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历史 X园始建之年考辨(一)

X园始建之年考辨(一)

X园始建之年考辨(一)

“北新花园”位置初探

“北新花园”的由来,系康熙四十六年三月二十日,皇三子允祉的一篇“奏请指定建房地折”。内有:“窃于今年正月十八日,臣等奏请在畅春园周围建造房屋,皇父御赐北新花园迤东空地,令臣等建房。”这个“北新花园”在哪儿呢,是否就是后来的X园?笔者认为:这个北新花园,就是今日北京大学西门的蔚秀园。理由如下:

首先,康雍时期畅春园周边有三个花园,即康熙二十七年前建成的西花园、雍正初年建成的畅春园东花园、还有就是康熙三十八年以前建成的北新花园,也叫“北花园”、“北园”。目前见到“北园”的最早史料,是皇三子允祉老师陈梦雷(《古今图书集成》的实际主编)的《松鹤山房诗集》。陈梦雷(1650-1741),福建闽县(今福州市)人,康熙九年进士。回乡省亲时,被叛臣耿精忠所虏,迫入耿幕。后被人诬告,流放奉天尚阳堡。三十七年九月,康熙帝巡视盛京,陈献诗称旨,被召回京师。次年,入内苑,侍奉诚郡王允祉读书。故陈梦雷在诗文中屡次言及:“蒙恩再造,教习西苑。近又奉旨侍皇三子诚郡王读书禁廷”;“臣陈梦雷奉旨侍皇三子诚郡王读书北园”;“乙卯(按,即康熙三十八年)季夏侍皇三子诚郡王殿下北园读书”等等。其中“北园”,即畅春园北花园。具X置,在他的《乙卯季夏侍皇三子诚郡王读书北园即事三首》诗中,形象地告诉了我们:

东平别馆纳熏风,扈跸停骖禁苑通。

池水遥分银汉碧,岩花近接上林红。

云晴月牗疑天外,幔卷红桥入镜中。

枚马承恩初载笔,惘然蓬岛梦偏同。

东平:即“东平献颂”之典。此为陈梦雷暗指自己因歌颂帝德而受宠得用。

别馆:原指帝王在京城主要宫殿以外备巡幸用的宫室。亦指离家在外的住所。

上林:即汉代上林苑,泛指帝王的园囿。此处借指畅春园。

红桥:紧邻今北京大学蔚秀园东北,海淀101中学前,时为南去白石桥,西去玉泉山静明园、香山静宜园,东北去清河之要道。

枚马:汉代著名辞赋家枚乘、司马相如的并称。此处为陈梦雷自称。

根据上述诗文中的“禁廷”“北园”“禁苑通”“近接上林”“红桥入镜”等信息的综合分析,康熙中后期除了后来的蔚秀园外,别无他处。

X园始建之年考辨(一)

其次,乾隆五十七年,曾有一道上谕:“诸王园居,惟彩霞园曾经皇祖驻跸,是以门外建盖东西相向朝房二座,自应仍存其旧。此外,诸王公主之园居,俱不准建盖朝房,以示限制。”乾隆帝的上谕该如何解释,笔者以为:乾隆帝在重申赐园与御园规制不一样的同时,也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这座后来成为赐园的彩霞园,原来是御园。我们不能把它简单地理解成,这座皇子赐园康熙皇帝曾经驻跸过。否则,一墙之隔,彩霞园南门与畅春园小东门(康熙帝寝宫清溪书屋即在附近)不过一箭之遥,康熙皇帝有什么必要不回自己的寝殿休息,而非要驻跸皇子的赐园呢?

所以,我们有理由说康熙时的“北新花园”,就是畅春园以北的彩霞园,即后来称之为蔚秀园。

X园始建之年考辨(一)

康熙四十六年允禛赐园方位考

北新花园定位后,康熙四十六年,七位皇子所建花园的大概位置也就确定了。“似觉窄狭”之处建园的皇四子、八子、九子、十子,其位置就应该在今北大校园的北部,也就是鸣鹤园、朗润园、镜春园,及乾隆帝十女固伦和孝公主的淑春园和和珅的十笏园。因为今天北大校园的南部,康熙时还有翰林居所“弘雅园”和“佟氏园”。如此,才能符合上述谕旨:“皇父御赐北新花园迤东空地,令臣等建房。”因而四、八、九、十阿哥建园的地点,绝不会如李文所言,在后来“X园东墙外的水磨村”。其他三、五、七阿哥,三皇子允祉的“熙春园”在水磨村东南,今清华大学的位置,那皇五子和皇七子的花园也应该就在附近。所以,康熙五十二年,步军统领隆科多在奏折中,亦提及“北花园”。

步军统领隆科多谨奏:为请增添畅春园守兵事。窃查得,看守畅春园大墙、西场子、西花园之绿旗兵堆子二十五处,北花园堆子四处,西花园前二所堆子四处,清茶房、鹰房、稻厂等处堆子五处,静明园守墙堆子七处,河道堆子十处,村内堆子九处。兹为阿哥等新建花园,因此添设堆子四处看守,共计坐堆子六十八处。

上述“堆子”即哨所。为阿哥等新建花园所添设的四处堆子之位置,就应该是在包括允禛等四人的河道和允祉等三人的村子周围。

对于北新花园就是后来蔚秀园的这一推论,还有皇四子允禛《雍邸集》中的《春园读书》诗,可为佐证。

一片芳菲上苑东,昼长人坐落花风。

蒙茸细草侵阶绿,浓艳夭桃映阁红。

这首诗虽是《雍邸集》诗中的第一首,但写作时间却不是允禛做皇子时的早期(按,《雍邸集》诗并不按时间顺序编排,下文详述),因为在《清世宗御制文集》后,有皇十三子允祥的《交辉园遗稿》。其中第四首为“奉和雍亲X园读书元韵”,即:

紫燕穿帘西复东,一庭柳絮扬春风。

书开缃帙迎新绿,砚试端溪点落红。

诗目中写明系和“雍亲王”,而允禛受封亲王的时间是康熙四十八年三月,故他的《春园读书》诗,应写于该年或之后的某个春天。而相似“上苑东”的诗作,允禛继位后还有一首X园《暮秋》诗:

散步御园东,清溪跨玉虹。

一亭风冷淡,叠砌石玲珑。

另外,允禛的子孙们在X园诗作中亦有相似的描述。如乾隆帝的长春园《春正含经堂》诗:“书堂御园东,轩敞别一区。”嘉庆帝的《长春园泛舟即景》诗:“园接长春御苑东,天然胜概境相同。”道光帝的《诣绮春园问安恭纪》诗:“侍养东朝御苑东,绮春春景四时同。”上述诸帝以御苑为坐标,所咏诗中的位置,都丝毫不爽。所以,康熙年间允禛《雍邸集》中的“上苑东”,无疑就是畅春园迤东,除了今天北京大学的位置之外,是没有第二个地方的。

其次,据《清圣祖实录》,康熙五十五年九月,皇八子允禩患伤寒病笃。时康熙帝自热河回京途中,“驻跸汤泉。因允禩卧病在畅春园路傍园内,降旨将允禩移回家中之处,著诸皇子议奏”。结果,皇九子“允禟愤怒云:八阿哥今如此病重,若移往家中,万一不测,谁即承当,激切拦阻”。但诸皇子以父皇为重,仍议云:允禩病“已甚笃,倘有不测”,其“见驻之处,乃皇父经由之御路,所关非细,理应移回。”这段记载,也明确地告诉我们,皇八子允禩的赐园就在“畅春园路傍园内”,也就是蔚秀园迤东,今北京大学校内。所以是康熙帝从汤泉回畅春园的“经由之御路,所关非细”。

由此,可以得出以下的结论:即康熙四十六年,赏赐七位皇子建园的这个地理坐标——北新花园,初是御园,康熙朝晚期则改为赐园“彩霞园”。乾隆初年,彩霞园成为雍正六子弘昼的赐园,时称“和王园”。道光元年(1821)十二月,皇太极六世孙敬敏承袭肃亲王,成为该园新主人。十六年十一月,乾隆帝长子定亲王永璜之曾孙载铨承袭定郡王,入住该园,更名“含芳园”,俗称“定王园”。咸丰八年(1858),整修一新的原定王园,又赐予道光帝七子醇郡王奕譞,旋咸丰帝赐额“蔚秀”。自此,蔚秀园称谓沿用至今。

[作者]

何 瑜

[编辑]

付 怀 东

[资料来源]

北京X园研究会

X园始建之年考辨(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