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知识 社会 2001年一农村女子判死刑,3年后发现无罪:原来是X队长做的局

2001年一农村女子判死刑,3年后发现无罪:原来是X队长做的局

2001年12月19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一名农村女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然而3年之后,2004年的7月29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重审这起案子。发现这起农村女子贩毒案的背后,竟是一起大阴谋。

弄清楚X真相之后,发现彭清无罪,最终无罪释放。反而是侦办此案的X分局禁毒大队队长赵明瑞获刑。

令人疑惑的是,这位被冤枉的农村女子,即使再被判死刑之后,也没有任何的上诉辩解。好像默认了这一罪名。这背后究竟隐藏了怎样的故事呢?

2001年一农村女子判死刑,3年后发现无罪:原来是X队长做的局

有心攀比 误入惊天圈套

时间回到四年前的2000年8月20日,这天是彭清(化名)的生日。

当时的彭清27岁,正在兰州城区跟着丈夫李勇摆摊卖豌豆,因为家里还有个才三岁的大胖小子,两个人只好一边努力X,一边省吃俭用。

在她生日这天,李勇为了给妻子庆祝生日,比往日提早许多收了摊位,打算带着妻子去吃顿好的。

不过由于两个人的生活完全和富裕不沾边,平时还要攒钱打给家里,给自己的老父母和还在嗷嗷待哺的孩子提供生活开销,纵使李勇有心,他能带着彭清去的地方也非常有限。

彭清跟着李勇在街上闲逛,路边有着许许多多看起来很高端很有档次的地方,也有专门接待生日宴会的酒店,可是她和丈夫只能在外面看着,顶多在酒店外面驻足一会,看着里面的灯红酒绿,然后恋恋不舍的离开。

2001年一农村女子判死刑,3年后发现无罪:原来是X队长做的局

李勇最终找到了一个夜宵摊,虽然比较简陋,但位于兰州最大的夜市里面,也算是比较不错的地方了,仅仅对他们二人来说。

两人边吃边聊,彭清却心不在焉,她又想起了不久之前发生的一件事:那天,丈夫有事不在,她独自一人守着豌豆摊位,她一个人一边卖货一边收钱,忙的不可开交。

就在这个时候,X来了,不由分说,X一脚就踢翻了她的摊位,彭清急忙一边去捡起洒落在地上的豌豆,一边X空想去找X理论,然而,不仅X根本不去理睬她,洒落在地上的豌豆也早就被一边的行人捡了个七七八八,所剩无几。

忙活了一天,反倒倒霉遇上这样的事,满腹委屈的彭清晚上和丈夫吐苦水,没想到丈夫李勇听到后,反而告诫自己以后摆摊一定要躲着X,和X打游击。

彭清听了丈夫的话,虽然当时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却十分不满,想到平日里看着兰州城里灯红酒绿,莺歌燕舞的高楼酒店,再想到连摆个地摊都要躲躲藏藏的自己,纸醉金迷和风吹日晒,二者之间的巨大参差感就这样在彭清的心底埋下了一颗种子,一颗不安于现状的种子。

2001年一农村女子判死刑,3年后发现无罪:原来是X队长做的局

“哎,这不是清姐嘛?清姐!”

就在彭清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声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想法,彭清抬头一看,是过去曾经和自己一起打工的两个同乡姐妹。

他乡遇故知,突然遭逢人生四大喜之一,彭清喜出望外,便热情地邀请她们坐下,一同庆祝自己的生日,两个姐妹得知是彭清的生日,于是便大方地在附近的蛋糕店给彭清订了一个生日蛋糕。

四个人重新坐下来,又点了一些下酒的小菜,四人边吃边聊,彭清X空偷偷打量着两个有些时间没见的姐妹,看到两个姐妹不仅身上打扮时髦,脸上也抹着自己说不来名字的什么东西,总之就好像不是她们原本的肤色。

彭清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脸蜡黄色,常年风吹日晒已经给还不到30岁的她脸上添上了一丝皱纹。

心底那颗不安的种子慢慢开始生根,发言,野蛮生长……

到了准备结账的时候,李勇尴尬了。他只顾着点菜招待妻子的朋友,忘记了看一眼自己的钱包,直到结账的时候,李勇才发现自己的钱包不够。

2001年一农村女子判死刑,3年后发现无罪:原来是X队长做的局

一个姐妹看出了李勇的尴尬,主动上前帮忙结了账,这时,订的蛋糕也到了,是彭清从来没有见过的那种。

这晚上,彭清心底不安于现状的种子在她心里野蛮地肆意生长。

彭清要来了两个姐妹的联系方式,并约好第二天去找她们,让她们带着自己一起X。

第二天,见到两个姐妹的工作,彭清又一次惊呆了。

两个姐妹是在歌厅酒吧当“特殊服务员”。

彭清一开始本能地抗拒这种工作,但是经不住两个姐妹的劝说和她们比自己富裕得多的生活的X。

“我都生过孩子了,我还怕什么呢?”彭清心想。

就这样,彭清背着丈夫,走进了一家歌舞厅。

2001年一农村女子判死刑,3年后发现无罪:原来是X队长做的局

在歌舞厅里,彭清认识了一位叫“马哥”的人,马哥为人豪爽,出手大方客气,又有着一种独特的帅气,每次见到“马哥”,彭清就不自觉的把马哥和劝自己躲着X的丈夫相比较,很快,彭清和马哥好上了。

这时的彭清还不知道,她正在一步步走入一个惊天圈套里。

突然有一天,马哥把彭清约到一个宾馆里,对彭清说道:“小清啊,大哥最近生意有点小麻烦,你能不能帮大哥一个忙啊?”

彭清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接着,马哥说了让彭清大吃一惊的话。

“你愿不愿意帮我送X。”

彭清虽然没有很高的文化,但这种事情不能干,她还是知道的。

紧接着,马哥开出了一万元的高额报酬。

彭清想着丈夫风吹日晒,一天不过三四十块钱,自己在歌舞厅一个月也不过几百块,她动心了。

2001年7月22日,彭清从马哥手里接过两千克“X”,颤抖着走向马哥口中“老板”的车。

她没有想到,等待她的不是一万元,而是冰凉的手铐。

2001年一农村女子判死刑,3年后发现无罪:原来是X队长做的局

在X局里,彭清只好给她的马哥打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

利欲熏心,为仕途不惜制造冤案

“马哥”的真名是马孝进,平时在兰州做生意,因为工作原因,一来二去和当地的一些X关系走得比较近,也时常充当小说电影里的所谓“线人”的角色。

2001年4月,兰州市X局的一位X找到马孝进,给马孝进介绍了西固区X分局的缉毒大队副队长赵明瑞。

赵明瑞急着想干出一些成绩,以此得到被提拔任用的机会,怎奈一直找不到机会,便动了歪脑筋。

见到赵明瑞之后,经过短短几句客套,赵明瑞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弄个X案。

马孝进一开始不敢答应,犹犹豫豫,赵明瑞见状,便大大方方地提出了自己的“奖金”:缴获每克X,给马孝进20元。

在重金X之下,马孝进和彭清一样动心了。

2001年一农村女子判死刑,3年后发现无罪:原来是X队长做的局

但是毕竟现实不会跟着马孝进的想法发展,过了一个月,马孝进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案子。

赵明瑞并没有生气,反倒又给了马孝进2000元,让他继续找。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马孝进收了赵明瑞的钱,就打算把事情办得快一点,但是苦于一直找不到案子。

终于,在金钱利益的驱使之下,马孝进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打算自己弄些X,然后找个冤大头来作为“贩毒人员”。他把这个计划告诉了赵明瑞,赵明瑞答应配合演一出戏、

可是去哪找这样的一个冤大头呢,就在马孝进物色合适人选的时候,歌舞厅里浓妆艳抹,却还带着一丝青涩和生熟的彭清走进了他的视线。

“一看就是个没干过啥的雏。”马孝进心想。

2001年一农村女子判死刑,3年后发现无罪:原来是X队长做的局

阴差阳错,死里逃生

2001年12月19日,彭清被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缓。

知道自己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彭清也不想让丈夫和儿子知道,所以绝望地选择了不上诉。

但命运有时候就是如此神奇,也或许是人间自有公道。

在彭清等待X到来的时候,也是甘肃省高院对她的死缓X复核的时候,兰州市警方破获了另一件案子,“黑白通吃”的马孝进被抓了。

或许是良心不安,或许是想立功减刑,马孝进主动交代了彭清“贩毒”的案子。

2004年,赵明瑞以滥用职权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彭清被判无罪。

就这样,彭清在看守所被关了三年之后,走出了大铁门。经过3年的牢狱经历,彭清也深刻反省了自己的错误,决定脚踏实地做人。得知事情真相后,彭清的丈夫也选择原谅妻子。一家人重新回归平静的生活。

返回顶部