局的演变,德军势弱之后,原先合作的反抗军围绕着是否保留君主制,产生巨大分歧,分为了两派,一派是保皇派,一派是铁托带领的解放军。

两者之间的斗争,导致战争结束后南斯拉夫对亲纳粹势力清算,大大加重了民族之间的矛盾。

铁托执政时期,多民族在铁托的领导下,暂时凝聚了共识,团结起来的力量使新建立的南斯拉夫联邦,一跃成为欧洲中独立于北约和苏联以外一股不弱的力量,当时人送外号“巴尔干猛虎”。

1980年,铁托去世,围绕着权力斗争,许多新仇旧恨被人翻出来,民族矛盾开始激化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美国顺势推波助澜,在其中带领着北约扮演着极其不光彩的角色,不断挑拨各民族之间的矛盾,让本就激化的局面走向恶化。

拿一件事举例,1991年,在波黑占约60%人口的波黑穆斯林族和克罗地亚族在美国和欧共体的支持下,宣布独立,波黑的塞尔维亚族不希望看到祖国分裂,他们选择用战争的方式维护祖国统一。

1993年,波黑和塞尔维亚和谈,在冲突地带设立两个控制区,结束了战争,可在这之后的岁月,尽管有联合国派遣的荷兰维和部队,可悲剧还是发生了。

塞族军队夜袭维和部队军营,将维和部队官兵统统绑了起来,让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塞族军队冲入了控制区,对穆斯林族人进行惨无人道的屠杀。

“解体之痛”:前南斯拉夫为什么会走上分裂之路?

这场被称作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的屠杀震惊了世界,人们第一次正视南斯拉夫联邦民族矛盾恶化带来的人道主义危机恶果。可民族矛盾激化至此,所有人都已束手无措,只能加强监控,帮助问题和平解决。

事与愿违,解决的过程并不愉快,美国不希望欧洲存在一个沉睡的“巴尔干之虎”,遂将其彻底肢解。

此时,回过头来看,南斯拉夫留给我们的教训是十分深刻的。

作为一个悠久文明历史的大国,我们拥有56个民族,不可能不存在差异和摩擦,所以时刻警觉外来势力的挑唆,是我们今天能吸取的唯一教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