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历史 克格勃末任主席的政治幼稚病

克格勃末任主席的政治幼稚病

在国际隐蔽斗争中,划开自己肚子,向对方表白吃了几碗粉,这种政治幼稚病,居然出在了克格勃末任主席的身上。

这位就是瓦季姆·V·巴卡京(Vadim· V· Bakatin),于1991年8·19事件后的第四天,就任克格勃主席。

他上任时,美苏两国在一桩历史积案上的对峙仍然尖锐。

1

对峙的核心,是双方在建的大使馆新楼。

1969年,美苏两国达成新建大使馆的互惠协议。美国在莫斯科的柴可夫斯基大街获得一块10英亩土地修建新馆,苏联在华盛顿阿尔托山得到面积相近的一块地新建馆舍。

协议确定,美国新馆内外装修的所有材料、电梯和电器设备,都要从美国运来。而承重结构、墙壁和屋顶等材料使用苏联当地产品,建筑施工由苏联负责,允许在作业现场之外进行混凝土预制件的浇筑。

美国新馆于1979年奠基动工。施工过程中,美国派出海军工程兵在施工现场实施监督,但是不包括外面的混凝土浇筑工地。他们在施工现场和周边安装了探测装置和闭路电视监控系统,不过,这些设备很快出现了一系列“故障”,无法工作了。

1985年,大楼主体工程完工,美方派出电子专家小组进行安全检查,结果发现了大量窃听装置。反窃听专家说,几乎整个大楼成了一个巨大的窃听器。

美方曾设想拆除掉所有窃听装置。但是进一步调查发现,要拆,就得拆楼。因为这些窃听装置不是砌砖抹水泥时安进去的,而是直接浇筑在了混凝土的预制件里。

美国强烈抗议,苏联矢口否认。美国说“有”。苏联说“没有”。双方自说自话,都按游戏规则表演。

作为报复,美国禁止苏联大使馆使用他们在华盛顿阿尔托山新建的大楼。

不久,苏联突然有了新的表态:有,确实有。不过,是在华盛顿的阿尔托山,在苏联使馆的新楼里,我们发现了数百个窃听器。

更热闹了。一池浑水,当局者不迷,旁观者不清。

双方嘴上义正辞严,心里都是门儿清。这种事情,哪有是非!都是利益。

情报活动,人人喊打,人人热衷。没有一部国际法承认,却有无数的国家立法保护。

几乎每个国家都有两套看似相互矛盾、实则相辅相成的法律。一是情报法,保护本国开展情报活动。一是反间谍法,打击他国开展情报活动。在维护国家安全这个核心利益上,没有谁是含糊的。

美苏两国,更是业界的两位翘楚。

双方虽然起劲地互相谴责,心里却都不动气。彼此彼此,都是演戏。说归说,做归做。谁也不指望对方认账,更不指望对方能改弦易张。

公案难断是非,谁也不想让步,就一路顶牛下来。

2

一直到巴卡京上任。这位克格勃主席是一个诚实的人,十分痛恨撒谎。他说,自己要做一个“开诚布公”的情报机构领导人。

他对美国使馆窃听器事件感到痛心疾首,他自责道:“苏联方面一直撒谎”。他决心不再“掩盖克格勃这一最大的可耻的失败”。他说:美国已经不把苏联以及新组建的独联体当作敌人了,“我们的事情,我认为,就是停止撒谎,根据合作和相互信任的国际政策,建立我们之间的新关系。”

他要在尖锐的国际密战中,与最大的对手建立“相互信任”的“新关系”。

家常过日子的巴卡京,想必是个厚道和善的好邻居。与邻里们和睦相处,不生是非。偶尔有点儿摩擦,他这边厢必定投之以桃,那边厢也是报之以李,相逢一笑,恩仇烟消,和气圆融,岁月静好。

这位温和大叔,认为他居家过日子的生活经验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可以照搬到国际隐蔽斗争的战场上来了。

他给美国驻苏联大使罗伯特·S·施特劳斯(Robert S. Straus)打了个电话,说要送给他一件礼物。

克格勃主席要送礼物!黄鼠狼要给鸡拜年!美国大使心里不免发虚,他尽量往好处想,也只敢把礼物想象成一箱俄罗斯人喜爱的伏特加。

美国大使后来回忆在巴卡京办公室里见到礼物的场景,还是犹在梦中。他写道:巴卡京“走到他的保险柜那里,从里面拿出一大叠文件和一个手提箱。他打开手提箱,里面满是电子设备。然后,他转身从文件里拿出一份看起来像图纸的东西。”

大使先生怔怔地看着,他无法想象克格勃主席手拿的是什么东西。

巴卡京笑容满面地看着大使,指着图纸说:“大使先生,这些是我们对你的大使馆进行窃听的计划。”他又指指手提箱,“这些都是我们所使用的窃听器。这些就是我给你的礼物。”

巴卡京从手提箱里挑出一个窃听器,递给大使。“我相信你们的中情局局长会很有兴趣看到这些。所以我希望把它们送给你,而且是无条件的。”

太感人了!巴卡京起码把自己感动了。他掏心掏肺地给美国人划开自己的肚子:你看看我到底吃了几碗粉。

在他想象中,美国人肯定会深受感动,并且和他一样,划开热乎乎的心窝子:你也看看,我到底吃了几碗粉。

很不幸,巴卡京主席想象中的场景没有出现。他发现自己想歪了。

美国人不仅没有感动,没有笑脸,反而一脸酸歪地给他上起课来,教他如何做人,教他在江湖上如何混。

施特劳斯大使回忆,他面对主席先生的礼物时,首先的反应是:这是圈套、陷阱、还是诱饵?

还有其他可能吗?绝对没有!

大使坚定地拒绝了主席先生的礼物,起身告辞。

大使回到官邸,立即找来中情局莫斯科站站长,讨论克格勃主席演的到底是一出什么戏。这个戏码太过新奇,超出了两位人精的常识和阅历。他们决定向中情局总部汇报。

中情局总部那帮小子可能笑死了,这一行里,居然出了巴卡京这么一个宝贝。中情局表示,送礼干嘛不收?要求大使不要客气,收下礼物,立即装入外交邮袋送回美国。接着中情局组织技术人员,细致解剖研究这些过去梦寐以求也得不到的珍贵礼物。

美国人的态度也十分“开诚布公”:收礼照收,打脸照打。

巴卡京把礼物送给美国人时,自信满满地说:“我相信,美国方面也会采取相应的措施”。他相信美国人必定会回报他的善意,会对等地交出他们在苏联使馆和其他驻美机构安装的窃听装置以及图纸。

美国人直接啪啪打脸:“巴卡京交出来的不是一切。” 你怎么可能只吃了一碗粉!还要我们“采取相应措施”?想什么呢你!

巴卡京为美国人考虑得十分周到。当年窃听器风波发生后,美国国会决定拨款3亿美元重建使馆大楼。巴卡京说:“把这些装置的示意图交给美国人,他们如果愿意的话,就可以省掉一大笔毫无意义的花费。”

施特劳斯大使表示不领情:“巴卡京先生,如果我要使用这座大楼,人们会认为你只交给了我四分之三的窃听器,还有四分之一留在了大楼里面。”

不过,美国人也不是一点儿不知好歹,他们认为,巴卡京想为美国省掉一大笔花费的主意倒是个好主意。

美国人手里有了巴卡京送上的铁证,就改口了,重建大使馆的3亿美元不能花美国的钱了,美国要求苏联支付重建的全部费用。而且重申,对苏联在华盛顿建成的新馆,继续禁止使用。

不给面子,也不给里子。美国人对巴卡京主席,真是太绝了。

3

苏联国内炸锅了,多方声音强烈要求追究巴卡京的法律责任。巴卡京很委屈。他说,他的举动得到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两位总统的书面或电话批准。但是,两位总统对巴卡京的说法统统保持沉默,巴卡京也拿不出任何可以作为书面证明的文件。

巴卡京也顾不上这些了,他还有更糟心的事情,他的饭碗要保不住了。

就在他给美国人送上礼物的同时,苏联解体了,克格勃解散了。

克格勃的衣钵由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全盘继承,原克格勃人员立地成佛,转身成为新成立的联邦安全局工作人员。巴卡京觉得自己也应该顺理成章地继续坐在卢比扬卡大楼里他的那个宝座上。

但是,即使叶利钦这位一心亲近美国的总统,在确定卢比扬卡新的掌门人时,也感到巴卡京这位好人实在太好了,好到了没有什么用处的地步。叶利钦果断地端掉了巴卡京的饭碗,而且没有给他安排任何新的工作,直接给他发了盒饭,让这位刚刚55岁年富力强的中年汉子退休回家养老去了。

巴卡京心有不甘,却无人可求。三个月前,给他发放任命书的戈尔巴乔夫也已经自身不保了。

巴卡京还很好面子,不愿碰钉子,私下委托自己的继任者巴兰尼科夫向叶利钦请求,能不能给他找一个什么工作干干。但是,一直没有任何回音。

1991年12月24日,巴卡京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告别了刚刚有点熟悉的克格勃主席办公室。他离开的日子,比戈尔巴乔夫辞职早了一天。

他在这个位子上满打满算呆了107天,轻松创下了克格勃主席任期最短的历史记录。

美国人可能觉得有些惋惜吧,这么个好人,接着干下去不是挺好嘛。

经过此事,巴卡京多少还是有些收获。后来他对一名俄罗斯记者说,他对西方太幼稚了,他是戴着玫瑰色眼镜看世界的。

终于明白自己“太幼稚”了。终于明白即使划开肚子,对方也不会承认你只吃了一碗粉,尤其在国际隐蔽斗争的战场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