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社会 2001年“雇X弟”案,哥哥雇X死亲弟弟:你死了,我就有钱了

2001年“雇X弟”案,哥哥雇X死亲弟弟:你死了,我就有钱了

2001年12月28日,温州法院宣判,余志权因犯故意杀人罪,且犯罪动机极其卑鄙、恶劣,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看到这个X结果,余志权崩溃大哭,不知是悔、是恨,还是二者皆有的泪水从他被金钱蒙蔽的眼睛中流淌而出,在他已经被泪水模糊的眼眶里,不知是否会浮现弟弟余志武的音容笑貌,浮现弟弟买下保险时喜悦的笑容:“哥,这样咱以后不管出了什么意外,都有保障了吧……”

那时的余志武永远不会想到,他的这个“意外”,竟然是他无比信赖的X哥。

2001年“雇X弟”案,哥哥雇X死亲弟弟:你死了,我就有钱了

01 雇X弟 雪中炭反变夺命刀

2000年底,在温州打工,平日里以踩三轮车为生的余志武回到家乡,见到了亲大哥余志权。

“咱爸还好吧。”余志武看到大哥余志权,第一句先问起了他们的老父亲。

“嗯嗯,都挺好的,有我在你还不放心。”余志权一面应付着,一面打量着这个许久没见的弟弟。

或许,他是一个合适的目标。

余志权这样想着。

第二天,在大饭桌上,余志权X一根烟,点上,故作愁容地抽起烟来。

“大哥,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地愁起来了?”见到大哥一脸愁容,余志武也放下了筷子,关心地问道。

“唉……”余志权叹了口气,看了四弟一眼,没有说什么,又吸了口烟。

看到大哥如此惆怅,余志武也认真起来,说道:“咱们兄弟都在这里,有什么麻烦大哥你尽管说,咱们兄弟一起解决,能给大哥分忧的,咱绝不含糊。”

余志武如此真挚诚恳的兄弟情,在此时此刻的余志权眼里却像是一个“憨厚”“老实”的摇钱树,曾经的兄弟感情,田野里,操场上,过去的欢声笑语,现在都被X裸的金钱利益所掩盖,再也看不到一丝人性。

2001年“雇X弟”案,哥哥雇X死亲弟弟:你死了,我就有钱了

“你说,咱们兄弟几个现在都分散各地,你说,我是说万一啊,万一咱兄弟们再有个什么事,你说,咱爸可怎么办啊,”余志权假装惆怅的食不下咽,再次长长地叹了口气,“唉……”

余志武听了余志权故作惆怅的一番话,“唉……”也叹了口气,随后,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对余志权说道:“大哥,你是一直在家里照顾咱爸的人,又是咱大哥,从小就一直照顾咱们这些小孩子,这事儿,您尽管拿主意,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咱一定听大哥你的。”

余志权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再吸了一口烟,说道:“这倒也不难办,最近我找熟人打听到了一款保险,你去投个保险,保险受益人嘛,就填你自己和咱爸,万一,我说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这样你自己和咱爸都能有个保障。老四你看这怎么样?”

“行,大哥你上过学,有文化,这些复杂的咱也不懂,只要大哥你拿了主意,咱就听你的。”余志武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见到余志武这么痛快地就答应了,也兴奋地笑了起来,“哈哈哈,老四你可真是靠谱,哈哈哈,吃饭,吃饭。”一把把劣质的香烟摁灭在了烟灰缸里。

余志武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余志武笑,是因为自己终于能给大哥分忧,能给老父亲尽孝。

余志权笑,是因为自己费尽心思结下的大网终于网住了一只大鱼,此时此刻,余志武已经不再是他的亲弟弟,只是一棵快要结果的“摇钱树”。

只要弟弟死了,那保险受益人自然只有年迈的老父亲,到那时候,只要自己再略微操作一下,那自己的美好生活……

想到这,余志权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余志武看着喜笑颜开的大哥,也开心地笑了。

2001年“雇X弟”案,哥哥雇X死亲弟弟:你死了,我就有钱了

既然余志武已经投了保险,那什么时候能把保险费拿到手,自然就成了余志权现在最为迫切的事,只是余志武一直在温州打工,自己由于照看年迈父亲的任务,又不能去温州找余志武,自然就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能够把余志武置于死地。如果保险费一直拿不到的话,那自己手里的债务又是一个X烦。

余志权看着距离还款期越来越近的债务,再次拿起来了劣质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仿佛面前的香烟就是一棵摇钱树,仿佛要用这一下把金钱都吸入自己囊中。

终于,机会来了。

2001年5月,这天正在为找不到机会而犯愁的余志权,突然接到了弟弟的电话。

“哥,我在这边得罪了个人,你快来帮我处理一下。”

听着余志武焦急的声音,余志权拿电话的时候忍不住激动地发抖,机会来了,机会来了……余志权这样告诉自己。

余志权雇佣了自己的“老伙计”周兴政,承诺事成之后会给他十万元作为报酬,并把一张只有300元存款的卡交给了他 并宣称里面有足足3000万元,是他的活动资金。

还在温州等待自己哥哥来帮忙的余志武,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通电话叫来的不是雪中炭,而是索命刀。

余志权来到温州之后,为了不让余志武怀疑,余志权和周兴政来到温州之后先分开行动,由余志权单独去找弟弟,摸清弟弟的住处,随后又为了取得弟弟的信任,证明自己真的是来“解决问题”的,余志权又去见了几个湖北老乡;为了尽可能洗清自己的嫌疑,他还故意告诉别人,自己明天就要去温岭讨债。

  1. 余志权摸清了弟弟的住处之后就把这个信息告诉了周兴政,临走的时候,还特意地叮嘱周兴政,一定要等自己返回温州后过几天才能动手。

2001年“雇X弟”案,哥哥雇X死亲弟弟:你死了,我就有钱了

就在余志权离开温州,返回湖北利川后,周兴政决定动手。

6月18日,周兴政来到温州,旋即他又觉得自己一对一X余志武恐怕有困难,一旦出了纰漏,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他又雇了自己的老乡高建华,准备两人一起干。

当晚8点多,周兴政和高建华二人各自带了一把尖刀,来到余志武回宿舍的必经之路上。

9时许,余志武蹬着三轮车回来,周兴政和高建华迎了上去……

6月19日,一位村民早早地起床,打算先看一眼自家的田地,他走到通往海堤的机耕路上,忽然,他停住了闲散的脚步,那篇郁郁葱葱的绿色里,似乎掺杂了一点“碍眼”的红。

“不会是什么该死的野猫子吧……”,他一面想着,一面走过去,想驱赶走这个赖在自家田地里的“畜生”,等走到跟前,这个健壮结实的庄稼汉一下子吓得跌倒在地。

6月19日上午,温州市瓯海区X分局永中镇派出所接到报警,有人在机耕路上的田地里发现了一具男尸。得知有命案发生,瓯海区X分局副局长徐晓海迅速率局内骨干精英来到现场,经过重案组、技术X和X现场勘验,死者有胸腹部、颈部和背部多处伤口,创口多达20处,最终死因是心脏被刺伤导致的失血过多。毫无意义,死者系他杀。

2001年“雇X弟”案,哥哥雇X死亲弟弟:你死了,我就有钱了

发生如此重大,性质如此恶劣的命案,X局迅速成立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

很快,死者的身份信息就被确认。死者正是前文中提到的余志武。

专案组对余志武的社会关系展开调查,得知余志武是湖北省利川市X镇人,出事前在温州蹬人力三轮车为生,社会关系并不复杂,唯一可疑的是,死者在前不久曾经和一名姓高的同乡发生了争执,还发生了肢体冲突,死者打伤了高某。

死者身上的伤口有20处之多,凶手对死者的痛恨可见一斑,于是,专案组迅速传唤了高某。

结果令人失望,高某在案发时间有不在场证明,根本没有作案时间。高某的嫌疑被排除。

案情侦破陷入僵局,专案组决定采取两头并进的措施,一面广泛走访调查,向当地X众征集有用的信息,一面详细调查死者的身份。

在温州难以取得进展,温州警方决定来到死者的家乡调查,而此时,死者的葬礼都已经办完了。

就在温州警方陷入困局,对案情一筹莫展之际,利川市警方却接到了报案。

人寿保险公司向利川市警方报案,称有一个名叫余志权的人于7月11日来领取其弟弟的保险金。事情涉及尚未侦破的命案,但是骗保X又层出不穷,此时余志权迫不及待来领取自己弟弟的保险金,引起了保险公司的怀疑。

2001年“雇X弟”案,哥哥雇X死亲弟弟:你死了,我就有钱了

利川市警方将此线索告知温州市警方,经过浙鄂两地的警方综合分析,一个大胆却令人不愿相信的假设在专案组成员的心中被提了出来:这起杀人案,会不会和死者在半年前买入的巨额保险有关?

X哥为了骗取保险金杀害了亲弟弟?

这个疑问让专案组成员感到不寒而栗,但是本着不能放过一丝线索的原则,专案组成员迅速对余志权展开了走访调查。

经过对余志权的走访调查,专案组确定余志权有重大作案嫌疑,决定对其进行传唤。

在专案组成员有针对性的讯问攻势之下,余志权很快交代了自己雇X害亲弟弟,想骗取保险金的犯罪事实。

至此,这起跨越两省,性质恶劣程度极为罕见地骗保案的真相被完全揭开。

在余志权的交代之下,警方迅速将杀手周兴政抓捕归案。

2001年12月21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家庭成员众多的余家,没有一人作为余志权的亲属到场。

2001年“雇X弟”案,哥哥雇X死亲弟弟:你死了,我就有钱了

余志权的辩护律师认为,余志权雇X人的费用足足有十万之多,而他为其弟投的保险也不过才16万,两相抵消,余志权根本无法拿到多少赔偿,因此,余志权很可能欢迎“精神疾病”,要求对余志权进行司法鉴定。

而据余志权本人交代,他根本没有打算将承诺的十万元交给周兴政。可见余志权不仅没有精神疾病,而且思维也非常清晰。

法庭认为,在此案中,余志权的犯罪目的清晰,犯罪计划周密,不符合精神病人的作案特征。辩护律师的要求并没有被法庭所采纳。

2001年12月28日,法院作出宣判,对余志权和周兴政作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处。

据余志权事后交代,他最初找到的目标是他妻子的弟弟,也就是他的小舅子,并且想拉小舅子的X哥向某一起动手,但与余志权本人不同的是,向某坚决地反对对自己亲弟弟动手的这种有悖天理伦常,为文明和法律所不容的行为。

2002年6月28日,余志权和周兴政伏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