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社会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河南省西部山区,伊河边上的宋家岭村,是各种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的一架山梁,山梁侧面,有个袖珍型的小村子,只有两所院子,住户其实还是父子一家4口人。

宋家岭是一个鱼头型的山梁,藏在一条小山沟里面,距离山谷口有2、3里的距离,后面,却是蜿蜒不绝的大山。不管是从伊河边往上看,还是来到另一座山梁之上的村子,都很难发现他们。

随着近年来村村通公路,住在宋家岭的宋家父子出行方便了很多,即便是这样,村落里的4口人仍然保持着百年来的传统生活习惯,放牧、种田,平常没事不下山,已经80多岁的宋大娘更是连市府洛阳究竟靠东还是靠西都不知道……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山村走访中无意进入一条新修的公路,路面不宽,刚刚通车的样子,用来养护水泥的塑料薄膜还没有揭掉,有的卷进了路沿石堆里,有的被风刮上了树枝,路肩也没有回填,幸好一路没车,要不然迎面会个车还是个难事。

沿道路行进30多分钟,下过三道洼,又翻过两座山梁,终于在一处山间小水库边上,发现了这个袖珍村庄。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山梁顶上地方并不大,左侧沟底是小水库,右侧沟底是一片洼地,种着玉米,远远看到两个人在地里除草,宋大伯则一个人坐在村口树荫下乘凉。

老人告诉作者:两三年前,腿动过手术,现在啥也干不了,每天就是看看电视,看看家,老伴儿和孩子们下地干活,自己一点也帮不上忙。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这处山岭在100年前并没有人住,也没有名字。解放前,宋大伯的父亲省吃俭用,从地主家买下这儿2亩荒坡地,在这儿扎根开荒。烧掉山坡上的荒草,用草木灰改善土质,后来又借来一头牛,帮着耕种,经过两代人的努力,2亩贫瘠的荒坡耕地做基础,不仅养活了他们一家,还变成了7亩多耕地,虽然土质不好,却终于衣食无忧。

“你别看我住这地方不咋着,老社会那时候,往上山(指伊河上游)去的货郎挑,编席的,张箩的,箍漏锅的,还都是从咱门前过。以前没有大路,伊河里水大 ,都是翻山驾岭的绕。我爹那人不抠,不管谁来咱家,都有一碗饭吃。我记着我小的时候,一到晌午,非得多烧两碗水,弄不好就来人了……”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宋X正讲得热闹,村子里走上来母女俩,大娘笑着说:“看见有人来了,还想着是俺老四家回来了,原来不是。”

由于山岭上几亩地距离附近的村子比较远,也没有人来跟他们挣着耕种,仰仗父辈攒下的基业,老两口养大了5个孩子,现在除了老五在家养了八十来只羊,其余的孩子们要么搬到了别的村子,要么搬到了城镇。山顶上盖新房子实在太不方便了。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俺才来是啥样我都不记得了,她来的时候,还只有几间草房子。经我手,在那边沟里头盘了一孔窑,烧了9间房子的砖瓦,老大、老三搬到那边大村住了,给他们分了6间的砖瓦,给老四留了3间,现在他也没在家住……”

老人告诉作者:因为这个地方条件不好,几个孩子大部分都做了上门女婿,只有最小的孩子留在身边。大伯没想过,父亲一担两筐挑着铺盖和他来到这儿,现在家里大小人几十口,一说起来,老人就感慨国家政策好。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山岭鱼头的位置,种着不少红薯,花生,老伯解释说因为家里养的有羊,需要很多草料,虽然山坡地庄稼收成不好,还是把能种的地都种上,到冬天时候少买点草。

农村的老人们过惯了苦日子,都是极其俭省的,就连这辈子唯一一次去洛阳,也没有看过城市的繁华,在他的记忆里,还是旧时县城的东关庙会,西关集市,现在那些地方早已经成了高楼社区。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两年前,大伯腿上长了个瘤子,影响走路,于是到洛阳市里的大医院做手术,本来孩子们打算等他出院了,到市里的商场、公园看看,老人听说一天的住院治疗费就要1000多块钱,私下悄悄求着医生提前出院了。

“回来多美呢,咱住这山上,成天小风呼呼吹着,连蚊子都没有,去城里住可不中,又是水费、电费呢,出门干啥都得花钱,我才不去。在家是光挣钱不花钱,下去是光花钱挣不来钱,下去给孩子们徒增多大负担,那胜在家歇歇?”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宋大哥认为老父亲一辈子勤俭节约习惯了,去城里的哥哥家住不习惯,自己还没有买房子,就在家陪着他们。家里的3头牛和80来只羊都是宋大哥的,算是接了父亲的班。

宋大哥说在家放羊其实和出去打工的收入差不多,只不过放羊没有空闲时间。因为今年过于干旱,山上的荒草也不茂盛,宋大哥需要看着不让羊跑到地里啃食庄稼,同时随身带着镰刀,砍一些羊喜欢吃的树梢嫩叶。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如果是雨水正常的年份,宋大哥放羊就很自在了,只需要把羊X赶到沟底,它们就在山坡上X自在吃个够,卧到柿树下面休息,到晚上自己知道回家。最近二年,外面打工不好找活干,附近村里又多了几X羊,也就导致鲜草不那么充足了。

宋大哥没打算继续扩大养殖规模,他觉得80只羊已经够他招架的了,再多的话,冬天X干草的难度有点大。曾经有人告诉宋大哥可以自己种植饲草,青储后冬天也可以喂。宋大哥参观了种植场,觉得在山里不行,山坡地完全靠天收,没有浇灌条件,连种玉米都不能保证产量,种那些娇惯的饲草,可行性就更小了。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通往村子的山路,有一半都在沟底背阴处,一到冬天下雪,一家4口就不再出去,就连平时他们也很少下山。

山里放养的山羊出肉率比较低,本地餐饮嫌贵根本不用,羊肉馆子里卖的都是圈养的绵羊肉,宋大哥唯一的X渠道,就是靠羊贩子X后运到南方,宋大哥苦笑着说:“有利没利常在行,干啥都不好干。”

一家4口独享整座大山,养3头牛80只羊种7亩多地,整年不下山

山上有电有网,用水仍然有一些困难,住宅的边上,栽种着各种果树,为他们提供着阴凉。晚上吃饭的时候,每个人端一个碗,就坐在树荫下石头上,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一直坐到满天星光。

宋大哥新盖了平房,却已经后悔X老土房了。宋大伯住在土瓦房里,午休还需要盖被子,而宋大哥的平房里面,前半夜热得睡不着,他们干脆在平房上搭了一张床,跟不远处的牛羊作伴。

宋大伯说每个人有不同的活法,对于他来说,手术后能照顾自己,就已经不错。孩子们都已经成人,也担负了他们自己的责任,他和老伴儿能吃能动,已经是莫大的福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