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社会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我都白活了,我真不是人,把自己的孩子给祸祸了。”


2018年4月,一对中年夫妻风尘仆仆从内蒙古赶到北京友谊院。

就在不久前,53岁的句广俊被查出了肝脏多发性X,仅剩几个月的生命,他希望在北京能够得到不一样的答复,也期盼着能够有更好的治疗方案。

专家经过会诊后一致认为,肝移植是唯一的治疗方案。

可肝源非常稀少,句广俊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他很可能等不到和他匹配的肝源。

就在这时,句广俊的儿子找到了主治医生,提出要捐出自己的肝脏,给父亲续命。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儿子句磊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我都要去尝试,我要救我爸。”

儿子的决定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特别是作为父亲的句广俊,一想到自己的命要用儿子的健康来换,他怎么也不愿意接受。

“父母救孩子天经地义,哪有孩子捐肝给父母的?”

如果同意儿子捐肝,父亲可能会有一线生机,而失去部分肝脏的儿子健康可能受到严重损害。

可如果不同意儿子捐肝,父亲就将必死无疑。

这家人该如何抉择呢?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父亲句广俊

噩耗传来

2018年4月初,53岁的内蒙古汉子句广俊突然觉得身体不太舒服,饭也吃不下去,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一开始老句并不在意,他患有多年的肝硬化,身体不舒服是常有的事,可随着情况越来越糟糕,他扛不住了,在妻子的陪伴下到医院做了检查。

“你患有肝脏多发性X,从检查结果上来说比较严重,几乎没有手术切除的可能。”

更糟糕的是,医生告诉他们,如果没有有效治疗方法,老句就只剩下几个月的生命了。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不是肝硬化吗?怎么就长X了呢?”句广俊和妻子拿着检查结果怎么也不愿意相信。

他们跑遍了周边大大小小的医院,每一位医生都告知他们,这就是肝脏多发性X,没有误诊的可能。

深夜里,句广俊夫妻俩枯坐在客厅里,没有丝毫的睡意。

“咱们不能就这么等死。”妻子抹了把眼泪,X丈夫的手说:“我们到首都去,那里有最好的医生和医疗技术,肯定会有办法的。”

老句却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可看着妻子那通红的眼圈,慢慢点了点头。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句广俊的妻子

夫妻俩风尘仆仆地来到北京友谊医院后,医生告诉他们还有一条路可以走。

“你们听说过肝移植吗?”

主治医生解释说:“就是从健康捐肝人体上取出一部分来,换给患者,成功率也比较高,这是唯一的治疗办法。”

然而没等句广俊夫妻俩多高兴一会,医生又告诉他们,肝移植手术并不是最难的,难是难在肝源。

每年都有许许多多的患者在等待匹配的肝源,其中有很多重症患者因为等不到合适的肝源而遗憾逝世。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听完医生的解释后,句广俊夫妻俩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就熄灭了。

按照句广俊目前的病情来看,可以再等上几个月的时间,但能不能等到合适的肝源,谁都不知道。

听着妻子的哭泣声,句广俊表现得很轻松:“别难过,我命硬得很,一定能等到的。”

可结果到底如何,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来自身边的肝源

在外地工作的句磊听说父亲生病住院后,就急忙带着新婚妻子一起赶到了北京。

“当初刚查出来的时候为什么要瞒着我?”句磊有些生气:“这么大的事,你们都不告诉我一声!”

一开始,夫妻俩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大病,就一直瞒着儿子,后来查出X住院了,瞒不下去了这才告诉了儿子。

句磊看着病床上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的父亲,满是心酸。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在他的印象里,父亲一直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全家人的支柱,无论有什么样的困难都难不倒他。

而现在,句磊发现父亲的发间多了许多白发,浑浊的眼睛不再明亮,曾经伟岸的身影也佝偻了不少。

父亲老了。

句磊也从医生那里了解到了父亲的具体情况,他不断地询问和哀求医生,有没有办法快点找到匹配的肝源,都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还有很多人和你的父亲一样在等待救命的肝脏,大家都只能等。”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句广俊的妻子不断哀求着医生:“医生,您再想想办法,能不能快点找到匹配的肝源,我老公等不及了啊!”

医生也很想帮助这一家人,可没有合适的肝源,再怎么着急都没有用。

句广俊沉默许久后提出,要不别治了,家里人照顾着累,还要花那么多钱,到最后人财两空,何必呢?

句广俊的决定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大家一致决定绝不放弃,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要全力以赴!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就在家人沉浸在悲伤中时,句磊却悄悄离开了病房,找到了主治医生。

“医生,我听说有亲体肝移植,您能具体给我说说吗?”

原来,在听说了父亲的病症只能通过肝移植来治愈后,句磊就不停地查找相关的资料,希望能尽快找到肝源,在这一过程中他了解到了亲体肝移植。

亲体肝移植就是捐献肝脏的人和接受肝脏的人之间有血缘关系,移植后发生排斥反应的几率会减少,相容性比较好。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最重要的是,只要双方的身体条件都适合手术的情况下就能进行,无需继续等待。

而对于句广俊来说,最宝贵的就是时间。

听完医生的讲述后,句磊做出了一个勇敢的决定:“我愿意捐献肝脏,救我爸。”

艰难的抉择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同意的!”在听说了儿子的决定后,父亲句广俊大发雷霆,拖着病体在病房里走来走去。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父母捐肝救孩子,那是天经地义!哪有孩子捐肝救父母的?”句广俊大口地喘着气:“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

句磊了解父亲的倔强,他原本不想让父亲知道这件事,可如果要进行手术,就不能瞒着父亲,于是硬着头皮告诉了句广俊,不出意料的得到了坚决的反对。

不仅是父亲,句磊的母亲和妻子都表示了反对。

一想到要从句磊的身体里取出一部分肝脏来,句磊的母亲就觉得心在滴血。

“我宁愿换做是我去受这份苦,也不想让我的孩子遭这份罪。”母亲泣不成声:“句磊是我们唯一的孩子,他才27岁,刚刚结婚不久啊。”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句磊的母亲

妻子也很担心句磊的身体健康,毕竟肝移植不是小感冒,手术中还伴随着各种风险,术后也可能出现许多并发症,有许多不可预估的危险。

句磊却很坚决。

句磊十几岁的时候就离开家外出打拼,多年来和家人聚少离多,在外人看来他们的家庭关系没有那么密切,可对于句磊来说,这份骨肉亲情一直是他不惜用命来守护的珍贵财宝。

“爸,难道你要让我眼睁睁看着你去死吗?”句磊坐在父亲的身边说道:“我做不到啊!”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然而并不是做了肝移植就会百分百成功的,做完手术后,5年之内还有20%左右的可能性会复发。

可如果不做的话,句广俊的生还几率就是0%。

就在一家人都在苦苦挣扎的时候,句广俊的病情再次恶化了。

仅仅过了十天,句广俊身体里的X就再度恶化,甚至发生了转移。

主治医生迅速进行了专家会诊,大家都一致认为句广俊的病情不容乐观,如果不尽快做肝移植,最长半年,最短3个月,句广俊就会告别这个世界。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当医生把这个沉重的结果告知句广俊一家后,所有人都崩溃了。

句磊的提议又重新摆在了一家人的面前。

要么就是接受儿子的捐肝,去赌那20%左右的可能,但代价可能是儿子的健康。

要么就是继续等待匹配的肝源出现,但很有可能等不到那一天。

此刻最为难的人不是句广俊也不是句磊,而是被夹在中间的句磊的母亲。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作为一个妻子,她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受苦而无动于衷;作为一个母亲,她也不忍心让儿子承受这样的痛苦。

可留给句广俊一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们必须尽快做出决定。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过后,句磊首先打破沉默:“做吧,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可能,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救我爸。”

句磊X父亲的手说:“爸,我一定会救你的。”

父子俩的双手紧紧交握着,一切尽在不言中。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坚定的儿子和自责的父亲

经过检查后,句磊的肝脏和句广俊相匹配,符合做肝移植的条件。

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家人喜忧参半。

大家都很开心句广俊终于有了生的希望,难过的是肝移植并不是百分百成功,句磊身体上的损害也是无法估计的。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特别是作为父亲的句广俊,这位要强了一辈子的父亲一直在为家人遮风挡雨,做他们的最坚强的后盾,如今却要自己心爱的儿子为他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句广俊心中满是自责。

“我都是白活了,我真不是人,多好一孩子就这么让我给祸祸了。”

只有句磊很开心。

“父母抚养我长大,给我爱和关心,如今终于有了回报父母的机会,我是不会退缩的。”

既然无法改变这一决定,句广俊开始积极向医生咨询肝移植的细节,想要尽可能地让儿子平安无事。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经过初步的检查,医生预估需要切除句磊身上50%的肝脏来进行移植。

不仅如此,为了安全性和手术的顺利进行,医生还要切除句磊的胆囊。

这些消息对于句广俊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他反复地向医生确认过后,眼泪不断地流淌下来。

“如果不是真的一丝希望都没有了,我是不会同意让我的孩子捐肝的。”句广俊的内心不断地自责着:“一把年纪了还要祸害孩子,我真不是人。”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父子俩都同样的倔强,常年缺乏沟通的两人坐在一起经常说不上几句话。

如今坐在同一间病房里,句广俊因为自责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句磊则是因为一些莫名的情绪。

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毕竟是要切掉自己肝脏的一部分,可对于句磊来说,拯救父亲的信念已经战胜了对死亡的恐惧。

他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赌上一切的手术

2018年6月27日,是句广俊和句磊做手术的日子。

父子俩常年缺乏沟通,如今因为句广俊的病症,他们之间反而多了一些交流。

在准备进入手术室之前,句广俊依旧在自责,他甚至希望自己的病情能够严重一些,达不到做肝移植的条件,这样儿子就不用切除肝脏了。

一旁的护士不断地安慰着他:“这也是你的儿子尽孝的一种方式,只不过他比其他子女付出的要多一些,你要好好活下来,才能不辜负你儿子的付出。”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进入电梯后,护士把父子俩的手交握在一起,为他们加油打气:“手,拉手!咱们一起走!”

父子俩人的手紧紧的交握在一起,和他们一起交握的还有句广俊的妻子的手,此刻她握着生命中最爱的两个人的手。

一家三口的心紧紧的交融在了一起。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一家三口的手紧握在一起

早上8点30分左右,父子俩被推进了两间相隔不过10米的手术室。

主治医生先是给句广俊开刀,肝脏上的X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需要开胸之X行检查才能够确认。

万幸,经过检查后,确认句广俊的情况可以进行肝移植,于是医生一边给句广俊进行肝脏摘除,另一边马上告知另一间手术室,可以对句磊进行肝脏切除了。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父子俩躺在两间不同的手术室里,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坚持着。

很快,医生就从句磊的身体里取出了健康的肝脏,一共431克。

这看似微不足道的431克的重量,即将被委以重任,去挽救另一条鲜活的生命,支撑起一整个大家庭。

句磊的肝脏很快就送到了句广俊的身边,与此同时医生也切除了句广俊那已经病变的肝脏。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另外一边,手术室门外,家人们都在焦急地等待,句广俊的妻子和句磊的妻子蹲坐在医院走廊上,紧盯着手术室门口,一步也不愿意离开。

忽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护士高声呼喊着:“句磊的家属,句磊的家属过来一下!”

两位妻子立马从地上弹了起来,围到句磊的身边,跟随着医护人员一起把句磊送到重症监护室。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句磊的妻子

句磊的妻子暂时离开了手术室门口,句广俊的妻子仍旧在坚守着,也不断地为丈夫祈祷着。

“老句人很好的,对家人好,对朋友好,没有一个人说他的不是。”句广俊的妻子抽泣着:“他这样的好人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五个小时、六个小时……整整九个小时过去后,句广俊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

穿着被汗水浸透的手术服,医生告诉句广俊的家属:“手术很成功,接下来就看患者的排异情况了。”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得知这个消息后,守在门外的家属们都松了一口气。

术后的第二天,句磊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但在转出去之前,他提出想要见一见自己的父亲。

当看到自己的儿子躺在病床上被推到自己身边后,刚清醒不久的句广俊眼眶慢慢X了。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一直以来,他觉得自己为儿子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可如今却是儿子赌上了一切来救他,这让这个内蒙古汉子心中既感动,又心疼。

句广俊紧紧的握住儿子的手说:“爸爸的命是你给的,你受罪了。”

“说啥呢。”句磊的声音有些微弱:“你好好养,不然就白做了知道不。”

父子俩各自躺在一张病床上,享受着这难得的平静时光。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句广俊对新肝脏的相容度较高,接受程度高,没有出现较为严重的排异反应。

句广俊的情况也X可见的变好,原本萎靡的他也一天天的变得精神了起来。

家人们都很开心,句磊的付出,值了!

手术后的第23天,父子俩都可以出院了,句家人拉住医生千恩万谢,医生却说:“你们最应该感谢的是句磊,没有他的勇敢和付出,不会有这么好的结果。”

2018年,内蒙古一父亲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独生子力排众议割肝救父

听到这句话,句磊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一旁的母亲紧紧的抱住儿子,父亲句广俊严肃的面容也变得柔和许多。

当然,肝移植的成功只是第一步,句广俊还要在接下来的5年内养好身体,不让疾病再次复发。

羔羊跪乳,乌鸦反哺。父母抚养子女长大,给予无条件的爱,而子女不忘父母的恩情,孝敬长辈,这大概便是这世间最美好的事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