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美文 四个人,两只狗,在无垠沙海中守望着星河……

四个人,两只狗,在无垠沙海中守望着星河……


夏日北至,戈壁的气温逐渐升高,刚长出嫩叶的小树开始了它与大自然的对抗,沙尘暴突袭带来的伤口处继续长出新的嫩芽,续写着这个地方成长、成熟和结果有关的故事。

因为热爱 岁月不觉漫长

这个地方叫“小树里”,位于巴丹吉林沙漠西北边缘,弱水河西岸,是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测控点号。在这个小院子里,只有4个人长期坚守,守望着无垠沙海,周而复始,平淡无奇。

四个人,两只狗,在无垠沙海中守望着星河……

“如果下个月你将离开守望的点号,你希望给这里留下什么?”带着点号负责人乔志军的疑问,这个月在点号轮守的覃城,在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守望心愿。

16年前,乔志军被分配到大树里测控点的37#副站,也是只有4个人的点号。刚下车,就受到了戈壁自然环境的“洗礼”,看着一片平房伫立在一望无际的沙海之中,刚满18岁的他,第一次感到内心的荒芜和无助。

四个人,两只狗,在无垠沙海中守望着星河……

“第一次到点号工作时就遇到了沙尘暴,刚下车人没有站稳,帽子就被刮飞了,点位手机信号都没有,生活物资一周才到一次,还记得我们自己编的顺口溜来形容当时的环境,‘电视看不清,手机没信号;要想看报纸,七天才能到”回想到16年前在点号工作的场景,乔志军回忆道。

常年与风沙和烈日相伴、与寂寞和孤独相守,每天除了电力巡检、设备维护,大多数时间都用来任务保障的乔志军,白天跟路过的人聊聊天还好,可是一到晚上,在漫天的星光下,点号静得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到,日复一日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乔志军养成了一个爱好:喜欢夜深人静的时候仰望星空。

“我的点号负责人曾经告诉我,扎根点号就是为了守望星空,在点号工作了16年才发现,头顶的星辰大海不仅仅是爱好,更是我们共同守望的责任。”谈起爱好乔志军说。

四个人,两只狗,在无垠沙海中守望着星河……

把美好留在心里,它就是阳光;把美好投X天空,它就是星河。一转眼,乔志军已在戈壁的星河下仰望了16年,也在各种大小的点号坚守了16年。

因为责任 心中不会荒芜

“双城”是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大树里测控点的代号,作为大树里测控点的重要组成部分,小树里地区也同样承担着对火箭、卫星等发射任务的跟踪测量工作。

“双城,雷达光学跟踪正常,遥测信号正常”在执行任务中,每当这个声音响起,驻守在小树里的雷达操作手付坦和宋建强都会重重地松一口气,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任务进行一切顺利。同时,这也是他们师徒两人认为最动听的话。

四个人,两只狗,在无垠沙海中守望着星河……

付坦(左)和宋建强(右)在检修设备

2018年8月,付坦从后勤保障岗位走向任务一线,面临新的岗位、新的工作环境,他X压力,努力学习,慢慢地从一个门外汉成长为行家能手。2019年12月,从事气象探空专业的宋建强因为业务能力突出、责任心强,也被选调到雷达设备上工作。

从此,付坦成为了宋建强专业知识上授业解惑的师傅,宋建强闲来无事时会教一些观云测雨的本领给付坦,两个人从陌生到熟悉,因为这个点号而交融。

四个人,两只狗,在无垠沙海中守望着星河……

付坦(右)和宋建强(左)在工作

“上风方向的天空颜色显著变黄,有效水平能见度小于1000m,沙尘暴马上要来了,抓紧做好防风沙准备。”随着宋建强的提醒,点号的4个人开始忙碌起来,迎着风沙检查测控区的测控设备防护措施是否得当,对所属的电、车、通信等设施进行应急处置。

风终于停了,付坦和宋建强一起收起防沙网,打开设备车窗,加电检查雷达工作状态,看到一切正常的指示灯亮起,他们两个感到从未有过的踏实。

点号虽小,却是航天发射任务中的重要的一颗‘螺丝钉’,成为这里的一员很光荣、责任很重,以后无论驻守哪里,心都不能荒芜。”付坦告诉宋建强。

因为牵挂 青春更显纯粹

“爱你孤身走暗巷,爱你不跪的模样,爱你对峙过绝望,不肯哭一场……”自从在手机上听过歌曲《孤勇者》,覃城就开启了循环播放模式。

生活一成不变,也是如此循环。在这里坚守一个冬天的覃城深感守点号不易,开春后他扛着锄头在屋前开辟了两片自留地,网上X了花种、培育成苗。他们一起种下花苗,也播下了希望。每日浇水、施肥,点号的这一抹绿意成了他心头的牵挂。

四个人,两只狗,在无垠沙海中守望着星河……

“开花了,开花了!”在调整工作地点的两周后,覃城再次回到“小树里”,飞奔到自留地前,兴高采烈喊着。

“牵挂是什么?是荒凉戈壁上生长希望,是风沙中生X意,是一颗颗青春之心绽放出最美的花。”在返回工作岗位的车上,覃城在朋友圈写下这句话。

四个人,两只狗,在无垠沙海中守望着星河……

除了最美的花,让覃城牵挂的还有“小黄”和“小树苗”,这是他在点号工作期间收养的两X,专门为它们起的名字。“小树苗”是一条拉布拉多犬,在覃城离开点号前,刚得了“细小”,频繁的呕吐、剧烈腹泻。

在这个点号,人生病了还能去40公里外的医院就医,动物得了病要跑到两百公里外的城市才有宠物医院。看着日渐消瘦的“小树苗”,覃城于心不忍,通过临床表现多方打听治疗方法,托人从城里及时带来药物,经过一个星期的悉心照料,才保住了“小树苗”的一条生命。

四个人,两只狗,在无垠沙海中守望着星河……

在自留地前, “小黄”和“小树苗”围坐在覃城的周围。他欣赏着牵挂的花海,而这里的人早也成为了“小黄”和“小树苗”的牵挂。

四个人,两只狗,在无垠沙海中守望着星河……

四个人,两只狗,在无垠沙海中守望着星河……

来源 | 我们的太空

作者 | 马奥林、陈国邦、丁嘉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