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社会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2009年11月3日,武汉同济医院完成了一场等待18年的手术。

在这场手术中,陈玉蓉将自己二分之一的肝脏移植到了儿子身上,而她为了这场手术,连续“暴走”221天,每天徒步10公里,忍饥挨饿,靠喝水充饥,为得只是能够增加手术的成功率。

按理来说,如此无私的母爱和顽强的毅力本应被世人称颂才对,可就当这场手术完成后,她却又陷入了另一场舆论风波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的她又怎么样了呢?

漫漫救子路

1976年,22岁的陈玉蓉在亲友的介绍下认识了在武汉石化分公司上班的叶国祥,二人在相互了解的过程中有了好感,没过多久便携手成家。

郎情妾意之下,孩子也很快出生,在夫妻二人共同的决定下,孩子取名叫做叶海斌

一时间,三口之家,尽享天伦之乐。

可这样的幸福并未持续多久,当叶海斌13岁时,他的身体突然出现了一些异常状况。

不仅说话变得结巴,甚至到后来连走路都颤颤巍巍,无法直行。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陈玉荣(左)和叶海斌(右)

孩子的状况立即引起了陈玉蓉夫妇的重视,他们将孩子带到医院检查,而医生话却让这对夫妻如坠冰窖——叶海斌患上了一种罕见的先天性疾病,肝豆状核病变

这种疾病不仅会损伤肝脏,更会影响中枢神经,严重的话甚至会导致死亡!

如此噩耗犹如雷阵般响彻在陈玉蓉的脑海,那一刻,她只希望患病的是自己而非儿子。

对此,医生提出“早治疗,早康复”的建议,尽快帮叶海斌进行换肝手术。

可当了解到手术费用和成功几率时,陈玉蓉沉默了。

她和叶国祥虽然都有稳定的工作,但作为工薪家庭,每个月的一丁一卯都是固定的,如此高昂的费用,他们怎么承担得起。

再加上当时医疗水平和医疗设备都相对落后,无奈之下,陈玉蓉只能选择保守治疗。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1996年,42岁的陈玉蓉从原有乡办企业下岗,家庭的经济压力被叶国祥一人担在肩上。

面对一家老小的生活开支和儿子的治疗费用,叶国祥选择咬牙坚持下去。

这段期间,他的头发大把大把得掉,本来正值壮年的他却在几个月内变得格外沧桑。

这一切被陈玉蓉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为了减轻丈夫负担,分担家庭压力,她连跑几个星期,终于在当地的一家建材公司找到了份会计工作。

无论生活多么艰难,日子总是要一天天过下去。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叶国祥的工作是三班倒,熬大夜是常有的事。陈玉蓉体贴丈夫,便一人揽下照顾儿子的活。

家庭在夫妻二人的共同经营下,慢慢出现好转,而儿子的病情也开始趋于稳定。

看着逐渐恢复血色的叶海斌,陈玉蓉相信,在她的照料下,儿子一定能康复。

但生活不如意事常八九,叶海斌的病情再一次产生了恶化。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2005年8月5日深夜,忙碌一天的陈玉蓉刚刚躺到床上,便听见客厅中传来阵阵呕吐声。

心感不妙下,她陡然从床上坐起,快步循声走去,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

只见客厅的地板上淌着大片血迹,而叶海斌脸色苍白倒在一旁,意识已经陷入昏迷。

巨大的恐慌将陈玉蓉紧紧包围,她来不及多想,连忙将孩子送往医院治疗。

在经过多名医生的合力救助下,叶海斌的病情终于稳定下来,人也慢慢清醒,但另一个噩耗也随之而来。

他的病情恶化了,肝硬化严重,已经到了不得不做肝移植手术的地步,如果再拖延下去,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陈玉蓉知道,在这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医疗技术已经有了明显进步,但医疗费用却仍旧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

医生说手术费最少需要30万。

这30万的声音轻飘飘,可落在陈玉蓉耳朵里却好似千斤重担。

这些年为了给儿子看病,别说手中存点积蓄,每个月能够顾得上生活开支就已经是谢天谢地。

30万元,对这个家庭来说实在是没有能力支付。

无奈之下,陈玉蓉只能一边筹钱,一边再次选择保守治疗。

穷,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也是一种恶疾。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凌晨堤坝上的身影

手术虽然一时无法开展,生活却总要继续。

在陈玉蓉细致入微的照顾下,叶海斌的身体情况逐渐稳定,并且有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为了分担家庭压力,叶海斌决定外出打工,但他还是低估了疾病程度。

2008年12月14日,在外出差的叶海斌再一次吐血晕厥,被人紧急送往宜昌人民医院抢救。

得知消息的陈玉蓉双眼挂泪,立即动身往宜昌赶去。

坐在武汉至宜昌的大巴上,她望着窗外弥漫的大雾双眼出神,感觉这条看不清前方的路像极了儿子的求医之旅。

她不知道如果儿子下次再吐血晕厥还能不能抢救过来,但她暗下决定,绝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她要把自己的肝脏换给儿子,换一个生的希望。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或许是陈玉蓉的诚心得到了回应,叶海斌再一次从“鬼门关”被抢救回来,而医生也再次强调到,患者的身体情况已经不能在继续拖下去,必须立马安排肝脏移植手术,不然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谁都不能保证还会像现在这么幸运。

陈玉蓉点了点头,转身将自己准备换肝给儿子的想法说给家人,她觉得叶海斌的病情之所以会一再恶化,都是因为自己没有本事,拿不出钱来。

但叶国祥作为一家之主,作为顶梁柱,无论如何都不能倒下,而儿媳还有孩子需要照顾,更不能冒着险,所以只能由她来进行换肝。

她想让病了18年的儿子,重新变成一个正常人。

为此,他们再次转院来到武汉同济医院,在经过两个月的准备后,另一个噩耗却再次传来。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按照原本的计划是将陈玉蓉三分之一的肝脏换给儿子,但在手术前的常规检查中,叶海斌被查出丙肝,自身的肝脏需要全部切除,而陈玉蓉要捐出的肝脏也由之前的三分之一增加到二分之一甚至更多。

除此之外,陈玉蓉的肝脏检查也出了问题,她的脂肪变肝细胞占比高达60%左右,属于重度脂肪肝,不适合做肝脏捐献。

长达两个月的期待在这一瞬间全部崩塌,陈玉蓉崩溃了,她站在医院的走廊里感到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医生看着陈玉蓉斑白的两鬓和考虑到叶海斌暂时稳定的病情,给出了一个建议——减肥。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让陈玉蓉通过减肥降低肝脏周围脂肪占比,从而消除脂肪肝,这个建议无论从她自身的家庭情况考虑还是健康情况考虑,都是最优解。

但此时的陈玉蓉已经55岁了,让一个年届花甲的老人通过短时间的减肥去除脂肪肝,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

不过对于此刻的陈玉蓉来说,只要能救她儿子,无论做什么她都愿意。

就此,一场无声的战争在陈玉蓉决定减肥的那刻起就已经打响,如果胜利,那她和儿子都可以恢复健康,如果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从医院离开后,陈玉蓉走在河边的堤坝上,仔细思考自己减肥的事情。

家里已经入不敷出,不可能再拿钱出来参加减肥培训或办健身卡,想要瘦下来,只能靠她自己。

望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堤坝长路,陈玉蓉心中有了主意,她决定从今天起,每天在这堤坝上暴走10公里,同时少吃饭,多喝水,尽快将脂肪肝减掉。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陈玉蓉上桥的地方有个桥墩,桥墩上写有“2”这数字,她把这个数字当做石碑标识,沿着这个桥墩一直往前走,到头后能看到另一个桥墩,上写有“4.5”。

这一来一回刚好是5公里,她每天早上走一次,晚上走一次,一天走上10公里。

于是打这天起,这条路上便多了一个“暴走”的身影,风雨兼程,每日不断。

刚开始减肥时,陈玉蓉每天只吃一个小饭团,饿得受不了时她就喝水,一天下来光水都能喝四五升。

后来胃饿小了,身体慢慢习惯了,她就在食谱里增加一些水煮的绿叶菜,用来保持营养。

但人毕竟不是铁打的,长时间这么下去哪受得了,不出两个月,陈玉蓉整个人看起来都没了生气,脸色非常差。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2009年7月的时候,堤坝上出了一起车祸,一个常在坝上散步的女人被摩托车撞死了。

此消息一经报道,坝上散步的人瞬间就少了一大半,晚上更是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只有陈玉蓉雷打不动,每天出现在这条路上。

有人劝陈玉蓉也不知道避讳避讳,这时候还在这里散步多晦气,陈玉蓉却说:“我什么鬼都不怕,我是当妈的人,我只怕失去我的孩子!”

后来武汉的天气越来越热,进食量本就少的陈玉蓉在“暴走”的途中感觉头晕目眩,身体越来越吃不消了。

家人劝她休息休息,说再这样下去她自己的身体恐怕要先垮掉。

陈玉蓉不为所动,坚定地说道:“我要是现在放弃了,那就连我儿子的命也一起放弃了,我这不是为了我,是为了我儿子!”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就这样,陈玉蓉走了221天,走了2110公里,走烂了四双鞋,走出了生命的奇迹。

2009年9月21日,在新一轮体检后,医生惊奇地发现陈玉蓉的脂肪肝消失了,他感叹这不仅是医学上的奇迹,更是母爱的奇迹。

同年11月3日上午,陈玉蓉和叶海斌一同被送进手术室,三个小时后,手术圆满成功。

陈玉蓉“暴走减肥,切肝救子”的事迹经过网络报道后迅速发酵,大家纷纷感慨这个55岁的母亲的不易,并为其深受感动。

2010年,陈玉蓉被中央电视台评为“2009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而她的事迹也被拍成励志电影,鼓励着每一个家庭。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舆论风波

叶海斌康复,陈玉蓉荣获感动中国人物,这两件事本应该让叶家充满欢乐才对,可现实却告诉了他们什么叫“人红是非多”。

正当人们为“暴走妈妈”的事迹而感动时,一档节目却爆出“陈玉蓉拿社会救助款整容”的事情。

并且更有网友发帖炮轰陈玉蓉,质疑她拿着好心人的募捐款不给叶海斌治病,反而用来给自己的容貌买单。

质疑声越来越多,就连陈玉蓉的儿子也跑到整容医院去求证,结果发现自己的母亲确实是做了双眼皮和眼袋去除。

这名医生更是坦言说道:“她还提出想要抽脂减肥,希望变成赵雅芝的脸,麦当娜的五官。”

此话一出,叶海斌如遭雷击。他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做,同时也担心陈玉蓉做整形手术的风险。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难道“暴走妈妈”真的是为了一己私欲,拿着儿子的救助款为自己买单?

对此,陈玉蓉也是有苦难言。

她说在手术后虽然收到了社会各界的捐款,但那始终是别人的钱,自己和儿子不可能一辈子都靠“卖惨”生活,所以她决定找一份工作补贴家用。

但当时她已经将近60岁,面试的几家公司都嫌她年龄大,不愿意录用,所以她就想通过整容让自己看上去年轻一点,她没想到自己的决定会引起这么大的舆论。

为了让风波停息,陈玉蓉登报将事情原委全部说出。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2010年5月,已经成为感动中国人物的陈玉蓉受邀来到秦皇岛参加世界徒步大会,在这里,她经别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做美容整形的老板。

这名老板表现得十分热情,不但安排吃喝玩乐,更是关心陈玉蓉的身体情况。

陈玉蓉本就是一个地道的普通妇女,哪能想到这里面还另有玄机,于是便诚实说自己最近有些畏光和迎风流泪。

听到此话,老板表示自己可以帮陈玉蓉做个整形手术,不仅可以让她变得年轻漂亮,还不用另外花钱。

陈玉蓉想到自己求职被拒的经历,虽然心动,但还是拒绝了。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对方见陈玉蓉表情犹豫,再次承诺,这个手术不仅不让她掏钱,还会给她六万块钱作为回报。

面对重金诱惑,陈玉蓉支吾半天没有说话,而叶国祥觉得这个老板待人热情,应该不会坑骗他们。

本就缺钱的陈玉蓉见此也就不再坚持,同意了老板的整容请求。

但她没想到的是,那6万块钱竟然是整容公司“形象代言人协议”的费用,只要签了协议,作为乙方的陈玉蓉就要无条件配合公司安排。

而之前约定好的6万块钱的代言费,传到陈玉蓉手上时却只剩3万不到,她没有用儿子的救助款,但免费整容却给她带来了舆论压力的代价。

09年55岁母亲为割肝救子暴走2110公里,后陷整容风波,如今怎样了

事情随着陈玉蓉出面澄清而落下帷幕,她也慢慢不再在媒体面前露面,重新恢复家庭主妇的身份,在家里带带孙子,做做饭,过着老年生活。

如今陈玉蓉和叶国祥都已经将近70,早就过上了退休生活,每天的日子也不再受外界感染,忙时就帮忙带孩子,闲时就在自己的院子里种种菜,养养花。

而叶海斌也已经43岁,经过换脏手术的他如今身体健康,肝病再未发作,甚至和媳妇又生了一个儿子,每日照常上下班,日子平淡而充实。

时间让所有人忘记了当时的不愉快,只感受着当下的幸福而美好,而这也正是陈玉蓉一开始便追求的生活,平淡,知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