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科技 知名儿童早教IPO“梦碎”

知名儿童早教IPO“梦碎”

中国X报记者 南深

知名儿童早教服务商宝宝巴士先是搭VIE架构尝试H股上市未成,后又颇费周折XVIE结构转战A股,但历经数次中止审核后还是传来终止上市的消息。

6月29日晚间,深交所官网显示,宝宝巴士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宝巴士”)创业板IPO终止。形式上看,宝宝巴士还是自己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距离前次恢复审核刚好半年时间。

知名儿童早教IPO“梦碎”

超七成收入来自广告超五成由百度贡献

虽然外界普遍认为宝宝巴士更像早教或游戏公司,但保荐机构中信建投在招股书中给公司包装了一个“专注于0-8岁的儿童启蒙数字内容提供商”的定位。

根据招股书的介绍,宝宝巴士在全球拥有众多用户,公司目前以0-8岁儿童及其家长为主要目标用户,研发、制作、运营以“好听、好看、好玩”为特征的音视频、APP等产品。

依托获取的互联网用户资源,公司通过下述方式实现收入:(1)APP接入互联网广告联盟客户(百度、谷歌等)的程序化广告SDK,获得分成收入;(2)将音视频产品授权给第三方网络音视频媒体(YouTube、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喜马拉雅等),获取授权收入;(3)儿童启蒙衍生品(公仔、玩具、书籍等)X;(4)用户付费下载或订阅等。

其中,APP合作推广是公司营收的绝对主力。2018年至20X,该部分业务收入分别为1.85亿元、3.83亿元、4.98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72.7%、72.87%、76.76%。具体而言,该部分业务就是“制作产品——提供用户免费使用,获取用户——APP接入广告——获得分成”的模式。而音视频授权大概贡献两成多的收入,儿童启蒙衍生品和用户内容付费加起来也才几个百分点。

知名儿童早教IPO“梦碎”

这样的商业模式下,公司的客户非常集中。

2018 年、2019 年、2020 年、2021 年 1-6 月,公司来自前五大客户的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89.39%、90.29%、88.98%、85.14%,主要客户包括百度、Gооgle 等规模较大、管理较完善的广告联盟。尤其是,2019年及2020 年公司来自百度的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57.12%、50.74%。

若上述客户的业务需求出现波动、行业格局出现变化,或客户的分成比例变化,都将可能在短时间内对公司的业务稳定产生一定影响。

总资产8.5亿募资18.5亿七八成资金用来“养人”

与一般的拟上市公司不同,宝宝巴士整体算是轻资产运行的公司,现金流比较充沛,负债率极低,正常情况下这样的公司依靠自身的利润滚存就能发展得不错,根本不太需要融资。根据宝宝巴士招股书,事实上公司近三年一期一分钱银行借款都没有。

20X上半年最新一期的资产负债表来看,公司账上有3.45亿的银行存款,还有2.93亿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主要构成是银行理财产品和结构性存款,这些高流动性现金类资产合计就有约6.4亿元,而公司总资产也不过8.45亿元,现金类资产占比高达75%。

负债端来看,一共才1.12亿元,占比最大的竟是三千多万的应交税费。近三年一期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保持在15%左右的极低水平。

知名儿童早教IPO“梦碎”

“不差钱”的宝宝巴士在递交IPO招股书之前,进行了两波突击分红,20X分了1.5亿元,20X上半年分了5040万元,要知道此前几年公司是没有进行分红的。有钱分红且无银行借款的宝宝巴士,却差钱搞“研发”,于是一开口就要募资超18亿元,是总资产的两倍多。

知名儿童早教IPO“梦碎”

公司所谓的研发,并不是大家想想中的那种高科技,主要就是开发儿童动画、开发APP、建研发楼,其中最大头的支出是研发人员的开支。比如,“动画产品研发项目”要投4.64亿元,其中3.75亿用来“养人”,占比高达81%。而“APP产品研发升级项目”拟投入4.5亿元,更是有4.26亿是人员支出,占比达到95%。粗略估算,公司规划的8个募投项目大约有七八成的资金是用来“养人”。

知名儿童早教IPO“梦碎”

当红流量明星面临X

2019年8月,宝宝巴士的「超级宝贝JOJO」动画系列在国内腾讯、爱奇艺、优酷三大视频平台上架,但反响平平。让人意外的是,宝宝巴士9月在国外的youtube上更新「超级宝贝JOJO」海外版「super jojo」系列后却很快爆火,这也引来知识产权纠纷。

知名儿童早教IPO“梦碎”

根据招股书,20X8月,发行人子公司宝宝巴士网络被 Moonbug Entertainment Limited 和 Treasure Studio, Inc.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地区法院(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Northern District of California)起诉,诉称“Super JoJo”形象及相关视频故意侵犯其知识产权。

根据公司的说法,“Super JoJo”形象及主要作品均系公司自主创作,于2019年上线,其形象可追溯至2016年公司创作完成并上线的2D 版人物卡通形象“豆豆”。公司“Super JoJo”从骨骼、五官上都比较精致小巧,是东方小男孩形象,与原告“JJ”欧美风格存较大差异,且原告主张的形象特征是幼儿卡通形象的常用设定,在原告使用之前已大量出现。

但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XX尚在审理阶段,公司已提交答辩状并提起反诉;若败诉,发行人将可能无法再使用“Super JoJo”形象,且面临对原告的赔偿(原告尚未提出具体的侵权赔偿金额),从而可能会给公司带来一定的不利影响。

编辑:舰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