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时尚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70年代的时候,一位六十多岁的女人从国外回国探亲了,她便是唐瑛。

虽然已经年过花甲,可是这个女人一身的葱绿旗袍,绝代无双的优雅气质,眼波之中朦胧间竟然闪烁着一股返老还童的少女之感。

这令人啧啧称赞的穿搭与自然外露的优雅气质,其他人恐怕是轻易学不来的。

这位老人定然是优雅了一辈子,才有得如今这出众的精致韵味,说她做了一辈子的美人都不为过。

那么这位民国时期的名媛究竟是怎么生活的呢?

她的生活靠着奢侈着花费维持着普通女人难以企及的精致,无论什么时候,总是一天换上三次衣服,不同的衣服不同的韵味,流露着一个女人骨子里的精致。

可是奇怪的是,唐瑛很喜欢出门逛街,可是逛街的时候,无论看上什么喜欢的衣服,却总是只看不买。

这是为什么呢?

只见唐瑛轻轻走进店中,目光流转,对自己心仪的衣服打量两眼,口中呢喃两句,便衣服的样式记在心里。

回到家后,这衣服的样式便经过一番修改创新,变成了另外一番样貌,在原有的基础上,展现出一种独具匠心的创意。

没错,唐瑛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到店里找灵感。这就是一个精致的女人,不仅活得奢侈精致,而且生活中处处蕴含着自己的巧思。

那么像唐瑛这样的名媛,在民国时期究竟生活得多么奢侈呢?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无论什么时候,唐瑛总是一天换上三次衣服,不同的衣服不同的韵味,流露着一个女人骨子里的精致

一.名媛——贵族教育下的花朵

二十年代,北京城出现了一道人人艳羡谈论的美妙风景——陆小曼。她频频出现于大众视野,与她和徐志摩充满故事的爱情关联甚大。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女人与她齐名,那就是唐瑛,二人合称“南唐北陆”。这两道风景在当时,是名媛中金字塔顶尖一般的存在。

何谓名媛呢?顾名思义,有名自然是其中的必要因素。

这和封建时代有名的女性不一样,在封建时代,除了像武则天这样历史唯一的女皇帝或花木兰这样少见的女将军外,大部分女性之所以成名,都离不开她们的丈夫或情人。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在封建时代,除了像武则天这样唯一的女皇帝或花木兰这样少见的女将军外,大部分女性成名都离不开丈夫或情人

秦淮八艳身边,都有有名的才子;杨贵妃的身边,就是大名鼎鼎的唐明皇。在男权时代,一个女性要有名,离不开有名的另一半。

不过名媛出名,则相对对男性并没有那么依赖。她们能出名,首先要有强大的交际能力,也就是所谓的“交际花”。

要成为“交际花”,门槛可就比较高了,不仅要美貌绝世,气质照人,还要善于辞令,有相当的才艺,总而言之,就是能在大场合如鱼得水。

她们不仅仅是“花瓶”,而且靠着自己不亚于男性的交际能力,成为了舞台上闪亮的星。

当然,如果只靠名气和交际,她们可能还不能称之为名媛。要想成为名媛,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因素——豪门家族的加持。

唐瑛的父亲是什么人呢?当年其父唐乃安获得了清政府“庚子赔款”的资助,成为了首批的留洋学生之一。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唐瑛的父亲是清政府首批派出的留洋学生之一

这批留学生几乎个个都不简单,回国之后便活跃于我国的各个领域,这其中,唐绍仪更是在后来成为了国民临时大总统以及第一届的内阁总理。

唐乃安同时也是中国第一个留学的西医,回国之后曾在北洋舰队做医生,后来在上海开私人诊所。

不要小看开私诊这件事,在当时,我国医疗水平相当落后,能看得起私诊的人不过寥寥,因此唐乃安借此机会结交了许多名门望族,人脉非同一般。

而唐瑛的母亲也不简单。在封建时代,女性别说上学,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念环境下,连读书作诗都会遭受旁人的白眼。

可是她的母亲却是金陵女子大学的首届毕业生,可见其家世背景和受教育的优势。

由于父亲的留学经历和母亲受到的先进教育,唐瑛的家庭非但没有重男轻女,反而有点“重女轻男”的味道,对女儿们的教育和培养都极其重视。

在这样的家庭中,唐瑛几乎是被当做贵族来养的。

唐瑛就读的中西女塾,在当时可不简单,这所学校可不是一个古板昏沉的老先生拉着你读读背背,死抠古典文化,而是以贵族为标准全面培养女学生的各项能力。

唐瑛的课堂不止于学校,回了家以后,她依旧要学习各种才艺——舞蹈、英文、戏曲,中外的才艺尽皆精通。

而一个人像不像贵族,单看她有没有才艺还远远不够,关键在于她举手投足间自然表现出来的气质。

所以在家里,她还会在父母老师的调教下,从衣食等细节上培养自己的贵族习惯。

所谓“民以食为天”,绝大部分的普通老百姓,吃就是为了填饱肚子,没有那么多讲究,再多就是考虑“好不好吃”。

可是唐瑛就不一样了。首先作为一个贵族,吃饭是不能随意无规律的,精准的时间把握是贵族气质的体现,因此她的早餐时间、下午茶时间、晚饭时间,都有明确的时间表,且从来都是仔细遵循。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唐瑛作为一个贵族,吃饭是极为讲究的,其中时间把握便极为精准

而每一餐吃什么,也有细致的讲究,一定要经过提前的选配,按照营养均衡的原则来就餐。至于就餐的时候,自然也要符合就餐礼仪,边吃边语、随意乱动餐具等习惯都不行。

至于饭菜本身的质量,则由唐瑛家的四位厨师把控。

四位厨师分工明确,两位做中式点心,一位负责西式,另一位则更露脸,专门给唐府做大菜。

唐家的厨师资源,相当于每日都是大饭店的待遇。

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中长大,唐瑛自然具备了普通女性所远远不及的贵族魅力,终能够凭借自身素养跻身名媛之列,甚至成为与陆小曼相齐名的存在。

二.女性解放背景下的服饰变革

不过要维持这样的“贵族生活”,肯定要无限往里面砸钱的,这也是为什么做名媛背后一定要有豪门大族的力量作为支撑。

就以唐瑛的“衣”来说。作为一个贵族,一定要有自己“女人的衣柜”,而唐瑛的“衣柜”便是那十口镶金大衣箱。

平常女人出门,一天换三次衣服已经不得了了,不过唐瑛即便在家里也能一天换三次衣服,而且三次穿的衣服还有一定会规律:早上穿短袖的羊毛衫,中午穿旗袍,晚上通常有客人来,所以她会穿西式长裙。

唐瑛喜欢逛百货商场,里面有许多时尚的衣服,不过她到这里并不会买衣服,原因当然不是因为不舍得钱,而是为了找灵感——她逛商场的目的不是为了买衣服,而是做衣服。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唐瑛逛商场的目的不是为了买衣服,而是为了从那里找到灵感,从而设计衣服

作为一个名媛,当然是不能与其他名媛撞衫的,所以她会在商场里找寻灵感,把里面的样式记下来,然后再带回家自己画图样。

唐瑛将看到的图样修改过后,便将衣服交给裁缝来做。

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够领跑整个时尚界,当时唐瑛穿什么,贵妇们就跟着穿什么,时尚潮流跟着她跑。唐瑛能做到这种程度,靠的就是自己的手艺。

而当时的女性杂志《玲珑》,便将唐瑛作为“女性楷模”来宣传,鼓励女性们也像她一样,能够走上更闪亮的舞台,打扮靓丽,社交广泛,打破旧时代的束缚。

不过真正能成为唐瑛的女人,在当时确实少有。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唐瑛这么肯下本,是因为人家财力雄厚,绝大部分普通老百姓,却只能空自艳羡。

不过这倒不妨碍唐瑛在服装行业上大获成功。她和陆小曼合开了一家服装公司,自己设计自己制作,引当时潮流之先,和今天孙芸芸和万宝宝这样的名媛合伙设计珠宝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时朋友们可能会问,大部分老百姓既然都时尚不起来,为什么唐瑛她们在服装行业依旧得吃得喝呢?

这当中有件事需要注意——那就是女性整体虽然还处于社会地位相对低下的境地,可是由于女性解放运动的关系,当时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上流女性被解放出来,具有充足的时尚购买力了。

实际上,唐瑛陆小曼本人就是吃了解放红利的。

就说服饰吧。封建时代,中国女性的传统服饰将女性的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根本不将女性身体之美的展露放在眼里,甚至可以掩埋,只为了符合礼教的规矩。

最摧残女性的是,封建社会发展到后期,竟然通过缠足的方式束缚女性的肉体,彻底使得女性身体不得自由。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封建时代后期,女性的身体受到了缠足的束缚和摧残,彻底不得自由

而近代女性的解放史,首先是身体的解放史,在人衣关系上逐渐为女性的身体松绑。

这方面的变化,是从对女性荼毒最深的足部开始的,人们废除缠足,“天足”越来越多,因此穿的也不再是三寸小鞋,而是新时代的鞋子。

放足之后,女性一时之间倒有点不太清楚该穿什么样的鞋子了,当时市面上出现的鞋子也出现了各种风格,满族的、汉族的、西方的,什么类型的都有,甚至连男性的鞋袜也进入了女性挑选的视野。

比如庚子至辛亥年间,湖南、河南等地就将男性鞋袜推荐给女性,上流的妇女开始穿上圆头薄底靴,给民间女性做了一个示范。

1906 年,北京《顺天时报》做起了女鞋的广告,种类比之前更为丰富,放足坤鞋、苏式女鞋、西式皂鞋、学生鞋等应有尽有。

直到民国时期,连高跟鞋都常见于上流女性的脚下了。

除了解放女性的脚外,女性胸部的解放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不被束缚的足是“天足”,

而不被束缚的胸部便是“天乳”,为了改变当时不少女性将自己的胸部紧紧束缚的局面,民国时期掀起了一波“天乳运动”。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为了改变当时不少女性将自己的胸部紧紧束缚的局面,民国时期掀起了一波“天乳运动”

民国初期,许多女性对于胸部的衣饰相对保守,常常连睡觉之时都不会袒露胸部,将之着重遮蔽。

当时普遍使用一种俗称“小马甲”的内衣,这种内衣相对短小,关键是在小马甲的前片,你能看到上面缀有一批密纽,穿上之后便紧紧将胸部仅仅扣住。

类似这样的内衣,不仅将女性的胸部特征隐藏得几如男人一般,无法展现女性胸部的自然魅力,而且也因为对胸部的压迫,而影响到了女性的心肺功能,对她们的健康也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随着时代的发展,女性的内衣发生了革命性的改变——当时女性中间出现了义乳,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胸罩。

这样一来,女性的胸部便得到了解放,甚至还进一步凸显了女性的胸部线条,使得女性的身形之美也得到了展现。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随着时代的发展,女性的内衣发生了革命性的改变——当时女性中间出现了义乳,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胸罩

其实在民国刚刚建立,清政府刚被取缔的那段时光里,女性的观念虽然得到了极大程度的解放,但由于女性已经被压迫了上千年,因此她们的解放绝不是一朝一夕之事,社会风气更不会瞬间变得开明,甚至还会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试错期和阵痛期。

不过对女性的解放的重视,的确是提上日程了,我们的文化也在不断地在此方面进行改进和修正,而服饰的变化,便是其中最为明显的证明之一。

尤其是在当时刚刚崛起的新兴上流女性中,服饰的时尚变化体现得尤为明显。这也是为什么唐瑛和陆小曼的服装公司能在当时大获成功。

实际上,当时女性的服装,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从解放束缚到性别反叛,最后再到张扬自我。

一开始,大家都被缠足这样的陋习紧紧束缚,因此这时的当务之急,是先废除缠足,将女性的身体解放出来。

而随着平权观念以及女性解放的深入,女性深感自己受到的压迫,因此产生了反叛之感。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随着平权观念以及女性解放的深入,女性的服饰也发生着三个阶段的改变

但毕竟这种反叛带着冲动和非理性的情绪在其中,所以服饰上相对而言考虑的并非自身的需求,而是表达“反叛”,比如穿着中性(剪发、穿裤)、“一截穿衣”的旗袍,皆是如此。

可是随着时代的继续发展,女性们逐渐开始关注自我,强调个性的表达,所以服饰也逐渐变得符合自己的身体曲线,并且更加的女性化,甚至出现大量的私人化量身定制现象。

不过如此我们便能发现一件事:就是上流女性服饰的进阶速度,是远比平民百姓要快的。

在普通老百姓还在解放身体的时候,上流女性已经在表达叛逆了,而像唐瑛、陆小曼这样的名媛,则已经走在了历史上的前沿,于展现个性已经极有心得。

所以她们的生活,才会展现出一种引领时代的美,和一种与之相匹配的奢侈,对于一个极品的名媛而言,这是理所应当的。

三.令徐志摩叫苦不迭的陆小曼

不过到这里,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一件事,那就是如果当你把奢侈当做理所应当的话,就必须有承担相应奢侈的能力。

而这一点,徐志摩一直叫苦不迭。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为了承担陆小曼的奢侈花费,徐志摩可谓是叫苦不迭

作为“南唐北陆”之一的陆小曼,家世也与唐瑛一样的非富即贵,父亲陆定是晚清举人,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历任司长、参事、赋税司长达二十余年。

不过她的出名,很大程度和她与徐志摩的不凡之恋有关。

她二人恋爱的不凡,一方面体现在对传统伦理道德的冲击上——她二人各自与自己的原配离了婚,这在当时而言,实在是一件爆炸性新闻,是为那时的伦理道德所不齿的。

另一方面,则在于陆小曼无休无止的花销,和徐志摩的不堪重负。

陆小曼在吃穿用度上,是丝毫不输唐瑛的,并且常常出去参加名媛聚会,且往往玩到深夜才回家,这个习惯,直到她与徐志摩结婚也丝毫未改。

毕竟在她眼里,名媛的生活就彷如空气和水一样,是绝对离不开的必需品。可是这样一来,就苦了徐志摩。

要知道这些花销绝大部分是徐志摩承担的,因为这一点,徐志摩的家人已经与徐志摩断绝了经济往来。

那么就没人来管管陆小曼么?首先徐志摩其实是劝过的,他虽然在二人恋爱之初对陆小曼极为宠溺,但时间长了,徐志摩也深感陆小曼花销之大。

于是徐志摩便去信,直截了当地劝自己的妻子不要那么奢侈——

“眉,我爱你朴素不爱你奢华!”

“眉,你要做好吃苦的准备,以前那种奢华的生活,我们要改变它!”

“眉,断不能像以前那样生活了!”

可是正如上文所言,陆小曼可是将这种生活当做空气和水的,她怎么可能听徐志摩的劝告呢?

除了徐志摩外,陆小曼的母亲吴曼华倒也为她们两人当过家,可是没过多久,也深感这个家实在不那么好当,一个月竟然要花费五六百大洋!

五六百大洋是什么概念呢?当时的1919年的时候,鲁迅先生的工资可是相当高的,一年大概能赚到3500大洋,在当时,这笔钱买一套不错的房子可是绰绰有余的,而且是在北京,那么放在今天,这笔钱肯定有几百万了。

可是饶是如此,鲁迅先生平均每个月也就不到三百大洋的工资。而根据当时的米价进行保守的估算,徐志摩家每个月的花销起码有五万人民币。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民国时期的大洋购买力是相当强的,徐志摩家每月花销的五百大洋,至少值五万人民币

这简直是要徐志摩的命。

因为徐志摩已经失去了家里的经济支持,所以徐志摩只有自己想办法搞钱,那怎么办呢?没办法,家里媳妇就这样,只能一个人多打几份工了。

为此,徐志摩当时东跑西跑地上课赚钱,北平和上海之间连轴转,忙得大气都喘不了一口,更是为此牺牲了自己的艺术创作,生活里基本只剩下两个字——赚钱了。

更恐怖的是,陆小曼当时还染上了一个恶习——吸食鸦片。

这么耗费巨大的存在,更是让徐志摩家中的经济捉襟见肘,不断兼职的过程中加上借钱,也堵不上家里这个窟窿。

民国名媛生活有多奢侈?每天换3次衣服,逛商场不买只穿私人定制

陆小曼将奢侈生活视为空气和水一般的存在,因此徐志摩根本无法减少家里的开支

所以徐志摩除了开源外,只有节流了——陆小曼那节流是不可能的,只能自己这节一节,而因为这个原因,徐志摩便屈身搭上了邮政飞机,而且恰恰命运不济,因为飞机失事而亡故了。

可以看出,想要成为一个精致的极品名媛,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