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历史 南疆前线外出开会却遭遇越军截杀,1984年副教导员曹政林失踪事件

南疆前线外出开会却遭遇越军截杀,1984年副教导员曹政林失踪事件

1988年春节,一部经典的、反映南疆侦察作战题材的电视剧《黑豹突击队》在内地多个电视台热播。该部作品首次采用了一种特殊的拍摄模式——所有参演者并非专业演员,而是在南疆战场屡立功勋的侦察军官。

可以说,这也是一部完全按照实战模式进行拍摄的战争作品,甚至剧本当中的剧情,也都是来自于南疆战场的实况记录。尤其在本剧的开头,一段胶片式的南疆敌情通报,就把所有人带入到了那片深不可测的战场之中。

南疆前线外出开会却遭遇越军截杀,1984年副教导员曹政林失踪事件

《黑豹突击队》剧照,参演者全部为南疆战斗英雄

此时,来自黑豹突击队的诸多侦察军官们齐坐在一所会议室内,他们眼前的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着南疆战场通报:

1、3月10日,3名越军特工潜入我3号阵地前沿,企图捕捉我方人员,二连战士王晓林拉响光荣弹与敌同归于尽。

2、4月9日,越军特工十余人潜入我某救护所,在捕俘企图暴露后,敌人血洗该医护所,我军三名伤员和两名医护人员牺牲。

5、5月15日,某部参谋牛振明在参加一场作战会议之后的返回途中神秘失踪,失踪现场发现其随行通讯兵的尸体。三天后,在距离通讯兵遗体数百米远的6号谷地附近,牛振明的遗体被发现,其随身携带的文件全部丢失。

相信很多观众当年在看到这段情节时,心中都会出现这样的疑问,刚才那些血淋淋的敌情通报,究竟是剧本虚构还是真有此事?尤其是第三起,这似乎是一起很严重的遇袭事件。

南疆前线外出开会却遭遇越军截杀,1984年副教导员曹政林失踪事件

曹政林本人

答案也是冷冰冰的,上述情节除了时间、人名和单位为虚构外,通报本身涉及的故事全部为80年代发生在南疆战场的真实事件,而最著名的也同样是第三起!原型就是发生在1984年,我南疆守备1师2团3营副指导员曹政林遭越军特工偷袭事件。

1984年4月,老山地区收复后,我守备1师下属的边防2团第3营12连占领了刚刚收复的1426高地,该营营部驻扎于附近的12号界碑附近,三营的其他单位也对周边高地进行占领。由于不甘心眼前的失败,恼羞成怒的越军随即调动重兵对老山展开反扑,但越军的多次进攻均被击退。

在正面进攻无效的背景下,越军又开始了他们最擅长的手段:派出小股特工队渗透至老山一带的我方境内,在抵进侦察的同时,也在寻找着机会企图捕捉我方人员。他们既为了赢得面子,也是为了能够套取更多的情报,来为接下来的反扑做好准备。

而那场不该发生的悲剧就在当年的9月12号发生!

南疆前线外出开会却遭遇越军截杀,1984年副教导员曹政林失踪事件

曹政林在南疆前线的留影,不久后其遭遇越特工袭击牺牲

1984年9月12号下午,三营营部接到上级通知,当天有一场会议将在猛硐地区举行,该营需派一名营级领导参加会议,正在营部工作的副教导员曹政林被委派参加此次会议。为保护其安全,营部通讯兵毕志荣携带一支56式自动步枪陪同其一起前往。

傍晚18分40分,二人离开营部,以步行的方式穿越山路向会议地点走去。按照安全纪律,曹政林到达会议地点后,需用电话或电台通报营部,反馈其已经到达。

曹政林,1956年出生,时年28岁,1974年其入伍参军,1984年老山战役爆发时,其身份为三营副教导员,属副营职级别。毕志荣,1964年出生,时年20岁,1984年1月参军入伍,事发时是一个入伍仅八个月的新兵。

晚上20时许,在苦等了一个多小时后,三营营部始终没有接到曹政林打来的电话,而按照距离推算,此时的曹政林和毕志荣早就应该到达了会议地点。营部迅速用电话联络当地一个物资中转站,该中转站位于营部与会议地点之间,按照正常的路线,曹政林一定会从该中转站的门口经过。

然而,中转站发来的消息让营部大惊失色:该中转站的守备人员没有看见过曹政林和毕志荣出现。

南疆前线外出开会却遭遇越军截杀,1984年副教导员曹政林失踪事件

56式冲锋枪为80年代南疆战场我军的标配武器

收到消息后,三营营部迅速将情况紧急上报,并安排各个阵地立刻派出小分队出击展开搜索。三营周边的其他单位也随即开始行动,他们派出大批人员进行夜间搜索的同时,各处炮兵单位的火炮射击诸元也全部定格在我方与越军的边界区域。因为我们必须做好那个最坏的打算,曹政林与毕志荣有可能已经被越军俘虏,此时敌人正押送两人向他们的地盘返回。

但经过一夜的搜寻,二人始终没有被找到!

9月13日一早,第二轮搜寻工作又开始进行,而重点搜寻区域,就是三营营部通往会议地点之间的多条山路上,临近营部也靠近这些山路的1426高地,成为了多支搜索队的重点寻找区域。

上午9时许,由二团10连27名官兵组成的搜索小分队,在一条临近1426高地和三营营部的山路上,发现地面上的多处积水呈现暗红色的状态,疑似有鲜血混入。该分队立刻散开队形做好战斗准备,并对这一区域进行扩大性搜索。

南疆前线外出开会却遭遇越军截杀,1984年副教导员曹政林失踪事件

曹政林家属在南疆祭奠烈士

几分钟后,在距离血迹现场约40米远的一座无名小山包上,搜索人员发现山坡位置有大片茅草被压倒,他们小心翼翼的向这处可疑位置靠近后,发现该处位置散落着一个急救包和一个越军军帽,而在这些物件的附近,一具下身身着我方军装的尸体正趴倒在现场。

为防止尸体附近暗埋地雷,搜索人员未直抵尸体现场,而是在几米远的距离外,用一个临时制作的绳套套住尸体的脚腕处,并将他拖出现场。经检查确认,该具遗体就是失踪的通讯兵毕志荣。其头部和腰部各中一枪,为微声手枪或微声冲锋枪所致,其随身携带的自动步枪和上身军装已经不翼而飞。

很快,该搜组队的另一个小组在距离毕志荣遗体不到20米远的另一个草丛中,又发现一具侧卧的尸体。他们又用绳套将该遗体拖出现场,由于该搜索队的副连长陈耀洪与曹政林相识,他也一眼就认出了这具遗体的身份——就是他们苦寻多时的曹政林。

但对比毕志荣身中两枪牺牲,曹政林的遗体则呈现出了惨不忍睹的状态:

1、其上身的衣服已经消失不见,腰上的五四式手枪也同样消失,曹政林的面部呈现出扭曲的状态,显然在临死前,他曾遭到对手的野蛮殴打。

南疆前线外出开会却遭遇越军截杀,1984年副教导员曹政林失踪事件

毕志荣烈士,其牺牲时年仅20岁

2、曹政林的双拳仍处于紧握状态,可以判定其在遇害之前,他曾与对手展开了激烈的格斗。

3、由于光着上身,众人也清楚地看到曹政林的身上至少存在十几处刀伤,其中致命伤在胸部和腹部。

在曹政林遗体现场约五米外的草丛中,搜索队发现了至少两处潜伏痕迹。至此,有关曹政林毕志荣失踪的谜团已经得到了初步解答:二人在前往参加会议的途中,遭到了越军特工蓄谋已久的偷袭,二人全部遇害牺牲。

从现场痕迹推断,当天二人行走到这一路段时,附近埋伏的越军特工突然行动,他们先向毕志荣的头部和腰部连开两枪,后者被命中要害当场牺牲。随后,多名敌特工持匕首扑向曹政林,企图将其俘获,来不及开枪的曹政林顽强地在现场与他们展开徒手搏斗,最终身中十几刀壮烈牺牲。

南疆前线外出开会却遭遇越军截杀,1984年副教导员曹政林失踪事件

南疆轮战期间,越军特工也成功实施多次捕俘袭击

得手之后,为了证明战绩,敌人拿走了两名死者身上的配枪和上身的军服。但以上仅仅是我方的推测,除非对手能够证实我们的想法。

同年12月11日,在曹政林毕志荣牺牲三个月后,我方在一次战斗中俘虏一名越军,经证实,其为越军198特工团的少尉排长。在经过进一步审讯时,该俘虏意外供出一个线索:3个月前的9月12号,他们曾在我方的1426高地附近进行了一场代号为K4的捕俘行动,行动中他们成功的杀害我方两人。这与曹政林遇袭事件完全对应,在这名俘虏的进一步招供下,三个月前的那场惨剧彻底地浮出了水面。

9月12日凌晨,一支由11人组成的特工小分队,利用大雾的掩护偷偷越过边界线,他们通过排雷的方式,在我方设立的、用于阻止敌方通过的一处雷区中开辟出一条道路,从而成功的进入到了我三营所控制的区域。

当他们经过一处山路时,从道路上的痕迹判断,这里经常有人通过。该小分队立刻散开并在山路两侧寻找位置进行潜伏,准备对我方可能的通过人员进行袭击。而他们的运气也实在太好,因为就在他们潜伏地点不到一千米之外,我方的三营营部就在那里。

南疆前线外出开会却遭遇越军截杀,1984年副教导员曹政林失踪事件

狡诈的越军特工队

下午17时许,一名身穿我方军装的人员挎着医药箱从该路通过,因判断此人只是一名军医或卫生员,俘虏的价值不高,该小分队的指挥员未用对讲机发出行动信号,所有人员继续保持潜伏状态。

傍晚19时许,两名来自我方的军人一前一后又出现在这条山路上,他们正从远处向越军潜伏的位置走来,而他们就是曹政林与毕志荣。由于走在最前面的曹政林穿着标志明显的干部服装,潜伏的敌特工也意识到机会的来临,指挥官通过对讲机发出准备行动的信号。

几分钟后,曹政林等二人进入伏击区,敌指挥员立刻发出行动信号,11名敌军从潜伏草丛中冲出,其中六人持枪警戒其他方向的同时,五名敌人同时对曹政林和毕志荣发起袭击,一名敌人用微型冲锋枪将毕志荣杀害,其他四人手持匕首扑向曹政林,他们不断地用中国话喊出“交枪不杀”,企图让曹政林束手就擒。

但是,身为老兵的曹政林岂能就范?他拼死与眼前的四名敌人展开搏斗,并大声呼叫,试图用声音获得外界的支援。但遗憾的是,由于遇袭地点距离1426高地和三营营部实在太远,周边的我方阵地都没有听到曹政林的呼救声。

南疆前线外出开会却遭遇越军截杀,1984年副教导员曹政林失踪事件

经典的65式军官服与士兵服,右侧为军官服,区别在于四个兜和里扣

由于一心想将其俘虏,四名敌人疯狂地用匕首刺向曹政林的胳膊和腿部。但已经浑身是血的曹政林仍然死命抵抗,因为在南疆战场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营级军官被俘虏的耻辱。

几分钟的搏斗之下,敌特工仍然无法将曹政林制服,由于害怕眼前的战斗将引起周边我方阵地的注意,为了保障敌特工队的撤退,在短暂的犹豫之下,敌指挥官最终下达了“杀死对手”的指令,曹政林的胸部和腹部当场被连刺多刀,这位英雄最终壮烈牺牲。杀戮结束后,该伙敌人拿走了两名烈士身上的武器和上身军服,并将二人的遗体拖至附近的一处草丛中隐藏,随即扬长而去。

在这次代号为K4的行动中,越军虽然捕俘失败,但却也成功的杀害我方一名营级指挥员,并且最终全身而退,从行动本身而言,已经算得上是成功。

同年,曹政林被授予三等功,毕志荣也被授予三等功。

曹政林遇袭事件发生后,为防止悲剧重演,南疆各战斗单位制定了更加严谨的规则,再有中高级指挥人员外出,必须要至少配备半个或一个步兵班陪同。在严防死守之下,直至南疆战役结束,我方再无第二起类似的悲剧发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