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娱乐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关注星光微鉴,每天带来更多精彩内容!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金炜玲是国内红极一时的歌星,一时间名气超过韦唯和毛阿敏。

但现在提及她的名字,很多人都不认识。

曾经更是为了养活女儿去做保姆,生活状况与毛阿敏形成鲜明对比。

从当红歌星到做保姆,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01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金炜玲从小不仅喜欢听唱,还有一副好嗓子,什么歌她听几遍就会了。

金炜玲自己也报考好几个文艺团体,最后都因出身问题被刷下来时。

无奈之下,只好服从父亲的安排,成了一名车床工人。

但金炜玲内心仍然是渴望唱歌,所以她经常在车间忘情歌唱。

但久而久之就会影响到工友工作,领导对她也颇有微词。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于是金炜玲干脆辞职,去了流行音乐最发达的广东。

在广州,金炜玲接触到了最新的流行乐,也学习了最新的通俗歌曲唱法。

1987年,金炜玲参加了上海第二届通俗歌手电视大奖赛,一举摘得头冠。

同年还参加了“南斯拉夫国际音乐节”中国赛区的选拔赛。

在决赛中,金炜玲以一首《绿叶对根的情意》,力压韦唯、毛阿敏,夺得了第一名。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但令人费解的是最后代表中国去参赛的,是第三名的毛阿敏。

毛阿敏因此一唱成名,成了首位在国际流行歌曲大奖赛中获奖的歌手。

事后众人议论纷纷,凭什么第一名不能去参赛。

有人说,因为毛阿敏是李谷一的学生,并且这首歌是李谷一亲自谱曲的,自然想让自己的学生去比赛。

性格刚毅的金炜玲内心非常郁闷,即便李谷一事后想要弥补,她也没有理会。

02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因为当时她的实力已经不容小觑。

杂志封面上、报纸上、电视节目上都是她的新闻。

她录制的《爱情OK胶》的磁带,销售量达到了80多万盒。

在那个流行歌曲刚刚流行的年代,金炜玲可称得上是“歌坛一姐”。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这个时候可能是她事业巅峰的时候了。

就连军团也向她抛去橄榄枝。

这可是难得的机遇,但事业的成功让她迷失自我,她竟以出国深造为由拒绝了。

但不久她出国的担保人意外去世,这让她军团和出国计划都落空。

无处可去的金炜玲只好去朋友的酒吧驻场。这一唱就是两年。

也是在这里,她遇到了她的前夫林金一。

那时候的林金一还是南京艺术学院的学生,两人相差15岁。

03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起初金炜玲只是把他当做弟弟看,会教他一些唱歌的技巧。

但林金一是一个很热情的人,由于金炜玲是一个人住,林金一经常从家里带饭菜给她吃。

还经常带她出门散心,久而久之,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

很快就结婚了,并且在一年后,女儿也出生了。

婚后夫妻二人就在全国各地演出,当时许多场合都有二人的身影,也算小有名气。

但谁也不喜欢过四处为家的日子,没多久,金炜玲就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他们拿出这些年的积蓄,在苏州开了一家高档饭店。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起初生意如火如荼,两人也挣了不少钱。

但林金一是一个好客且要面子的人,朋友经常去他店里消费,而他碍于情面也不好意思让别人付钱。

久而久之,饭馆挣的钱还没有他请吃饭话花的钱多。

没多久,就关门大吉了。这件事也成了两人离婚的导火线。

此后两人总是因为一些小事吵架,再好的感情也禁不住这样的争吵。

终于,在2001年金炜玲提出了离婚。

04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离婚后,她仅带着自己仅有的存款,和女儿一起回到娘家。

本以为回到娘家可以得到父母的安慰和照顾,但往往事与愿违。

由于她整天寄人篱下,开销都是父母和弟弟出,久而久之,弟媳肯定就不乐意了。

弟弟甚至打了她一巴掌,而这一巴掌差点导致左耳永久性失聪。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这件事之后,她父母实在看不下去了,拿出养老金帮母女二人租了个房子出去住。

而一生要强的金炜玲实在接受不了自己的失败,竟然想到了轻生。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但看着自己年幼的女儿,她终于振作起来了。

撇下自尊,去给别人当保姆。无论怎样,这终归是靠自己的劳动挣钱,不丢人。

就这样二人的生活慢慢不如正轨。

歌手金炜玲:击败过韦唯毛阿敏,却以保姆为生,她经历了什么?

在这个短视频红利的时代,金炜玲也紧跟潮流,利用直播唱歌挣钱。

虽然直播间人气很低,但她唱得依旧陶醉,也许她心里仍有那份对唱歌的热忱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